泛娱乐主义要不得

泛娱乐主义要不得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资本与文化市场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在一段时间、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泛娱乐化”暗流。在现代信息技术的助力下,“泛娱乐化”趋势渗透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各方面,对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造成消极影响,一些人甚至提出了“娱乐至上”“娱乐至死”口号。正确认识并有效克服泛娱乐主义消极影响,对于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泛娱乐主义的表现及危害

在泛娱乐主义的冲击下,娱乐成为最高的价值标准,诸如历史、经典、英雄等一切承载着重大价值与意义的对象,皆被娱乐化外衣包装,戏谑、恶搞和噱头等成为吸引大众关注的有效形式,传统叙事结构和价值格局被解构,逐渐弱化人们的思考判断能力,阻碍人和社会的全面发展。

价值主体缺乏理性精神。在泛娱乐主义的支配下,非理性因素缺乏有效约束,导致人的本能欲望膨胀,最后误入信仰歧途。同时,泛娱乐主义主张解构原有的宏大叙事和中心主义的话语体系,否定理性主义和普遍意义,对历史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人们在“一切皆可娱乐”的原则下被道德相对主义、价值相对主义的假象所迷惑,逐渐弱化了独立思考和理性判断的能力。

价值选择趋向功利主义。泛娱乐主义的背后是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它鼓吹享乐主义、功利至上,以消费来刺激人们的冲动和欲望,使人暂时逃离现实生活的困扰,获得感官宣泄的满足。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空前活跃,人们对物质利益的追求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表现出注重利益与实效的功利主义倾向。这种倾向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娱乐至上”风气,一些人不再遵循普遍的是非、善恶、美丑标准,而是以趋利性和利己性的需求来进行价值判断和选择,甚至对非道德行为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功利态度。

价值旨归脱离人本身。泛娱乐主义将人置于虚幻的想象性世界中,使人们的一切活动看似在自己的自由意志下进行,实际是这些虚幻满足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控制人、支配人的地位,却造成尊重人的主体性的假象。在泛娱乐主义影响下,人们的活动超越娱乐原本的界限,不受社会关系带来的“行为边界感”限制,从而导致个人、社会之间的二元对立和社会价值共识被解构的危机,最终将阻碍人和社会的全面发展。

泛娱乐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消极影响

与此同时,泛娱乐主义直接冲击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造成了不少消极后果。

导致理想信念缺失。泛娱乐主义以其碎片化的价值观念,动摇人们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使人们辨别是非、善恶、美丑的判断能力和抵御不良思想侵蚀的觉悟能力弱化,从而削弱了社会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在功利主义倾向的影响下,人们容易沉迷于追逐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漠视崇高的理想追求,曲解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无法真正做到对马克思主义信仰的理论认同、情感认同和行为认同。

造成社会责任感退化。泛娱乐主义“以物为本”的原则取代了 “以人为本”的原则,使人们在物欲世界中降低了自我反思和自我建构能力,盲目迎合“文化快餐”,社会责任感逐渐缺失。具体表现为,逐利、冷漠的价值观使人们放弃了尊重、关爱、帮助他人的人际交往原则,不惜损害他人利益维护自己的金钱社交圈;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观念薄弱,人们缺乏有序参与社会公共生活的积极性,甚至无视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的约束,通过模糊意识形态等方式来逃避社会责任;毫无节制地索取自然资源,破坏自然环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原则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被边缘化。

导致斗争精神弱化。泛娱乐主义主张的“斗争”,是为了某种私利所进行的无组织无纪律的争夺。这种争夺一旦突破社会道德规范和国家法律的限制,将危害我国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同时,“及时行乐”的泛娱乐主义观念消磨了人们的斗争意志,使人缺乏忧患意识和斗争策略,导致不愿斗争的“软骨病”、不敢斗争的“恐惧症”以及不会斗争的“无能症”等问题。

抵制泛娱乐主义的基本思路

面对泛娱乐主义思潮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要在把握其实质基础上,进一步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用正确的价值观念凝聚起强大力量。

厘清娱乐和泛娱乐的边界,提升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要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正确看待泛娱乐主义。一方面,要挖掘娱乐的精神内涵,引导娱乐尊重人、理解人,更加关注人的内心世界和精神生活,发挥娱乐丰富社会文化生活和提升人们文化素养的作用。另一方面,要认识到“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泛娱乐主义是娱乐超越原有界限与资本结合的产物,要以马克思主义指导人们增强娱乐鉴赏、反思和批判能力,警惕娱乐与非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结合带来的娱乐泛化影响。

培养家国情怀与人民立场,超越局限于自身的狭小格局。马克思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科学,主张无产阶级解放和全人类解放的统一。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帮助人们突破泛娱乐主义只顾眼前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小视野、小格局,引导人们把个人梦想融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要善于用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说话,用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说话,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动实践说话,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说话,在历史与现实、国际与国内的事实比较中增强“四个自信”,坚定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大局观。

拓展传播渠道,提升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传播力和话语权。要强化阵地意识,适应全媒体时代的信息传播特点,统筹整合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资源,以网络信息技术为支撑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传播网络;要优化马克思主义信仰的话语方式,以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话语方式提升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传播效果,真正做到入耳、入脑、入心;要完善网络监管和马克思主义信仰网络传播机制,加强网络舆情跟踪研判,深刻阐释马克思主义与泛娱乐主义的本质区别,从源头上对危害马克思主义信仰的社会思潮加以批判和抵制,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作者:邢国忠,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敏,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