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九五一年度国家预算的执行情况及一九五二年度国家预算草案编成的报告

关于一九五一年度国家预算的执行情况及一九五二年度国家预算草案编成的报告


  我今天特向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16次会议报告1951年度国家预算的执行情况,并提出1952年度国家预算草案,请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予以审查和批准。
  1951年度国家预算,是在美国帝国主义大举侵略朝鲜、侵占我国领土台湾、直接威胁中国大陆安全的情况下编制的。那时,全国财政工作实行统一领导与统一管理还不到一年,财政力量还不能平衡收支;国家还不能对人民生活的主要必需品完全保证供应。在这种情形下,1951年内,刚刚稳定下来的物价,还有重新波动的危险。因此,在编制1951年度国家预算时,曾不能不从国家可能遭遇到的最坏的情况出发,而以确实保证国防需要、稳定物价与力争财政经济情况好转为基本方针。但是我们国家的财政经济力量,在抗美援朝、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及人民经济恢复与改造的基础上,却以空前的速度向前发展。这就使得1951年度国家预算执行结果,出现了远比原来预计良好的情况[1]。
  在收入方面:总收入超过原预算的80.28%。其中,城市各项税收超过117.71%,国营企业利润及折旧提缴超过101.59%,农业税收超过11%。
  在支出方面:总支出比原预算增加了46.97%。1951年,国家除完全保证了国防需要外,曾以极大的力量稳定了物价。中央人民政府以坚决的步骤,在现金管理方而进一步地实现了划拨清算制;对于关系人民生计的粮食、纱布及某些重要工业原料,又切实地加以掌握与管理;并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城乡物资交流。由于这些有效措施,1951年全国物价在朝鲜战争的条件下,基本上没有波动,只有微小的上涨。根据中央贸易部1951年上海、天津、汉口、广州、重庆、西安等6大城市32种主要商品批发价格统计,如以1950年12月份各该城市的平均物价指数为100,则1951年12月份为113.8%,仅上升了13.8%,而其中人民生活的某些必需品,则上升要少。今年全国商品总值由于工农业增产的结果,将比去年增加40%,而国家供应能力亦比去年更为增强,因而今年的物价,可以完全稳定在现在的水准上。
  国家在恢复与改造经济及文化事业方面,1951年拨付了比1950年更多的资金,从而也就加速了经济及文化事业的恢复与改造的速度。
  1951年工业投资实支出比原预算增加了80%,比1950年增加了27.7%。铁路、交通、邮电投资比原预算增加了62.8%,比1950年增加了54.7%。农林水利投资比原预算增加了27.88%,比1950年增加了74%,仅根治淮河一项,即投资1万亿元。1951年国家用于文化教育的款项,比原预算增加了39.48%,比1950年增加了53.95%。
  1951年国家经济及文化建设事业恢复与改过的情况如下:工农业生产方面,1951年是我国人民经济进一步恢复与发展的一年,与1950年比较,工业总产值增加了26.8%,其中生产手段的总产值增加了47.5%,消费资料的总产值增加了15.8%。各项主要工业品增产的情况是:生铁增产46.5%,钢增产47%,煤增产28.76%,发电量增产25%,棉纱增产10.15%,棉布增产11.79%。农业总产虽已恢复到战前最高年产量的92.8%,其中棉花总产量超过战前最高年产量的17.8%。铁路运输装车比195O年增加11.3%,货运吨公里增加29.7%,全年新修线路771公里。公路、航运、邮电等方面亦大有改进。国营贸易卖钱额比1950年增加118%,并保证了市场的供应。私营工商业及合作社营业额亦有扩大。教育卫生方面,高等学校已达210所,学生17.5万人。中等技术学校及普通中学5442所,学生205万人。公私立小学共有54.1万余所,入学儿童4300余万人,达学龄儿童的55%,比抗日战争前增加一倍以上。约有85%的县份有了卫生院,共计1865所,其中1951年增加了378所,区卫生所1400余所。
