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国外的统一(1910年4月26日〔5月9日〕) 

党在国外的统一(1910年4月26日〔5月9日〕) 

党在国外的统一(1910年4月26日〔5月9日〕)

在我们这样的条件下进行活动的党,它必须有而且必定要有一个国外基地。任何人只要考虑一下党的处境就会承认这一点。国内的同志们对“国外”的看法不管多么悲观,但是了解一下此间发生的情况,特别是最近一次全会以后发生的情况,对他们是会大有好处的。

国外是否已经实现了统一呢?没有。原因很简单:呼声派那一方丝毫无意于响应中央委员会一致通过的号召,来消除国外的分裂局面。派别性的《呼声报》无视中 央委员会的一致决定,仍然没有停刊,尽管该报的编辑之一马尔托夫同志在全会上正式声明说(见全会记录),他至少要让该报暂停出版[注:这一声明的原文如 下:

“马尔托夫同志声明说,虽然他不能正式代表《社会民主党人呼声报》编辑部说话,但他以个人名义声明,如果要《社会民主党 人呼声报》出版了最近一号后暂时试行停刊(一两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再看看中央机关报新的编辑部工作的结果,那么该报编辑部是不会产生阻力的。”]。中 央委员会国外局还没有来得及采取任何实行统一的步骤,《呼声报》的四个编辑(其中两个已进入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就发表了宣言,几乎不加掩饰地号召不同 意统一。国外的“国外小组中央局”(“国外小组中央局”是一年半前在巴塞尔孟什维克派代表大会上选出的)也是这么干的。这个“国外小组中央局”甚至现在也 不能代表全体孟什维克,而只能代表孟什维克中呼声派那一部分了。但国外小组中央局在《呼声报》的支持下能量相当大,足以破坏统一。中央委员会国外局只能向 各小组,向护党派分子呼吁,首先是向工人呼吁。但是由于下面将谈到的一些原因而没有这样做,或者说做得非常不能令人满意。现在中央委员会在国外仍然象过去 一样,暂时只能指望布尔什维克的各个小组的支持。不过最近又增加了孟什维克护党派,即取消派的反对者(大部分是普列汉诺夫同志的《日志》的支持者)。

国外孟什维克原则上的分化,无疑具有重大意义,因为这是一个征兆,从这里面可以窥见目前国内所发生的(也许不那么明显)事情。孟什维克护党派已经就这个 问题通过了一系列决议。下面请看从这些决议中摘录的几段话。巴黎的孟什维克反呼声派(约20人)写道:“……在该机关报(《呼声报》)第19—20号合刊 上,例如在唐恩同志《为合法性而斗争》这篇文章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新的方针,这篇文章不要社会民主党人的口号而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至少是模棱两可的、 同‘经济主义’时期争取权利这个口号一模一样的口号……《呼声报》编辑部至今一直否认的取消主义思想,在该报最近一号上公开地表露出来了。”日内瓦的孟什 维克护党派(14人)认为,“停办派别性的《社会民主党人呼声报》是巩固党的统一的必要条件”。

尼斯的孟什维克护党派小组 (一致)认为,“该机关报(《呼声报》)第19—20号合刊上的一系列文章,已经公开表露了取消主义思想。小组认为《社会民主党人呼声报》的立场是有害 的,决不给予支持。小组对于米哈伊尔、罗曼和尤里的所作所为表示愤慨,因为他们辜负了最近一次党代表大会的信任,使取消主义倾向实际上已经表现得淋漓尽 致”。圣雷莫的孟什维克护党派小组“一致表示决不支持该报(《呼声报》)的出版,因为他们不同意该报的取消主义倾向。米哈伊尔、罗曼和尤里的所作所为,使 小组怒不可遏”。列日的孟什维克护党派在自己的决议中写道:“斯季瓦·诺维奇的信和费·唐恩《为合法性而斗争》这篇文章〈载于《呼声报》第19—20号合 刊〉,充分说明了该报的反党倾向……以《社会民主党人呼声报》为中心,聚集了各种取消主义的流派。”苏黎世的孟什维克小组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和伯尔尼小组中 的多数人都持有同样的看法。在其他城市也有孟什维克护党派的支持者。

中央委员会国外局只有把这些护党派孟什维克同布尔什维克 和无派别的护党派分子即反对取消主义的人团结在一起,才能取得成效,才能有助于俄国国内的工作。国外的布尔什维克正是号召全体同志这样做的(见巴黎第二小 组的决议[135])。为了团结全体真正的护党派分子,不可避免地要同破坏统一的呼声派,同退出《争论专页》编辑部和党校委员会并且也破坏党的统一的召回 派-最后通牒派进行斗争。这一项工作暂时要由护党派分子个人主动承担,因为中央委员会国外局暂时还没有能力承担相应的职务。根据新章程的规定,中央委员会 国外局的5个委员中有3个指定由“少数民族党员”担任,这样一来,中央委员会国外局的多数委员不是由党的中央委员会决定,因此,往往会发生出乎意外的事 情。例如,在最近一次中央委员会国外局的常会上,形成了反对中央委员会路线的多数。由一个呼声派分子和两个所谓的“无派别的”少数民族党员形成的新的多 数,拒绝批准在中央全会以后就立即制定的把各小组统一起来的“方法”(根据全会决议的精神来统一,即要求把所有的经费交给中央委员会,而不是交给派别性的 机关报)。这个多数拒绝了(一个布尔什维克和一个波兰社会民主党人的)建议,即拒绝在信中向各小组提出以下口号:把所有的经费交给全党性的机关,而不交给 派别性的报纸(即《社会民主党人呼声报》)。这个决定遭到了中央委员会国外局两个委员(一个布尔什维克和一个波兰社会民主党人)的坚决抗议,他们已把自己 的抗议书转给了中央委员会。

载于1910年4月26日(5月9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13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9卷第232—235页

【注释】

[135]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巴黎第二协助小组的决议于1910年3月30日(4月12日)通过,并印成单页。决议谴责取消派企图破坏中央一月全会 (1910年)的各项决定,号召全体护党的社会民主党人,包括孟什维克护党派,切实实现全会的决定,为争取统一和反对分裂派和取消派而斗争。决议要求召回 主义和最后通牒主义的拥护者履行全会的决定和取消反党的“前进”集团。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巴黎第二协助小组于1908年11月5日(18日)成立。它是布尔什维克从与孟什维克合组的巴黎小组退出后组成的。后来孟什维克护党派和前进派分子也加入了这个小组。——231。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