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1914年3—6月)

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1914年3—6月)

  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193](1914年3—6月)

  不言而喻,由于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了独立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同取消派的公开斗争必然变得特别激烈、特别突出。党的取消派(以及公开地和隐蔽地维护他们的人)借此叫嚷实行“统一”,因为很难找到比这更方便、更体面的借口了。按照庸人们对问题的提法,好象问题全在于杜马中愿意用社会民主党名称的党团是一个还是两个;至于这个或者那个党团执行的是谁的意志,谁在贯彻多数有觉悟和有组织的工人的决议,什么是“地下组织”,庸人们却没有能力加以分析,甚至不敢去分析。

  因此,如果取消派在某一点上能博得根本鄙弃“党”的庸人和市侩的同情的话,那就是社会民主党杜马党团的所谓“分裂”。喜欢自命为社会民主党人的市侩们的哀号,从来没这样声嘶力竭,这样悲戚凄惨。由于全部事件都是公开的,工人和公众很容易对此事作出评价,而《真理报》和取消派的报纸也不约而同地号召觉悟的无产阶级表明自己的看法。

  两家报纸都开始大量刊登来自工人的书信、声明和决议。

  自从独立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成立(1913年10月底)以来,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两家报纸上发表拥护“六人团”(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和拥护“七人团”(取消派)的决议这一运动已经结束。

  人们会问,运动的结果如何呢?

  关于这一点,我们首先要引用尔·马尔托夫先生在《我们的曙光》杂志第10—11期合刊上发表的下列言论:

  尔·马尔托夫先生写道:“无产阶级怎样对待他们习惯于看成一个整体的杜马党团的分裂呢?根据目前报刊上的材料很难〈!??〉作出判断。约有一万多工人在《新工人报》和《拥护真理报》上分别就这个问题发表了意见。在这个数目中,有一半多一些〈黑体是我们用的〉赞成‘六人团’的活动。但是这种优势被下面的事实缩小〈请听!〉了:表示反对分裂,因此也就是拥护社会民主党党团中的多数的,有许多党的集体单位,其中有些是联合了相当多的工人的集体单位。”(1913年《我们的曙光》杂志第10—11期合刊第97页)

  请看,这就是马尔托夫先生的全部论断,这是第一千次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他如何用地道的布勒宁手法[194]歪曲事实真相!“一半多些”!!还有更模棱两可的说法吗?51和99都是100的“一半多些”。

  许多党的集体单位怎么会“缩小”上述优势呢?首先,这里没有具体数字;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许多”这个字眼作随心所欲的理解;这个措辞似乎是马尔托夫先生为了掩盖真相而有意用的。其次,——而且是主要的——如果许多所谓党的集体单位拥有小部分工人,那么这种集体单位显然是虚构的。只有完全不熟悉情况或者是马虎大意的读者才会相信尔·马尔托夫先生的话,仿佛可能有一种集体单位既不是虚构的,又不能在报纸上汇集它所代表的全体工人对重大而迫切的问题所表示的全部意见。

  尔·马尔托夫先生弄巧成拙了。他不仅承认了多数工人斥责社会民主党党团中的取消派即“七人团”,而且也承认了取消派先生们用来炫耀的是些没有工人拥护的、虚构的集体单位。

  马尔托夫先生承认了失败,可是又搬出虚构的“集体单位”,妄图用布勒宁的方式来掩盖失败的惨重程度,全部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说明这种惨重程度的准确数字已经公布了,并且在1913年12月1日(14日)的社会党国际局的会议上告诉了马尔托夫的朋友们!为什么取消派在报刊上没有一次,没有一个字谈到过这些数字呢?难道不是心中有鬼吗?

  这些数字总结了1913年11月20日以前的情况。这里统计的只是表了态的工人的签名,也就是最准确的、从未有人提出过异议的材料。总结表明:4850人签名拥护“六人团”,只有2539人签名(其中1086个是崩得分子,636个是高加索人)拥护取消派,即拥护“七人团”。

  现在请想一想,该怎样评论这位作家的手法!他企图使公众相信,似乎反对取消主义的人们的优势已被“许多”(虚构的)集体单位“缩小”;而这些集体单位合在一起在整个俄国只能收集到表态的工人签名总数的1/3!

