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中的那些事儿

老照片中的那些事儿

我叫李斌,是昌平区市政所的干部,也是业余摄影爱好者。一年前,我开始拜师学习修复老照片,我的师傅是袁宝钧。

袁宝钧是京剧名家袁世海的侄子,他唱不好京剧,却打小喜欢画画。12岁那年,父亲过世,师傅就进照相馆当学徒。解放后,他又进印钞厂当了工人。一天,有位领导问他:“你在照相馆当过修版工?”他说:“是啊。”那位领导就从兜里掏出钢笔,在桌子上滴了一滴红墨水,然后拿了张底片,说:“你现在就给我修,我要看看。”师傅不知道,这个领导就是新中国印刷界赫赫有名的柳溥庆先生。

柳先生是早期的共产党员,曾在1924年与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同在法国勤工俭学。抗日战争时新四军的钞票就是地下党员柳先生冒着生命危险制作的。

那次相遇让柳先生成为影响我师傅一生的恩师。当时,柳先生交给我师傅一项重要任务,后来这成了我师傅一生的追求。

柳先生拿来的是一张1924年摄于巴黎的老照片,这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总支部代表的合影,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下来的,上面有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聂荣臻等31位同志。照片在国家有关部门收藏前需要进行精制翻版,修底片的任务就交给了我师傅袁宝钧。我师傅仔细地将照片上每个人的脸修亮,去掉所有的斑点杂质,使照片尽量还原、放大。当我师傅在国家博物馆和党史画册上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袁宝钧退休后,为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人们义务修复老照片,12年间修复了3000多张。这里面有邓小平同志19岁时留学法国的照片,有抗日儒将梁宝仓将军的遗照,有钱学森夫妇的结婚照,还有鲁迅先生去世前7天留下的照片……这些曾经残旧不全的老照片,在我师傅手里变得栩栩如生,向人们讲述着一个个过去的故事。

在师傅那儿,我看到过这样一张珍贵的老照片,这是红军将领陈毅安和他夫人李志强的合影。陈毅安是毛主席授予的“共和国第九烈士”。

1930年,著名的长沙战役打响了,任前敌总指挥的陈毅安为了掩护彭德怀率领的大部队,遭到敌人的机枪扫射,身中四弹,壮烈牺牲,年仅25岁。

彭德怀在陈毅安的胸口发现了这张沾满血迹、已被打烂的照片,这是烈士和妻子唯一的合影,他一直带在身上。当时陈毅安的妻子正怀着孩子,彭德怀没有把这个悲痛的消息告诉她,而是把这张照片精心保存下来。

再说烈士的妻子李志强,她在湖南保幼院院长徐特立的关照下,谋了个教员的差使,拉扯着儿子艰难度日。她原本盼着陈毅安早日得胜归来,早日看到从没见过面的儿子。没想到7年后,等来的,却是阴阳两隔的消息。

后来,彭德怀把这张珍贵的照片交给了烈士的儿子陈晃明。眼看着照片被岁月渐渐侵蚀,陈晃明找到了我师傅袁宝钧。我师傅拿到照片时,照片大部分都被干涸的血迹染坏了,那两张年轻的面孔早已模糊不清。师傅流着眼泪修复这张老照片,整整干了好几天。

陈晃明捧着修好的照片,哭了。这就是他70多年来念念不忘,却只在梦里出现过的父亲啊!

师傅义务修复老照片的事儿传开后,陆续有人找上门来。东北抗日纪念馆需要一张抗联战士范廷桂的照片。范廷桂是抗日名将赵尚志的战友,后来不幸被俘,被送到731部队做人体试验,最后被折磨致死,年仅21岁。英雄走了,留给这世界的只有上小学时的一张班级合影,头像只有黄豆那么大,正规照相馆都说没法修复。他的亲属辗转找到了我师傅,我师傅用了4天时间,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点着鼠标在电脑上修改,又参照着烈士亲属的照片,一点点推敲出范廷桂21岁时的容貌。这张照片后来被送到东北抗日纪念馆,供后人瞻仰。

师傅的朋友曾交给他一张老照片,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四陆军医院护士学校第一期学员的毕业照,上面100多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子,穿着军装,英姿飒爽,满脸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梦想。第二天她们就告别了亲人,奔赴抗美援朝战场,任务是护送受伤的志愿军战士回国。没想到,她们刚刚踏上朝鲜的土地,就被美国兵发现,一场惨无人道的轰炸过后,50多个年轻的面容从此定格于那张合影。看着照片中笑靥如花的年轻人,我师傅含着泪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地修整着每一点破损,终于让那些靓丽的面孔重现在亲人和战友的眼前。

每一张老照片后面都记载着一段历史,每一张老照片后面都有着一段难忘的家国记忆。可是很多人不知道,照片这个东西最多存放100年,100年后,就会变成白纸一张。所以抢救老照片就是在抢救历史啊。

现在,老百姓修一张老照片要800元到2000元左右,照片上的人多了,还要数人头加钱。我跟师傅说:“您是不是多少也收点呀?”师傅却说:“我学这门手艺可没花一分钱,像柳溥庆这样的老革命家,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印刷事业,他教了我那么多东西,就从来没教过我怎么去收钱,你让我现在学这个,我也学不会。”

我师傅修复的很多照片现在保存在军事博物馆、井冈山博物馆等地,成了珍贵的文物。师傅曾经想买一辆旧卡车,把设备都带上,到全国各地去修老照片,可是他毕竟是78岁的老人了,有点力不从心了。所以他萌生了收徒弟的念头,去年,我和其他9名志愿者成了他的徒弟,跟着他一道义务修复老照片。

岁月如歌,往事如烟。历史的长河中总有一些瞬间熠熠生辉,我们要把这些珍贵记忆的碎片化作完美的永恒,让老照片上那些难忘的形象永驻人间!

本文关键词: 朱镕基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