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工农红军冲破第三次“围剿”及革命危机逐渐成熟而产生的党的紧急任务

由于工农红军冲破第三次“围剿”及革命危机逐渐成熟而产生的党的紧急任务


  一、目前中国政治形势的主要特点,是江西工农红军冲破了敌人第三次“围剿”与其他苏区红军的胜利,是普及全中国的灾民斗争,与澎湃着冲击前来的反帝潮流。
  江西工农红军主方〔力〕在一个多月英勇的战斗中,击溃了国民党十一个师以上的兵士,消灭了五个师以上的步队,使国民党左中右三路全线溃退,使帝国主义国民党第三次“围剿”计划完全失败,使蒋介石不能不从前线逃回南京,宣告“剿匪军事已告一段落”。此外,鄂豫皖苏区除巩固原有阵地外,更占领了广济,沂〔蕲〕水,英山等县,击败与消灭了敌人进攻的步队。湘鄂西苏区除巩固原有苏区外,更占领了潜江天门等县。中国苏维埃革命运动,在工农红军的这些伟大胜利中,无疑的开展了更广大的发展前途。这些胜利更充分的证明出中央关于敌人第三次“围剿”的训令的估计与指示,以及共产国际主席团最近对于中国的决议的完全正确,同时也就又一次地给予那些对中国革命悲观失望,对于工农红军造谣污蔑的反革命派──托洛茨基陈独秀取消派,罗章龙右派,邓演达第三党等,以及党内动摇,悲观,失望,消极的那些立三主义残余与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以致命的打击。
  我们工农红军所以能够战胜兵士数量上比我们超过数倍,军事技术上比我们高明得多的国民党军队,当然不只是由于我们为反帝国主义与土地革命而战的工农红军将士的伟大的革命热情与勇敢善战,而且也由于苏区内外千百万工农群众的拥护。这一次我们的伟大胜利,更明白的告诉我们,只有澈底实行国际与中央所指出的正确路线,正确的解决土地问题,巩固苏维埃与红军,以及领导千百万工农群众的一切斗争,我们才能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
  这一胜利,对于帝国主义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是最大的威胁,而且将加速地促进中国反革命内部的崩溃过程。但是对于苏区数十万红军与游击队,以及千百万掌握着苏维埃政权的工农群众,却是一帖最有力量的兴奋剂,使他们更其相信自己的力量,振起他们战斗的决心与勇气。对于干万万在帝国主义国民党统治下饥饿着,死亡着,奋斗着的工人农民与兵士以及一切劳苦民众,却是一盏指示出路的明灯,使他们更加易于跑到苏维埃的旗帜之下自求解放,更加唤醒他们对于苏区工农红军的拥护与创造新的工农红军苏维埃的热忱与勇气。
  二、帝国主义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一方面使中国的农村经济急速破产,另一方面使新的生产力无从发展,以至造成了长期的经济恐慌与不断的灾荒。今年泛滥全中国的水灾,是帝国主义国民党统治的必然结果。这一四十年来所未有的大水灾,一方面更深刻的表现出了中国经济危机的不可救药,另一方面将更进一步的使这一危机,益陷于全部崩溃的境地。
  全中国没有饭吃,没有衣穿,等待着饿死,冻死与病死的灾民,现在已达一万万人,即占全中国人口四分之一。国民党虽是用了种种“赈灾”名义,又从民众身上搜括了不少金钱,但这些金钱大都为国民党的军阀官僚所中饱。国民党在广大的灾民群众面前,完全表示了无办法与张惶失措的情绪,使他们不能不疯狂般用戒严,监禁,屠杀等方法去对付这千百万无告的灾民群众。
  这一部分的广大灾民群众,现在已经逐渐明了:国民党不但不能救济他们,而且只能剥削他们,压迫他们与屠杀他们。他们现在也开始知道用自己的力量来救济他们自己了。示威游行,抢米,分粮,杀土豪,地主以及反对国民党官吏,同国民党军警的冲突的斗争,现在正在大规模的开展出去。实行土地革命的游击战争,正在蜂起云涌般的推向前来。他们在苏维埃与红军的影响之下,将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了解到只有打倒帝国主义国民党,和创造苏维埃与红军,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无疑的,这一千百万灾民的斗争,将是帝国主义国民党统治的致命的打击。