  由于国家经济力量的增长,人民生活也有所改善,首先表现在人民购买力有很大的提高。根据不完全的统计,全国人民1951年的购买力比1950年约提高25%左右。1951年全国国营企业工人工资,一般均进行了调整,大多数企业部门与大多数地区工资均增加了,加上劳动保险及福利事业的实施,工人的实际工资是增加了。农民生活,由于土地改革以及粮食与经济作物的增产,由于城乡物资交流,也普遍地改善了。当然,这还只是初步的改善,更大的改善将在今后大规模的经济发展时期中,逐步实现。
  1951年度国家预算,在毛主席与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执行是有成绩的。
  但是,必须指出,从编制及执行1951年国家预算的全部过程来看,我们在财经工作中还存在着严重的缺点。
  最大的一个缺点,是对于我们国家现有财政经济的潜在能力及其发展的速度估计不足。在规定收入的计划指标数字上,不论在税收方面或在企业生产及利润的计划方面,我们的计划指标数字总是偏低的,而实际执行的结果,都大大地超过了原来的计划。比如城市各项税收的指标数字,我们起初打的总是偏低的,赶不上实际的发展,结果超过了百分之百;企业生产及利润的指标数字,起初打的也是偏低的,结果各部门均超过了原来的计划指标数字。税收、企业生产及利润的计划指标数字,超过这样多,大多是由于各部门的领导者,在制订计划时,对客观情况估计不足与保守观点所致,而这些保守的计划,常常被群众的积极性与创造性所打破。这些保守的偏低的计划指标数字对我们有什么害处呢?它不但不能领导人民群众积极努力为完成更高的同时也是可能的目标而斗争,反而有助长自满情绪、松懈斗志的危险。它又是对国家有用财力最大的积压与浪费,假使我们开始制订计划时,就能努力地定出先进的计划,即可为国家增加大量财富,就可以把我们的建设规模计划的更大些,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保守倾向的来源,主要是对于胜利了的中国人民——特别是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在优越的人民民主制度下,在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所能发挥出来的积极性与创造性估计不足,因而墨守成规,不敢前进。目前必须与财经工作中的保守倾向作斗争,以便把一切可能掘发出来的力量都掘发出来,一切可能集中的财力都集中起来,全国节衣缩食,为国家的工业化而努力。克服保守观点,首先就要克服官僚主义,要相信群众的无限的创造力量,相信国家现有财政经济的潜在能力,领导群众为可能的更高标准而斗争。当然,不从实际与可能的条件出发,坚持夸大的计划指标数字,也是错误的。
  执行1951年预算中第二个缺点,是没有严格地实行财政监督制度,财政纪律松弛。表现在某些机关是从本位主义、局部观点出发,对国家实行隐瞒,该上缴的款不上缴,打埋伏、截留自用,有的化大公为小公,有的则是专款不专用,有的则是领到钱之后,层层“掌握”,该用的也不用。这样,就造成许多贪污浪费的现象。今年上半年所进行的“三反”运动,对贪污浪费现象作了有力的攻击,取得了伟大的效果。不遵守财政纪律的现象,以后可以大大地减少了,但是要有效地保证国家预算的正确执行,还必须切实建立财政监督的制度,进行严肃的持久的斗争。国家财政机关按预算拨款之后,除各部门必须健全各自的企业财务管理并按自己的系统进行严格监督外,国家财政机关及人民监察机关,应对拨出的款项的使用情况,加以严格的检查。国家银行的贷款也必须实行监督。所有拨款、贷款都必须按计划使用,而且要用之得当有效。凡用款不当或效率不高者,财政金融机关有权向他们提出批评,停止拨款贷款,直至向适当权力机关建议加以处分。
  第三个缺点,是对于基本建设工程没有很好地掌握与领导。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了基本建设程序,《人民日报》上亦进行了关于基本建设的论争,这对我们国家的基本建设是有积极的建设作用的。确实,一年来,在基本建设上已有很大改进,特别“三反,运动以后,大家更加谨慎小心了。但还应该指出,我们在这一方面还是有严重的缺点的:(一)从各级财经领导机关直至厂矿负责人对基本建设这一重要环节是忽视的,还没有把基本建设作为最重要的环节来加以掌握;因而(二)许多基本建设工程的计划、设计、施工任务,不是以认真的严肃的态度去对待,不是向先进的苏联经验学习,而是盲目地依靠没有经过改造的旧工程技术人员,他们中的很多人立场不稳,知识不高,好大喜功,不切实际,因而在这些关系至大的工程中,解决不了工程的基本问题;加之,这些工程绝大部分委之于包商去做,任意偷工减料,贪污浪费,从而严重地损害并贻误了国家的建设。