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报》是否证明了崩得分子的分离主义?(1913年5月28日〔6月10日〕)

《真理报》是否证明了崩得分子的分离主义?(1913年5月28日〔6月10日〕)

  《真理报》是否证明了崩得分子的分离主义?(1913年5月28日〔6月10日〕)

  《真理报》第104号(总第308号)上登载了《俄国的分离主义者和奥地利的分离主义者》一文[注:见本卷第105—107页。——编者注]。现在弗拉·科索夫斯基先生在《光线报》第119号(总第205号)上就这篇文章对《真理报》进行反驳,说得确切些,是骂了一通。我们只能向那些关心自己组织命运的工人指出回避争论的问题的光线派先生们的这种谩骂式的攻击。

  《真理报》是用什么事实证明崩得分子的分离主义的呢?

  (1)他们于1903年退出了党。科索夫斯基先生的谩骂丝毫也驳不倒这一事实。科索夫斯基先生们所以要谩骂,是因为他们无力驳倒事实。

  (2)犹太工人到处都撇开崩得而加入了并正在加入党。

  崩得的蹩脚的维护者对此也不能说出一句反对的话!

  (3)崩得公开破坏了党关于各民族工人在各地实行统一的决定。这一决定是1906年通过并于1908年特别加以确认的。

  科索夫斯基先生对此不能说出一句反对的话!

  (4)崩得分子麦迭姆承认,崩得分子在各地从未实现统一,也就是说,他们一向是分离主义者。

  科索夫斯基先生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说!

  请读者想一想,这位对《真理报》这四大论点不能说任何一句反对话的先生怎么能不叫骂、不发狂呢?

  其次,《真理报》准确地引用了奥地利的捷克分离主义者(整个国际曾一致谴责他们的分离主义)的机关报上的话。在这个报上有人赞扬科索夫斯基先生(赞扬他在取消派的《我们的曙光》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对分离主义者的态度在“向好的方面转变”。

  科索夫斯基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是我们的引文引错了吗?科索夫斯基先生知道引文是对的,因此只好有气无力地恶狠狠地说:这是“一家捷克小报上的一个看法”。

  分离主义者兼犹太自由主义者先生,请不要撒谎!撒谎帮不了你的忙,因为你会被揭穿的。

  不是“一个看法”,也不是在“一家捷克小报上”,而是在捷克分离主义者的德文机关报上的一篇专门文章。这是事实,你是反驳不了的。

  我并不维护分离主义者,——科索夫斯基先生在《我们的曙光》杂志上说明自己的文章时为自己这样辩解。

  是这样的吗?这就是说,捷克分离主义者误解了您??崩得的可怜的自由派首领们啊!不仅敌人,就连朋友也“不理解”他们!

  但是,任何一个工人都非常明白,一个当场被揭穿的卑鄙的撒谎者是想用遁词和谩骂来求得脱身。先生们,你们这样做是吓不倒工人的。

  《真理报》证明了崩得分子就是分离主义者。弗拉·科索夫斯基先生是反驳不了这一点的。

  弗·科索夫斯基先生和麦迭姆先生之流是一群自由派知识分子,他们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来腐蚀犹太工人。《真理报》为此已经同崩得分子进行过斗争,将来还要同他们进行斗争。

  犹太社会民主主义工人撇开崩得和反对崩得,正在纷纷加入工人政党。

  载于1913年6月5日《真理报》第127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3卷第225—226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