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由派分子的坦率言论(1913年5月21日〔6月3日〕)

一个自由派分子的坦率言论(1913年5月21日〔6月3日〕)

一个自由派分子的坦率言论(1913年5月21日〔6月3日〕)

不久前,《俄罗斯新闻》[111]的编辑瓦·米·索博列夫斯基去世了。自由派把他作为“坚强的进步活动家”来悼念。人们都在谈论和报道他的个人品德,但都避而不谈《俄罗斯新闻》的政治方向问题。

对我国的自由派说来,再也没有比“反对派立场”、“进步性”这类老一套的、平淡的、笼统的模糊概念更合口味了。至于这些字眼的内涵是什么,这位或那位活动家持什么样的反对派立场,他是为哪一个阶级服务的,他们却不喜欢进行分析。自由派不高兴这样做。

但是民主派应该弄清真相。把瓦·米·索博列夫斯基作为一个进步人士悼念,这是你们的权利。不过,假如你们想真正教人民学政治,那就不要忘记把右翼立宪民主主义同民粹主义情调独特地结合起来的《俄罗斯新闻》的方向。

隆·潘捷列耶夫先生在《言语报》上发表了一篇悼念瓦·米·索博列夫斯基的文章,他写道:索博列夫斯基是一个“十分怀疑我们进步社会所拥有的力量的人”。

这里一切都说得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怀疑?指的是什么样的社会?潘捷列耶夫先生引用的瓦·米·索博列夫斯基的下面这些话把帷幕的一角撩开了:“在总 体上彻头彻尾体现农奴制传统和习俗的社会,能提供些什么呢?新制度能从千百万穷困、挨饿、酗酒和无知的半奴隶那里得到怎样的支持呢?”

潘捷列耶夫先生认为发表这些坦率言论是合乎时宜的,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言论正好说明俄国自由派对民主派的态度。

1905年夏,《俄罗斯新闻》刊登了自由派科学泰斗维诺格拉多夫先生的一篇文章,他证明说,不应该让这些半奴隶走得很远,应该让他们更恭顺些,更安分些。《俄罗斯新闻》恐怕是比其他自由派报纸都早地表现出自己对事态所抱的完全肯定的反革命态度。

怀疑有各种各样。但是对于社会活动家来说,应该问一问他是对哪个阶级抱怀疑态度?对于农民,索博列夫斯基(同他的《俄罗斯新闻》一样)是一个怀疑论者, 甚至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对于地主,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笔下的地主是能够实行“改革”的,是“衷心支持新制度的”,是“有文化修养的人”等等。这种地主 自由主义(不是半奴隶的,而是十足奴隶的自由主义)同民粹主义的混合体,是“文明的”、富足的、吃得饱饱的自由派社会腐朽的标志,这个社会用奴隶道德和奴 隶政治来教导正在觉醒的“千百万半奴隶”。这个自由主义社会对地主卑躬屈节到了“彻头彻尾”的地步,《俄罗斯新闻》的民粹主义则最充分地反映了顺从的庄稼 汉和自由主义化的老爷的宗法制俄国。

载于1913年6月1日《真理报》第125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3卷第193—194页

【注释】

[111]《俄罗斯新闻》(《Русские Ведомости》)是俄国报纸,1863—1918年在莫斯科出版。它反映自由派地主和资产阶级的观 点,主张在俄国实行君主立宪,撰稿人是一些自由派教授。至70年代中期成为俄国影响最大的报纸之一。80—90年代刊登民主主义作家和民粹主义者的文章。 1898年和1901年曾经停刊。从1905年起成为右翼立宪民主党人的机关报。1917年二月革命后支持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十月革命后被查封。—— 198。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