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泰晤士报”编辑

致“泰晤士报”编辑

致“泰晤士报”编辑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阁下:

“泰晤士报”关于凡尔赛再度延期审判被俘公社社员的评论,无疑击中了目标,反映了法国公众的情绪。“公报”对这种评论的愤怒答复再一次证实了这一点。由于“泰晤士报”这篇文章的发表,大量的抗议书投向了巴黎的报纸,但是在目前情况下这些抗议书当然是不会被登载的。我这里有一封法国人的来信,这个人由于职务关系有可能熟悉其中的情况,因此他关于审判莫名其妙地延期的原因所作的记述或许有一定的价值。下面是这封信的几段摘录:

“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第三军事法庭何时开庭。看来,这是因为格里马耳上尉即Commissaire  de  la  République(国家公诉人)被另一个更可靠的人所替换。在最后一分钟,看了他起草的准备在法庭宣读的起诉书之后,发现这位公诉人有点像是共和党人,他曾在费德尔布之流统率下在北方部队中服役,等等。于是突然有另一个军官来到他的办公室,将委任书交给他并且说:我是接替您的人。这件事是这样出乎可怜的上尉的意料,他差一点发了疯……

梯也尔先生坚决想自己包办一切。他的这种狂热达到如此地步,以致他不仅不顾法庭保持公正态度的固有规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召集所有的juges  d’instructions〔法院侦查员〕开会,而且甚至竭力挑选认为可以出庭的听众。他通过圣伊雷尔先生亲自分发入场券……

同时在萨托里,被捕者像苍蝇般地死去,——铁石心肠的死神比这位渺小的国家要人的法庭判决干得更麻利些。在凡尔赛的单身牢房里关着一个不会说一句法语的身材魁梧的小伙子。据说他是爱尔兰人。究竟他是怎么落到这般境地的,现在还不得而知。在被捕者里面也有个名望很高的人,他叫……他在牢房里已经呆了两个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对他进行审讯。这多么卑鄙。”

您的顺从的仆人  正义

1871年8月7日于伦敦

弗·恩格斯写

第一次用俄文发表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40年第1版第13卷第2部

原文是英文

俄文是按草稿译的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