  三、世界经济危机的深入,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功,世界革命运动的高涨,以至在几个国家内革命危机的成熟,使帝国主义对于苏联,对于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对于一切革命运动的进攻,更其加紧了。同时各帝国主义内部的矛盾也正在日益增长着。各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行动,以及他们相互间的错纵〔综〕关系,就是这一分析的最好的具体例子。而日本帝国主义却更露骨地,明目张胆地,表明了他一切的愿望,用武力占据了他所需要的东三省,要把东三省完全变成日本的殖民地。
  很明显的,日本帝国主义这一次占据东三省,完全不是偶然的事,而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殖民地政策,与中国国民党一贯投降帝国主义与勾结帝国主义政策的必然的结果。同时,这一事件,必然将更其加紧各帝国主义对于中国的侵掠,与对于苏联的进攻。并且使帝国主义内部(尤其是英,日,美)的矛盾,更其增加。这一件事〔事件〕,将成为世界大战,尤其反苏联战争的导火线。
  但是伴着帝国主义对于中国的加紧侵掠而来的,是中国民众反帝潮流的高涨,尤其在日本占据东三省之后。东三省的占据,象电火一样燃烧了千百万工农群众的以至小资产阶级的反帝热情,使他们为了中国民族的自由与独立而斗争。当然,中国反帝运动的发展所以如此迅速,不单是由于帝国主义的暴行,而也是由于中国国民党一贯投降与勾结帝国主义,压迫与屠杀中国民众的下流无耻的行为所造成的。国民党“反帝”的欺骗的武断宣传不断破产,使全中国的民众觉悟到,只有用他们自己的力量,才能打到帝国主义。全中国的民众,在实际斗争中,现在已经很快的了解到,要打倒帝国主义,就必须要打倒国民党,而且实际的经验将告诉他们,只有苏维埃政府,才能同帝国主义做澈底的斗争。
  反帝的怒涛,现在正在向前呼啸着。它将冲破一切帝国主义与国民党的藩篱与城堡。
  在红军胜利,灾民斗争与反帝斗争开展的背境〔景〕上,我们当然也明显的看到工人斗争的发展。这斗争的反攻性质已经带有很浓厚的进攻性与政治性,并且它开始从自发的散漫的汇合成为更自觉的,更有组织的,更伟大的斗争了。在有些产业部门中,同盟罢工的形势已经日益成熟。农民斗争随着灾荒而更其发展。兵士的动摇,也日益加深。兵变的潮流现在已经普及于全国。在华北,革命的士兵第一次公开的打出苏维埃的旗帜,实行平均分配土地,建立苏维埃政权了。中间阶级的动摇,与他对于国民党统治的不满也日益增加。一切这些革命势力急速发展与反革命统治的日益崩溃的丝线,织成了全中国成熟着的革命危机的图画。这一图画,很明显的映出了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前途。
  四、因为革命运动的发展,因为帝国主义的加紧进攻,因为经济危机的加深,因为地主资产阶级内部的不断斗争,因为财政的破产,国民党统治的崩溃,正在加速进行着。但是促进国民党的崩溃,使国民党走向灭亡道路上去的主要动力,自然是广大工农群众的革命运动,尤其是苏维埃与红军的巩固与发展。因此,目前中国政治形势的中心的中心,是反革命与革命的决死斗争。这一斗争,现在正在更剧烈的,更广大的向前开展着。