  现将在整个运动期间(这个运动已在一月初结束)刊登在两家报纸上的态度明确的决议中的签名数字列举如下:


  

  取消派不顾廉耻,重复毫无根据和经不起检验的虚伪论断,竭力蛊惑阅读他们著作的读者,因此,无论我们怎样强调上述数字的意义都不为过分。这些数字是从两种互相竞争的报纸上引来的,任何一个识字的人都可以对我们的计算进行核对,可以不看我们的计算,自己进行计算。

  总之,这些数字提供了一幅极有教育意义的关于俄国马克思主义者的党派情况的画面。俄国没有一个政党,的的确确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在整个反革命时期,特别是在1913年,就党内生活最重大的问题向全体党员如此公开地和大规模地征求意见。俄国没有一个合法的政党,没有一个财力雄厚的和拥有无数知识分子及各种机关报刊的自由派和民主派的政党,能够提供工人阶级政党所提供的材料,而这个被赶入地下的贫穷的无产者的政党,这个靠无产者的零星戈比维持着自己的小小报纸的政党却提供了这种材料。

  工人政党给俄国所有的政党提供了应当怎样吸引普通党员群众对有争论的问题进行公开的全面的讨论的榜样。一切党派的、各种年龄的和形形色色的自由派分子和庸夫俗子们都喜欢为社会民主党的“分裂”痛哭不已。这些好心肠的先生不明白,不进行斗争就不能执行多数人的意志;而不执行多数人的意志,就谈不上什么党性,甚至根本谈不上有组织的政治行动。

  当杜马中13个代表违反俄国多数有组织、有觉悟的马克思主义工人的意志时,蠢人们把这种“秩序”叫作“统一”;当杜马中的6个代表根据这个马克思主义工人多数的意志并为了执行他们的意志而组织了独立的杜马党团时,他们却责骂这种现象是“分裂”。

  这些蠢人难道不可笑吗?难道他们不是理应受到蔑视吗?

  除了想欺骗工人的人们,现在谁都应当明白,13个代表的所谓“统一”(取消派和调和派正在喋喋不休地谈着这种统一)是对党的意志的破坏,是对多数工人的意志的嘲弄。

  反过来,我们从另一方面来研究研究问题。只要不是疯子就不会怀疑:1913年夏天举行过马克思主义者的会议(会议是很不公开的),那次会议上通过的已为党的领导机关所批准的决议已经成为党的意志和党的决议。这个决议要求“六人团”独立行动。[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4卷《有党的工作者参加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1913年夏季会议的决议(9月)》一文。——编者注]取消派和调和派先生们,你们责骂这次会议吗?你们称这次会议是小圈子,是拼凑的一伙,是什么空架子等等吗?好得很!你们的谩骂只是表现了你们的软弱无力,因为不容争辩的客观事实是:根据这个“小圈子”的决议,俄国2/3觉悟的工人团结得象一个人,一致拥护这次会议,拥护执行这次会议的意志。

  空谈“统一”的先生们,这才叫作党,而你们所说的“统一”,实际上是允许取消派破坏党的意志。

  应当注意到,既然有两家互相竞争的日报,就根本谈不到有人会妨碍任何愿意表态的觉悟工人来表明态度。结果却是拥护取消派的少于1/3,而且在取消派所得的选票总数中,来自崩得和高加索的占了一大半。在我们所引用的签名统计材料里,拉脱维亚的工人却几乎没有包括在内(他们有98人签名拥护六人团,70人签名拥护取消派,而在参与表决这个问题、但没有签名的拉脱维亚工人中,有863名拥护“六人团”,347名拥护取消派),800多名波兰社会民主党工人在表决时拥护“六人团”,但没有签名,因而完全没有包括在内(将近400名拥护取消派的“社会党左派”情况与此相同)。

  两个党团第一季度的工作经验说明了什么?

