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扮演了第四届杜马的维护者的角色(1913年5月28日〔6月10日〕)

自由派扮演了第四届杜马的维护者的角色(1913年5月28日〔6月10日〕)

自由派扮演了第四届杜马的维护者的角色(1913年5月28日〔6月10日〕)

在第三届杜马刚一成立时马克思主义者就已经指出(并且不是在个别的文章中,而是在正式决定中),六三体制有意识地制造了杜马中的两个多数:右派-十月党人多数和十月党人-立宪民主党人多数[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16卷第122、125、131—132、160、166页。——编者注]。二者都站在反动立场上,政府需要他们,正象地主需要资产阶级的支持一样。

现在我们竟然碰到这样的事情:自由派开始不断维护第四届杜马,并为它要求“人民的和社会的支持”。

这令人难以置信,但这是事实。这些话是《言语报》第139号的社论说的。这篇社论与第四届杜马就内务部的预算进行的表决比起来,更称得上是“历史性的”。这篇社论是真正纲领性的社论。把杜马对国家的关系和国家对杜马的关系问题广泛地提出来,并且很好地加以解释,对民主派是很有教益的。

自由派的主要机关报写道:“让社会民主党人去硬说杜马只是装饰品,杜马的活动是骗人的和虚伪的,而杜马的思想家只是欺骗人民、用立宪的幻想迷惑人民吧。”

我们谨向杜马,向第四届杜马的新思想家们表示祝贺!不过可惜得很,他们竟是这样的无知。社会民主党从来没有说过第三届杜马和第四届杜马只是装饰品,一直都在说明这样想和这样说的左派民粹主义者的错误,一直都在证明第三届杜马和第四届杜马是反革命力量的一个重要的实际的联盟的机构。

《言语报》写道:“在等待〈?〉那些只是由于没有出现在社会斗争舞台上才使人注意的社会力量的时候,杜马就是一种社会力量。”

自由派先生们,毫无疑问,杜马是一种力量。问题只是在于:它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它是地主资产阶级的反革命力量。如果立宪民主党人只是“看到”舞台上“没有出现”民主力量,那么我们就只好提醒他们记起那句精辟的格言:不愿看的人比瞎子还要瞎。

我们来作一个小小的历史对比,18年以前,即在1895—1896年,几万工人的运动[121]就被自由派社会看到了,并且对它十分注意。而现在这个“社会”只是看到“没有出现”已经增强十倍的民主力量。不愿看的人比瞎子还要瞎。

他们不愿意看到,是因为背弃民主派的立宪民主党和十月党的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在起作用。

《言语报》写道:“我们号召舆论把杜马看作自己的力量……看作要造成社会对杜马的关怀的社会意志的直接表现”等等,等等。

自由派和立宪民主党人这样颂扬十月党人和十月党人的杜马,他们该是堕落到多么可耻、多么卑鄙和肮脏的地步!这也就千百次地向你们证明:立宪民主党人也就是那些为了欺骗头脑简单的人而涂上玫瑰色的十月党人。

最后让我们再作一个历史对比。半世纪前,普鲁士的十月党人和立宪民主党人[122]同俾斯麦“斗争”的时候,不仅提出改革的要求,而且拒绝拨款。结果怎样呢?直到现在普鲁士依然实行“第三届杜马式的”选举法。直到现在普鲁士依然是资产阶级惊人的经济实力与他们对地主惊人的卑躬屈节相结合的国家典型。

不是支持杜马中的立宪民主党人—十月党人联盟,而是阐明这个联盟的内在腐朽性和民主派的独立任务——这就是工人阶级的利益和一切民主派的利益所提出的要求。

载于1913年6月6日《真理报》第128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3卷第227—229页

【注释】

[121]指1895年特别是1896年以纺织工人为主的彼得堡工人罢工。1896年的罢工开始于5月底,起因是工厂主拒绝给工人支付尼古拉二世加冕礼那几天假日的全额工资。罢工从俄罗斯纺纱厂(即卡林金工厂)开始,很快就席卷了所有纺织工厂,并波及机器、橡胶、造纸、制糖等工厂,参加者达3万多人。这次罢工是在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领导下进行的。该会散发了传单和宣言,号召工人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罢工的基本要求是:把工作日缩短为101/2小时,提高计件单价,按时发放工资等。列宁称这次罢工为著名的彼得堡工业战争。它第一次推动了彼得堡无产阶级结成广泛阵线向剥削者进行斗争,并促进了全俄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在这次罢工的压力下,沙皇政府加速了工厂法的修订,于1897年6月2日(14日)颁布了将工业企业和铁路工厂的工作日缩短为111/2小时的法令。——235。


[122]这里是指进步党。


进步党是普鲁士资产阶级的政党,于1861年6月成立,创始人和领袖为鲁·微耳和、贝·瓦尔德克、赫·舒尔采-德里奇、汉·维·翁鲁等。进步党要求在普鲁士领导下统一德国、召开全德议会、建立对众议院负责的强有力的自由派内阁。1866年10月,进步党中的右翼分裂出去组成民族自由党。1884年,进步党同民族自由党中分裂出来的左翼合并组成德国自由思想党。1893年,该党又分裂成自由思想同盟和自由思想人民党两派。进步党仇视社会主义,把德国社会民主党作为自己的主要敌人。为了同社会民主党进行斗争和对工人阶级施加影响,进步党的活动家舒尔采-德里奇、麦·希尔施、弗·敦克尔等人积极进行了建立工会的活动。——23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