  无疑的,由于世界政治经济危机的扩大与深入,由于中国半殖民地的地位,由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由于地主资产阶级内部不能调和的矛盾,以至由于中国革命发展的不平衡,国际帝国主义之间及中国各派军阀政客间在目前还正在加速尖锐化着他们相互间的冲突和矛盾。因日本帝国主义的占据东三省,使英日美三国间的冲突更其露骨化,使北方冯阎军阀加紧了反张与反蒋的斗争,因蒋介石第三次“围剿”失败,而使广东出兵湘南。而且反动统治营垒中的冲突,矛盾与斗争愈加剧烈与复杂,客观上便越有利革命斗争的发展,也是不能否认的事实。但是革命的发展必然的促进反革命的团结。当着目前中国千百万劳苦群众的革命怒潮突飞猛进的时候,国际帝国主义是同样抖颤着,他们将不惜用尽一切方法来求得到进攻革命步调上的一致。日本出兵满蒙所发的“反俄与防止华北赤祸”的宣言,无疑地是得到国际帝国主义与中国资产阶级的一致同情,英美在华报纸都异口同声地警告国民党各派军阀小心着“今冬武汉有被共产党〈占〉领的危险”,要国民党各派忠实同志联合一致去加紧“剿共”工作。最近苏维埃与红军的大胜利,灾民与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勃发,将更其推动国际帝国主义更直接的,更明目张胆地,更血腥地向中国革命进攻。
  自从满洲事件发生后,国民党的各派军阀,正在“全国民众一致抗日救国”的旗帜之下,团结一切反革命的力量,准备向革命做新的进攻。国民党的“民族统一战线”,实际是要工人增加生产,要农民加倍服从地主,要兵士更进一步的服从长官,要灾民镇静牺牲,要红军放下武装一致对外。很明显的,这种统一战线,不是为了对付帝国主义,而是为了对付革命。在这统一战线之下,国民党可以在任何时候,拿破坏民族统一战线的名义,向工人农民与兵士进攻,实行它屠杀的拿手好戏,很巧妙地将民众的反帝情绪转移到破坏民族战线的“国贼”身上。国民党现在正在“抗日救国”的呼号下面,向〔同〕帝国主义做着买卖,准备在帝国主义直接指挥之下再用血与铁来消灭革命运动。一切国民党欺骗宣传的急速破产,更加速了这一过程。
  五、我们固然相信,在革命与反革命的决死斗争中,不论帝国主义与国民党的任何卑鄙行为与恶辣手段,都挽救不了他们已经注定了的死运。几千万以至几万万中国劳苦群众,在他们的先锋——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一定能够继续不断地战胜反革命的进攻,以至根本推翻反动的统治。但是中央必须唤起全党注意:虽然我们红军主力已经冲破了敌人的三次“围剿”,虽然红军冲破第三次“围剿”时,恰当中国革命急速向前发展的时候,但中国反动统治阶级,目前还没有到达已经再不能再与革命抗争的死亡程度。他们是正感觉着死亡的逼近,而加紧顽强的抵抗。
  因此不仅以为第三次“围剿”冲破后,敌人再没有力量去进攻苏区与红军的思想,是童稚的自欺,即以为第三次“围剿”冲破后,再不会有象蒋介石第三次“围剿”那样大规模的战争,也是不合于事实的空想。实际上正因为我们冲破了蒋介石第三次的“围剿”,正因为冲破了第三次“围剿”后中国的政局是怒号着革命的大风暴,国际帝国主义者及各派大军阀才更要努力企图用“团结一致”的力量,去首先对付革命运动的先锋──中国工农〈红〉军。
  同时,我们必须看到中国革命的弱点,中国革命发展的不平衡。这不平衡,在目前不但在工人与农民运动中存在着──(这是指工人斗争在主要的城市中还没有到达直接争取政权一点而言),而且在地域上也还存在着,虽是革命运动的急速发展正在使这不平衡,逐渐走向平衡。党的主观力量的薄弱,也不能不说是这种不平衡的主要原因之一。党在四中全会后的转变,还没有深入到下层党员群众,党的政纲还没有为更广大的工农群众所澈底了解,党还没有能完全领导工农群众的一切斗争,尤其是产业工人的斗争。
  所于〔以〕在目前革命与反革命的决死斗争中,为要得到更伟大的胜利,需要党在苏区与非苏区内更加十百倍地去动员,组织和武装更广大的成千百万的工农劳苦群众;需要党更加十百倍地努力去领导苏维埃运动与工农红军以及千百万劳苦群众去更热烈地更英勇地取得国内战争的胜利。
  六、为得要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中央认为在苏区与非苏区方面,应该立刻执行以下的紧急任务:
  (一)苏区的党,在冲破了蒋介石第三次“围剿”之后,必须立刻在政治上与军事上巩固已得的胜利,更坚决的更澈底的执行国际与中央的一切指示,更深刻的发展苏区内部的阶级斗争,引起最广大群众斗争的热情,来发展与巩固苏维埃,贫农团,雇农工会与职工会等,并且集中力量追击敌人退却步队,消灭它的一方面,在政治军事〈顺〉利的条件之下,取得一两个中心的或次要的城市。不要在〔再〕重复胜利后休息,致使敌人得以从容退却,以致能很快的重整他们的旗鼓,向苏区为新的捣乱。
