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都的元首政治应不应当算是罗马国家较幸福的时代?[171]

奥古斯都的元首政治应不应当算是罗马国家较幸福的时代?[171]

  卡·马克思的中学考试拉丁文作文
  谁想要研究奥古斯都时代是怎样一个时代的问题,在他面前有许多可以用来对此作出判断的方法:首先,他可以采用同罗马历史上的其他时期进行对比的方法,因为要是指出奥古斯都时代类似那些人们称之为幸福时代的先前时代,而不似那些根据同时代人和当代研究者的判断其风尚已经变坏、国家四分五裂并在战争中又遭到多次失败的时代,——那么根据这些时代即可作出关于奥古斯都时代的结论;其次,需要研究古代人们对于这个时代作了那些评价,异国人对这个帝国是怎么看的,他们是否害怕它还是轻视它;最后,还得研究艺术和文学的状况如何。
  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赘述,我用来同奥古斯都时代进行对比的是在它以前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这是一个由于风尚纯朴、积极进取、官吏和人民正直而建立起来的幸福时代,它当时隶属于下意大利,而在作了这一对比之后,再以最糟糕的尼禄时代来和奥古斯都时代相对比。
  任何一个时代的罗马人都没有比布匿战争[172]前那个时代里对从事美术感到那样的厌恶,那时教育不被人重视,因为那时最卓越的人们辛勤努力从事的是农业,那时能言善辩是多余的,因为人们对应该做些什么用不了几句话即可表明。说话也不要求文雅,而只要求说话有价值;当时历史不需要人能言善辩,而只要将其事实报道出来,缩写成一部编年史就够了。
  可是,这整个时期充满着贵族和平民之间的斗争,因为,从废除王政直到第一次布匿战争,一直进行着关于贵族和平民的权利之争,而大部分历史叙述的却只是彼此有过激烈斗争的护民官或执政官所颁布的法律。
  关于这个时代值得称颂的地方,我们已讲过了。
  至于尼禄时代,不需要用很多的话来描述,因为,既然那时最优秀的人被杀害,到处是专横,法律遭破坏,那么谁还不清楚这是怎样一个时代。罗马城当时被毁,而统帅们由于担心他们的胜利可能引起怀疑,还由于没有任何东西推动他们去建立伟大业绩,便宁可在和平中而不在战争中去寻求更多的功名。
  奥古斯都时代与尼禄时代之不同,这是谁都不能怀疑的,因为它的治国以温和为标志。尽管各种自由,甚至自由的任何表面现象全都消失了,尽管根据“罗马首席公民”的命令改变了机构和法律,而往昔为护民官、监察官和执政官所拥有的一切权力都转入了一人之手,但罗马人还是认为,他们是在统治,认为“皇帝”一词只不过是先前护民官和执政官所担任的那些职位的名称,他们没有觉得他们的自由受到了剥夺。如果公民们能对谁是“罗马首席公民”,是他们自己在统治还是他们在被统治这一点表示怀疑,那么难道这不是温和治国的一个无可置疑的明证吗?
  而在战争里,罗马人从来没有如此走运过,因为在这个时期安息人被征服了,坎塔布里亚人被打败了,勒戚亚人和温德利奇人被击溃了,而凯撒与之斗争但未能战胜的日耳曼人——罗马人最凶恶的敌人——虽然在个别战役中由于背叛、奸诈、英勇以及他们居住在森林中等原因而曾战胜过罗马人,但是日耳曼的许多部落,由于奥古斯都赐予了某些个人以罗马公民权,并且凭借了一支由经验丰富的统帅们指挥的军事力量,加之日耳曼各部落本身之间产生了敌对行为,结果他们的势力总的来说是被摧毁了。
  因此,无论在战争中,以及在和平时期,都不能把奥古斯都时代同尼禄和那些更坏的统治者时代相比拟。
  至于布匿战争前的时代里发生的那些派别纷争,也都终止了,因为正如我们所见到的,奥古斯都已把所有的派别、一切头衔、全部的权力都集中到了他自己一个人身上,因而最高权力本身不会分散,这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会带来最大的危险,因此奥古斯都的威望在异国民族的眼里就有所降低,而国家贪图个人权力也就甚于为人民谋福利了。