  我们还不能在这里详细地谈论这个工作的政治内容。在杜马讲坛上提出多数工人的质问和要求,表达多数工人的观点和意志,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下目前六人团的工作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这是一个令人最感兴趣的问题,可惜,这个问题我们只能留在下一次来谈。我们只想用一两句话指出,国家杜马六人团的代表巴达耶夫和马林诺夫斯基1914年3月4日在国家杜马发表的演说中,第一次给了出版自由问题一种非自由派的提法,一种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的提法,而取消派在著作界,在自己的出版物上,在自己“七人团”的杜马演说中,纯粹是按照自由派的方式把这个问题弄得混乱不堪,就在不久以前的3月13日《北方工人报》第2版上还可以读到这样一种议论,似乎“鼓吹秘密报刊只能削弱工人争取自己的合法报刊的斗争”。为了同这种可耻的、叛徒式的言论和意见进行斗争,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一个独立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在原则上是何等的必要,这在本书的正文中已多次谈到过,我们还要不止一次地谈到它。

  现在我们只给自己提出一个比较简单的任务,就是让读者注意国家杜马中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一下子变得与取消派七人团不同的“外部”证据(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

  每一个党团都在自己的报纸上刊登自己的司库关于该党团经手款项的财务报表。这些款项是用来救济被迫害者,用来帮助各工厂和各工业部门的罢工工人,用来满足工人运动其他各种需要的,它向我们展示了工人生活的许多方面,它以准确的、无可争辩的、客观的数字清楚地表明,国家杜马中的这个或那个党团同工人运动的联系究竟如何。

  两家报纸和两个党团公布的具有上述性质的最后一次报表,包括的时间到1914年1月21日为止。这就是说,仅仅是两个党团单独存在以来三个月(自10月底到1月底)的报表。下面就是两个党团在这一个季度的报表的综合统计:

  由两个党团经手的捐款:


  


  [注:正文中这些材料只统计到1914年1月21日为止(从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时起,即从1913年10月底起)。

  我们认为有责任在这里引用由维·亚·吉·同志统计的比较完整的材料,这些材料包括从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成立到1914年6月止的整个时期。

  从1913年10月起到1914年6月6日止,根据马克思主义者和取消派报纸的报表,由各杜马党团经手的(用来救济被迫害者等等的)捐款数目如下:

  其中包括:


  

  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获得的非工人捐款占总数的6%,而取消派(即“社会民主党”)党团则占总数的46%。给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捐款的工人团体的数目占总数的85.7%(1510个当中有1295个),给“社会民主党”党团捐款的只占总数的14.3%。]

  这些枯燥的数字提供了一幅两个党团的组织联系和全部生活的非常鲜明的画面。在这个季度里,向取消派党团捐款的工人团体的数目比向护党派党团捐款的差不多少了7/8。

  可是取消派党团获得的非工人[注:这里指的是个人的、国外的以及学生的捐款。]捐款总数却多了9倍:765卢布比71卢布。护党派党团获得的非工人捐款[注:这里指的是个人的、国外的以及学生的捐款。]仅占全部捐款的1%(6173卢布中有71卢布)。而在取消派方面则占全部捐款的34%(2213卢布中有765卢布)。

  这些数字使远离杜马党团生活的广大公众有可能正确地衡量并仔细地思索那些接近杜马党团生活的人从千万种日常生活“小事”里清楚知道的事实,这就是:

  ——取消派的党团(七人团)是非工人的党团;

  ——取消派党团与非工人的联系要比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大约多30倍。

  这些事实各方面的人都早已指出过。自由派的报纸《言语报》正确地称取消派党团为“知识分子”的党团,一切自由派的报刊也都多次确认了这一点。普列汉诺夫早已指出,取消派除收罗了波特列索夫先生以外,还收罗了不少小资产阶级机会主义分子。《真理之路报》也曾反复地指出,取消派中间有许多自由派报纸的撰稿人,而在自由派中间也有许多取消派报纸的撰稿人(如恩济斯、叶戈罗夫、斯季·诺维奇、叶·斯米尔诺夫、安季德·奥托、涅韦多姆斯基、李沃夫-罗加乔夫斯基、切列万宁以及其他许多人)。

  就取消派实际的社会作用来说,它不过是自由派资产阶级政党的一个支部,它的存在是为了在无产者中间传播自由派工人政策的思想,是为了破坏俄国多数有组织、有觉悟的工人的意志。

  载于1914年7月圣彼得堡波涛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第2册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5卷第406—413页

  【注释】

  [193]《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是列宁对他写的《关于杜马中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成立历史的材料》一文的补充。该材料原载《拥护真理报》,题为《关于社会民主党杜马党团内部斗争问题的材料》。列宁将该文收入《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时,改换了标题并写了这一补充。

  《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一文的准备材料,见《列宁文稿》第13卷第244—255页。——418。

  [194]布勒宁手法是指黑帮君主派报纸《新时报》撰稿人维·彼·布勒宁所特有的不老实的论战手法。——4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