  (二)尽可能的把零碎的分散的苏区打成一片,红军十六军,十军及闽西新十二军必须与中央区打通。湘鄂西的第九师必须与鄂西红军打通。二军团必须向汉水流域发展,取得与湘鄂西第九师与鄂豫边第九军的联络。此处十六军与鄂豫皖,鄂豫皖与湘鄂西必须取得联络。这样来扩大与巩固苏区根据地。
  (三)在十月半前各苏区必须选出和派出代表参加中央苏区工农兵苏维埃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在选举时必须做最广大的宣传鼓动工作,更澈底的实现苏维埃政府一切法令。中央苏区必须在十月革命节正式成立苏维埃全国临时政府。坚决地与那些借口军事紧张而推迟这一工作的错误倾向做斗争。各苏区也必须于十月革命节前成立当地苏维埃政府。
  (四)立刻扩大与巩固红军。坚决依照新颁的红军组织条例及政治工作条例实行改组。同时,必须从赤卫队,少年先锋队中,挑选积极勇敢的分子来扩大红军。中央区应扩大到比原有的数目增加三分之二,鄂豫皖增加二分之一,湘鄂西增加三分之一。闽西十六军,十军等都必须扩大成为军或师。此外必须成立红军补充军。中央区及鄂豫皖区各县成立一团。其他各苏区各县至少成立一营。中央区须成立警卫师,湘鄂赣省,湘赣边省与鄂西皖西的独立师应充实起来。中央区与鄂豫皖省区至少创办红军军官学校及军事政治学校各一所。各军建立随营学校。此外各军必须开始城市战,堡垒战的演习。
  (五)立刻发动与组织工农群众反对日帝国主义军队占领满洲,反对太平洋战争与拥护苏联的群众示威游行。必须坚决的同那些以为苏区只要土地革命不要反对帝国主义的倾向做斗争。必须利用这一机会在苏区内成立反帝同盟,更有计划地与更经常的领导与发展反帝的工作,这一工作,在目前帝国主义更猛烈地向中国革命进攻的形势之下,应该特别加紧。
  (六)要扩大苏区至中心城市,要取得苏区四周围民众对苏区与红军的同情与拥护,苏区的党必须有计划地选派党员,团员以至积极的工农干部,到环绕苏区四周的白色区域,首先就是武汉,南昌,九江,宜昌,沙市,南浔路,平汉路,武长路,株萍路等的工人,灾民,农民与士兵中去建立工作(中央区与豫鄂皖至少须派出一百五十人至二百人,其他苏区五十至一百人)。坚决打破一切白区工作都应该依靠中央的错误观念。此外要尽量的将苏区内部的灾民群众组织起来,给他们以相当的训练,派他们到白色区域去“报灾”,去进行灾民中的工作。
  (七)中央及河北,山西,陕西的党部,必须共同派遣十个到二十个干部到晋绥边新成立的二十四军中去,加强政治上军事上的领导,使之成为燃烧起华北红军苏维埃运动的火焰。
  (八)在非苏区方面,必须加紧拥护红军冲破敌人第三次“围剿”的大胜利。最广泛的将红军胜利的消息散布到广大群众中去,做庆祝红军胜利,征调工人干部,选派代表与〈为〉红军募招〔捐〕的运动。必须把苏维埃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法令草案,更多的翻印,分散出去,向群众做关于苏维埃红军的宣传鼓动工作,并且同苏维埃临时政府在十月革命节成立纪念日的群众运动联系起来。
  (九)必须立刻订出具体计划,征调干部和工农中的积极分子去到灾区工作,尤其是武汉,芜湖,江北等地。在灾民工作中,党要注意到使灾民斗争联系到失业工人与城市贫民的斗争,以至继续发展到农民的秋收斗争与冬荒斗争。要团结他们在灾民团,灾民自卫队内而树立起无产阶级的领导。要从要饭吃的斗争引导他们到抢米,抢劫军粮等广大的灾民的骚动,以至走向游击战争,土地革命与苏维埃运动。必须同因为反帝斗争的开展而忘记千百万灾民的斗争的倾向做斗争。