  但是,我们不可以这样看待奥古斯都时代,似乎它在各方面都胜于布匿战争之前的时代。因为,如果一个时代的风尚、自由和优异性受到了损害或者被破坏了,同时,贪得无厌、铺张浪费和荒淫无度充斥泛滥,那么这个时代就不可能称为幸福时代;但是,奥古斯都的智慧以及他为改善动荡的国家状况而挑选出的人们所建立的机构和制订的法律,对于消除内战造成的后果起了很大的作用。
  例如,我们看到,奥古斯都清除了元老院中犯罪行为的痕迹,因为元老院中混进了一些极其腐败的人,他从该院中清洗了许多其作风为他所憎恶的人,吸收了许多智勇出众的人。
  在奥古斯都的元首政治时期,国家里供职的都是些英勇和智谋卓著的人物,因为在这个时代里难道还能说出比梅采纳斯和阿格利巴更为出色的人!虽然,“罗马首席公民”也绝非没有虚伪矫饰的行为,但是,看来,他并不滥施暴力,并且没有给可憎恨的权力披上了温和的外衣。如果一个国家(布匿战争前那样的国家),因为它唤起了人们去从事伟大的事业,使敌人感到惧怕,并号召贵族与平民之间展开良好的竞赛(诚然,这种竞赛不全然是没有嫉妒心的),那么奥古斯都所确立的国家,我们认为是最符合他那个时代的国家。因为,如果百姓都柔顺亲密,讲究文明风尚,而国家的疆土日益扩大了,——那么统治者倒会比自由的共和政体更好地保障人民的自由。
  现在我们来谈谈古代人是怎样评价奥古斯都时代的。
  他们称他为至圣的,认为他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神。如果只是贺雷西一个人这么说,那是可以不信的。但是,就连杰出的历史学家塔西佗也总是以最大的尊敬、最高的赞赏,甚至以爱戴的感情来评价奥古斯都和他的时代的。
  至于文学和艺术,任何一个时期也没有这样繁荣过;在奥古斯都时代里有许多作家,他们的作品成了几乎所有民族从中汲取教益的源泉。
  因此,既然国家看来治理得不错,“罗马首席公民”愿为人民造福,并且最杰出的人们根据首席公民的倡议担任了国家职务;既然奥古斯都时代并不逊于罗马历史上的最好的时代,并且看来它不同于那些坏的时代;既然我们看到派别纷争已经终止,而艺术和文学有了繁荣,——那么,由于所有这一切,奥古斯都的元首政治应该认为是最好的时代,同时应当指出,那位尽管有条件为所欲为,但在获得权力之后却一心只想拯救国家的人,是应当受到很大的尊敬的。
  卡·马克思写于1835年8月15日
  第一次发表于《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史文库》1925年莱比锡版第11年卷
  原文是拉丁文
  注释:
  [171]在这篇拉丁文作文的手稿上主考人在许多地方都加上了着重号。在页边上写有一些拉丁文评语,其中有几句评语是有关作文内容的。在本卷发表这篇作文时,这些着重号和评语均省略掉了。作文的末尾有中学校长维滕巴赫和拉丁文及希腊文教员勒尔斯签署的总评语:“除上述我们加上评语的地方和几个错误以外,特别是在结尾处,作文不论在内容方面,还是在显示出来的历史知识和拉丁语知识方面都不错。但书法太糟了!!!”——第823页。
  [172]布匿战争是古代两个最大的奴隶制国家——罗马和迦太基——为了确立在地中海西部的统治,为了争夺新的土地和奴隶而在公元前264—241年、218—201年和149—146年三次进行的战争。战争以迦太基的灭亡而告终。——第824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
  
本文关键词: 马恩第三十一卷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