“有钱即可以建设一切”的思想,在1951年曾经是流行的,不经过勘察设计和批准即行盲目施工的现象,也曾经是相当普遍的。经过1951年的斗争,特别是今年的“三反”“五反”运动,情况已有改善,但这种盲目性,还必须努力继续克服。今后必须加强丛本建设的领导,加强设计与施工的组织。所有基本建设工程,均应力争降低成本,切合实用,这样才会更有利于国家的建设。   
    1952年国家预算的编制,是在我们已经有了抗美援朝、稳定物价及重点建设同时进行的经验,以及在“三反”“五反”伟大胜利的基础上进行的。因此,编制1952年度国家预算的方针,除了继续1951年巩固国防及稳定物价的任务外,已经有可能以全面恢复及重点建设作为编制预算的基本方针了。
  1952年度国家预算的总收入及总支出,与1951年度实收支相比较,收入计划增加了41.66%,支出计计划增加了55.52%,收支已经完全达到平衡。这是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来我们国家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所出现的第一个财政收支平衡年度。毛主席在1950年6月6日中共中央七届三中全会的报告曾指出:“要获得财政经济情况的根本好转,需要三个条件,即:(一)土建改革的完成;(二)现有工商业的合理调整;(三)国家机构所需经费的大量节减。要争取这三个条件,需要相当的时间,大约需要三年时间,或行还要多一点。全党和全国人民均应为创造这三个条件而努力奋斗。”两年以来,我们是根据毛主席这一基本指示而努力奋斗的。生产恢复、收支平衡、物价稳定,标志着我国财政经济情况已经根本好转,我们已提前完成了毛主席的指示,这就给我国今后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今年则是在更有利的条件下进行国家建设的工作,即,是在“三反”“五反”运动和增产节约运动的基础上进行的,我们相信:今后将会有更好的情况出现。
  1952年预算收入计划内,各项税收占57.76%(其中城市各项税收占44.27%,农业税占12.31%),中央及地方国营企业收入占23.27%,信贷保险收入占2.8%,其他收入占16.17%。1950年国家预算实收入,城市各项税收占第一位,农业税收占第二位,国营企业利润及折旧收入占第三位。1951年情况开始有了变化:城市各项税收仍占第一位,但比例相对减少;国营企业利润及折旧收入已升为第二位,其绝对数字增加更大;农业税收占第三位。这说明国家领导的经济力量更为增强,也是财政收入上的一个新的情况。
  1952年城市各项税收及其他税收计划数,比1951年实收数增加了32.98%,是根据今年的工农业生产指标数字而增列的。城市各项税收,包括关税、盐税、工商业税在内,而工商业税则包括国营及私营企业交纳的在内。
  为大力发展农业生产,提高农民生产情绪,决定在几年之内把农民的负担稳定在现在的税率上,今年的农业税除降低税率并将地方附加并入正税一道征收外,又正停止地方的任意摊派。这样,1952牙的全国农民负担将比1951年减少50亿斤。
  中央和地方国营企业利润及折旧提缴,比1951年增加89.83%,如将列入全国预算的地方国营企业利润除外,今年国营企业利润实增88.5%,此项利润是根据各个企业部门的投资及生产指标数字计算的,实际执行的结果还会超过这个数目。
  1952年预算支出计划内,国家建设费占第一位,即占总支出计划的49.26%;国防费占第二位,即占总支出的27.93%;行政管理费占第三位,即占总支出的14.29%;其他支出占4.31%;总预备费占4.21%。如以总预备费的半数用于国家建设,则国家建设费即占国家总支出的51%以上,这说明,国家财政还担负着严重的国防任务的时候,仍可以拿出半数以上的财力,用于大规模的国家建设。
  今年国家预算人民经济建设计划拨款比1951年增加154.74%,其中有7O%左右是用于基本建设的。投资于人民经济建设的资金大部分是用于工业建设、新修铁路及水利工程方面。