  (十)党应该特别加紧反帝斗争,尤其是反日斗争的领导,以开展反帝的革命运动,尽量同下层小资产阶级群众,如象一部分革命学生,小商人,以至城市贫民成立反帝的统一战线,并且成立这种反帝的公开组织,而取得其领导。应该利用一切公开与半公开的可能,发行反帝日报与传单标语,并且组织宣传队等,利用各种公开名义到街道上,尤其是工人区域去演讲。在上海等地,现在应该立刻以“罢工,罢课,罢操,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尤其是“工农武装起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应该是党目前的中心鼓动口号。但是这〈些〉口号绝对不能同“打倒国民党”,“拥护苏维埃②”,“拥护工农兵苏维埃与红军”等口号的宣传分裂开来。尽量用全力来准备各个企业的总罢工,尤其是日本企业的罢工,使斗争更能得到无产阶级的领导,使斗争扩大与深入。在满洲党要立刻分配干部到南满各地,中东路,吉长路沿线的农民群众中与动摇不满东北军阀的军队中去发动反曰斗争,游击队战争与兵变,同时这一反帝斗争,必须同揭破国民党的反帝欺骗与反对国民党密切的联系起来的。全国反帝同盟,要利用反帝斗争的开展,在今年内成立起来。
  (十一)在上海,天津,唐山,香港,哈尔滨,大连的党部,在中央帮助之下,应该动员得力干部去加强正在开展着的工人斗争的领导,去发展与巩固赤色工会,和打入黄色工会中的工作,特别是去建立海员,铁路,兵工厂的工作。同时尽可能的在某些城市中(如上海,唐山,天津等)努力去准备和组织某一产业的同盟罢工。
  (十二)江苏,安徽,广东,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山东〈等〉地党部要在某些武装斗争已经成熟的农民区城,集中力量去发动那边的农民斗争,一直到游击队战争。在北方,更要特别注意兵变发展的区域(如山西,河北,河南),使这些兵变配合着当地的农民与工人的斗争,创造出北方的苏维埃区域。
  党内两条战线斗争的加深与组织上的巩固,是实现上述任务的必要前提。目前主要危险还是右倾机会主义。这主义〔要〕的表现在,对进攻苏联与帝国主义战争的危险估计不足,或者企图等待战争来讨“便宜”的情绪,不相信苏维埃运动与红军在目前能够得到胜利,对于中国革命危机的日渐成熟表示怀疑,把土地革命和反帝斗争分割开来,对城市工人斗争的形势估计不足与忽视,富农路线,黄色倾向,反帝运动中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的尾巴主义,以至对困难投降,消极,怠工与失望的情绪和行动等。“左”的机会主义──立三主义的残余,也时常表现出来,如不愿深入群众中去作艰苦的工作,而空喊脱离群众的口号,不愿到黄色工会中工作,不知道利用下层统一战线,以至惧怕利用任何公开与半公开的工作方式的关门主义等等。此外,实际工作中的机会主义与对右对“左”的调和情绪与口是心非的两面派,都是执行上述紧急任务的仇敌,党必须对他们作思想上与组织上的斗争。以加急〔紧〕秘密工作(任何所谓“小”的破坏秘密工作的行动,都须给与严重的制裁)和深入群众的主要方式去巩固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建立以少数党员为几千以至几万群众的核心的支部工作,更广泛地灵巧地运用公开与秘密工作联系的工作方法,从最近革命战斗中吸收工人,雇农,贫农的先进分子,以至愿终身为无产阶级利益而战的智识分子来扩大和充实党的组织。这些都是使我们党更能适合于目前国内战争的环境的组织的迫切任务。这些思想上组织上具体任务的完成,更需要党善于使用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布尔塞维克的自我批评,与每位同志的艰苦卓绝的工作。中央坚决的相信:各级党部必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百分之百的把这些紧急任务完成起来!
  根据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日出版的
  《布尔塞维克》第四卷第六期刊印
    注释
  (1〕原件无时间,此是根据另一油印件加的。
  (2)其他版本此处均为“拥护苏联”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