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赵剑波:产业创新的根本:“无工不富”的初心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及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本期报告,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赵剑波副研究员主要从中国工业发展现状与热点问题、工业化对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中国工业的崛起、创新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四个方面说明了产业创新也要坚持一个初心——“无工不富”。敬请关注。

赵剑波

赵剑波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点击观看完整报告视频

点击查看报告专辑

点击查看课件

大家好,今天讲座的题目是“产业创新的根本”。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及共产党人的“初心”。产业创新也有一个初心,就是坚持“无工不富”。

一、中国工业发展现状与热点问题

请大家思考三个问题。

一谈到中国的工业、制造业,总有人说是大而不强,说我们要占据整个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最高端,不能被国外在关键零部件、关键技术上“卡脖子”。比如华为手机芯片、圆珠笔芯头上的圆球用钢、手术缝合线、高铁轴承、装新冠疫苗的玻璃瓶等。中国制造大而不强,关键零部件和产品受制于人,这是一种观点。还有一种观点,中国制造业应该充分利用比较优势,到东南亚、非洲去办厂,把产能向外疏解。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认可这些观点吗?谈到工业,我们谈得比较多的就是新工业革命,在政策文件上比较正式的说法是“新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你认为什么是新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我问过几个企业家,有人说新工业革命就是3D打印,以后身上某个器官坏了,3D打印一个换上就可以。3D打印作为增材制造的范式改变了传统的铸造、冶金工艺。还有一个企业家说新科技革命就是工业互联网,然而现在每一个企业都在搞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是个基础设施的概念,如果每个企业都在做,还能成为一种公共基础设施吗?

谈到新工业革命,大家谈论更多的是范式的改变,原来是机械化,后来是批量化,再后来是自动化,现在是智能化。

我的第三个问题是,你认为智慧经济、智能经济或者智能制造的时代到来了吗?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三个问题,我的观点是,对形势判断的错误,对经济数据和我国工业基础的错误判断,必然导致错误的产业政策。

二、“无工不富”:工业化对城市经济发展重要

工业化对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到底有多重要?从整个人类的历史来看,工业化的历史并不长。从猿人开始到现代智人出现,大概是300万年时间,可是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只有1万年的时间。为什么要进入新石器时代?因为磨制石器比打制石器更有效率。此后,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到1840年,中国才慢慢开启了工业化进程,真正加速实施工业化,也就是新中国成立后70多年甚至是改革开放后40多年,很短的一个历程。为什么要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乃至数字经济发展?

工业化对人类最大的帮助就是提升了生产效率。举个例子,一座中世纪城堡和一个现代化公寓,大家选择居住哪个?我相信大多数人经过慎重思考,还是会选择现代化公寓。为什么?因为中世纪城堡里没有互联网,甚至没有马桶。清末李圭在《环游地球新录》中提到他第一次见到自来水和马桶的经历,说明马桶和自来水等工业化产品在我国出现不过100多年的历史。

作为一个工业经济的研究者,我经常向别人传输“无工不富”的概念。2019年,中国有17个万亿GDP城市;2020年,中国万亿GDP城市达到23个,这些万亿GDP城市基本上是工业体系非常发达的。

从2019年到2020年,各大城市的GDP增速非常快,为什么能实现这么快的增速?主要靠工业发展来拉动。比如济南加快建设“工业强市”。合肥发展液晶屏、芯片、汽车,未来还有一些新的汽车企业落户合肥,这说明他们已经认识到工业对城市经济可持续发展非常关键。

湖南有两个城市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地对比,一个是株洲,一个是张家界。张家界风景优美,旅游业发达,株洲工业发达。前两年我去的时候,张家界的GDP不过20多亿,而株洲的GDP已经差不多达到六七百亿的规模。

国家级中心城市的普遍特征也是工业比较发达,并且其中大部分都有汽车产业。汽车是最成熟、最完善的工业品,汽车业对整个产业链的拉动效应最明显。

在2021年有望达到万亿GDP水平的新的“准万亿城市”行列中,制造业大市开始占据主要地位。除昆明和沈阳外,其他城市二产占比均超过40%,东莞、嘉兴、唐山更超过50%。

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可是现在的世界第一强国是美国。大家有没有想过,美国作为新大陆,是怎么一下子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靠的是什么?是伟大的创新者。环顾四周,灯泡、投影、激光、电脑、话筒、鼠标等都是美国人发明的。我们都知道爱迪生发明了灯泡,但是灯泡得有电厂,电厂得有电网,有了电网还得有电表。美国发明家发明新事物后,美国企业家再把这些新事物实现规模化生产。

爱迪生电力公司的一个抄表员亨利·福特后来创建了福特汽车,他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福特改善了流水线作业,让汽车从所有工人面前经过,每道工序只需一人完成,极大提升了汽车的生产效率,降低了产品成本和售价。这才使美国成为“车轮子上的国家”。上世纪60年代,美国就有了大型超市、全国连锁的银行、可以飞向全球的航空公司。这说明光是一项发明是没用的,一项发明从技术创新到产业化,再到产业组织方式的改变是一个体系。规模经济的原理不管到了哪个时代,即使在数字经济的时代也是有效的。美国的大生产、大零售、大品牌、大营销就是规模经济。此外,美国一直在底层技术的构建上加大投入,比如集成电路、操作系统等。底层技术构建和规模经济是美国走向强大的重要动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产生了一位企业家小托马斯·沃森,他被《财富》杂志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资本家”。他的父亲创办了IBM,而他带领IBM走向辉煌。在之后的IBM总裁中,有个人叫路易斯·郭士纳,他写了一本书叫《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他对IBM做的最大贡献是使IBM逐渐剥离了制造业,走向服务业,当然还保留了一部分大型机和服务器的业务。大家认为IBM是成功实现转型的典范,是一个商业神话,我国企业也要对标IBM实现转型。大家有没有质疑过这个神话?如果IBM不转型,从做笔记本电脑转向做手机甚至智能手机,那在今天的移动互联时代可能就是行业的领头羊了。我个人觉得IBM向服务化转型错过了一个时代,使它现在被苹果、脸书、推特、亚马逊等企业远远甩在了身后。在坚持科技领先的同时,美国还呈现出另外一种趋势,就是产业向全球各地的转移。美国逐渐放弃了制造业,所以它的衰落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放弃制造业和规模经济导致的。

时代在变,以美国为例,1910年是钢铁、石油、化学企业的天下;1960年,电影、金融等服务业开始兴起;2017年,科技、金融、医药主导着经济,石油等传统工业已经被压缩到很小的比例。尽管时代在变,工业的价值和使命没有变。农业是把野生的变成家养的,工业是把没用的东西变成有用的。比如铁的原材料是铁矿石,变成钢铁之后可以用来造车、架桥。对整个世界来说,工业发展的300年是生产效率极大提升、财富极大积累的300年,也是人均寿命不断增加的300年。对我们中国来说,这个过程可能是100年、70年或者40年。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个创新者、创业者引领着时代的改变。比如我们中国小米科技的创始人、董事长雷军。他的理想是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创新的乐趣,所以小米手机非常便宜,这样不仅城里人能用得起,偏远乡村的人也用得起,大家都能享受移动互联时代的便捷性。

创新是工业发展的动力,但过气的创新也会被时代抛弃,所以企业家、创业者、发明家要不懈努力。以汽车为例,我们现在开燃油动力汽车,未来一定会出现一种技术效率更高、产品性能更好的技术范式,来替代原有的产业、技术。这是工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吴自强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