  1952年各项主要工业总产量将比1951年有更大的增加。生铁计划增产31%,钢增产29.64%,铜增产57%,煤增产31%,发电量增产26.7%,棉纱增产21%,棉布增产34%,纸张增产100%。由于工人群众热烈响应毛主席增产节约的号召,将来实际执行的结果,还可能超过这个计划数字。
  1952年铁路交通建设,亦将超过1951年的工作量,新修线路541公里,恢复与改建线路620公里,成渝路已经通车,天兰路亦即将通车。全国现有公路线10.7万公里,今年将继续修建地方公路。航运事业及邮电事业亦将继续发展。
  农林水利方面,1952年继续进行根治淮河第二期工程,完成淮河上、中、下游23亿公方的蓄洪工程,上游完成白沙、板桥水库,中游修建佛子岭山谷水库,下游修筑170公里长的灌溉总渠及若干支渠,这样仅苏北滨海棉垦区,即可增加棉田900万亩。荆江分洪是今年水利上的另一大工程,在荆江大堤南岸建筑920余平方公里的分洪区,可蓄洪60亿立方公尺,并建立长达1054公尺的进洪闸及336公尺的节制闸。由于完成了这一工程,使江汉平原及洞庭湖地区从今年开始就可以避免或减少长江水灾。今年计划造林1000万亩,将超过去年一倍以上。由于兴修水利,改善耕作及推广农业科学技术,农作物的单位面积产量,逐年提高,今年粮食总产量将超过我国历史上最高年份的水平,可产原粮3100亿斤;棉花产量将达到完全自给,估计今年可产皮棉2600万担。
  社会、文化、教育建设方面,1952年国家预算拨款比1951年增加184.83%。有68300余人进入高等学校,比去年增加3万人。普通中学连同中等技术学校学生可比去年增加72.9万人。有5500名少数民族的学生进入各民族学院。公私立小学数目达55万所以上,入学儿童将达490G余万人,占学龄儿童的65%以上。下半年将大力推广祁建华速成识字法,进行扫除文盲的运动。
  为培植国家建设人材,全部大学实行公费。中等技术学校、师范学校、工农速成中学全部实行公费,普通中学助学金亦较1951年增加。
  在增进人民福利卫生医疗方面,今年将增添3700余各种病床设备,增设19250余个妇幼保健站,改造训练大批接生员和保育员。在少数民族地区,则充实卫生设备并开始在部分人民中间实行免费医疗。
  1952年,全国各级人民政府、党派、群众团体及事业机关的所有工作人员实行公费医疗。
  为有计划地解决大城市现有产业工人住宿问题,1952年除各工矿企业自行拨款外,国家拨款1.6万亿元兴建宿舍,可造290万平方公尺的房子,约计20万间,可供60万左右工人及其家属居住。
  由于财政经济情况根本好转,已使我们有可能改善行政、教育及军队人员的生活待遇,今年已将行政、教育及军队人员供给标准及工资标准予以提高。工农生活,亦将比去年有进一步的改善。
  1952年度国家预算较之1951年度的国家预算是比较更加完善了,是比较更加接近实际了。但是,必须指出,从全国规模的计划经济建设的观点来讲,仍然是带有过渡性质的,国家现有经济的潜在能力还没有完全发掘出来,国家财政的使用,还可能不尽适当。为了迎接经济建设的高潮,1951年度的三个基本教训即:(一)努力发掘经济的潜在力量,反对保守倾向;(二)树立财政监察制度,反对本位主义;(三)加强基本建设的领导;是1952年能否正确实现国家预算的主要关键,必须全力争取其实现。为了迎接经济些设的高潮,还必须在“三反”“五反”运动的胜利的基础上,开展群众性的增产节约运动。今年增产节约不仅要增加产量、提高质量,而且要更进一步地改进生产管理、改善劳动组织和提高技术,为经济核算制打下坚实的基础。在实施增产节约的同时,必须注意职工的安全、健康和必不可少的福利。如果只注意前一方面,忘记后一方面,那是不对的。我们深信:在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三大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和增产节约运动的基础上,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必能胜利地完成并超过1952年度国家预算所规定的各项指标数字,为今后大规模的经济建设树立良好的基础。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史料》第二辑
  《国家预算结算》(1950一1981)刊印
    注释
  〔1〕报告中所列1951年财政收支数字为执行数。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