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组织群众和选择斗争时机1906年7月4日〔17日〕

论组织群众和选择斗争时机1906年7月4日〔17日〕

论组织群众和选择斗争时机[155](1906年7月4日〔17日〕)

我们今天登载了赫鲁斯塔廖夫同志论述当前应成立工人代表苏维埃问题的文章。不用说,文章作者的名字就足以证明他非常熟悉这个问题。彼得堡的所有工人都知道这一点。他们也知道,正是在目前,对于成立工人代表苏维埃的问题,首都无产阶级极为关注。

在这样的情况下,赫鲁斯塔廖夫同志对我党彼得堡委员会的决议的批驳就具有突出的意义。

我们不能同意赫鲁斯塔廖夫同志的意见。他似乎是针对彼得堡委员会而出来维护整个建立工人代表苏维埃的思想以及工人代表苏维埃在1905年年底的历史作 用,这是徒劳的。他拒绝把十二月起义算在苏维埃的账上,这也是徒劳的。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但是我们当然不会把十二月起义记在“借”方,而会把它记在 “贷”方。我们认为,工人代表苏维埃最伟大的、还远没有得到充分估计的功绩正是它的战斗作用。

但是,工人代表苏维埃是一种独 特的战斗组织,所以泛泛议论组织的好处,丝毫无助于说明这个独特的组织在目前时期的好处问题。赫鲁斯塔廖夫同志写道:“苏维埃是革命无产阶级的革命议 会。”这说得对。苏维埃的特点正是具有这种作用,而不是什么技术性的战斗作用。苏维埃作为工会的组织者、作为调查工作的倡议者和作为调解机构等等的作用, 只是非常次要的、附带的。完全可以设想,即使没有工人代表苏维埃,这些任务也是可以完成的。但是,没有非党的群众性的罢工委员会,要举行总罢工是难以想象 的。苏维埃是从直接的群众斗争的需要中产生的,是这种斗争的机关。这是事实。只有这个事实才能向我们说明苏维埃的独特作用和真正意义。彼得堡委员会的决议 中用的“战斗的”这个词,指的正是这个事实。

谁也不会为了进行调查,为了发展工会等等而想起建立工人代表苏维埃。建立苏维 埃,就是建立无产阶级的直接的群众斗争机关。这样的机关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建立的,而工会和政党却是永远和绝对需要的,是可以而且应当在任何条件下建立 的。因此,用一般组织的作用作为理由来反驳彼得堡委员会,是完全错误的。因此,以全体社会民主党人都支持建立农民土地规划委员会的主张作为理由,也是错误 的,因为建立这些委员会的想法恰恰是由于普遍讨论土地改革、由于土地运动已经发展起来而产生的。

赫鲁斯塔廖夫同志讽刺说:但 是,这些委员会也可能导致“过早的”行动!问题恰恰在于,农民的行动和工人的行动在目前具有重大的差别。广泛的农民行动在目前不可能是“过早的”,而广泛 的工人行动却很可能过早。原因很清楚:工人阶级在政治发展上超过了农民,而农民在准备全俄革命行动方面还没有赶上工人阶级。在十二月起义以后,而且在很大 程度上是由于十二月起义,农民一直在追赶工人阶级(不管那些常爱低估十二月起义的意义甚至完全否定十二月起义的胆怯的学究怎样说)。农民在地方土地委员会 的帮助下将更快地追赶工人阶级。催促在上一次战斗中没有来得及帮助先锋的后卫往前赶一赶,无疑是有好处的,而且这样做无论在哪一方面都不致冒险。催促在上 一次战斗中没有能得到后卫的及时帮助的先锋再往前赶,就无疑是冒险,因此必须慎之又慎,三思而行。

在我们看来,赫鲁斯塔廖夫 同志正是没有估计到这种独特的政治形势。他对一般苏维埃的功绩和意义的估计是绝对正确的。但是,他对目前局势以及对工人和农民的行动之间的关系的估计是错 误的。看来,他忘记了彼得堡委员会在另一个决议中提出的另一个建议:支持由杜马中的左派组成一个执行委员会的主张,以便把各人民自发组织的行动统一起来 [注:见本卷第204—205页。——编者注]。这个委员会可以把全体农民的准备程度和坚决程度更准确地调查清楚,这样也就可以使成立工人代表苏维埃的工 作建立在切实的基础上。换句话说,彼得堡委员会现在要做的更多,它不单单要争取建立无产阶级的战斗组织,而且还要争取使无产阶级的战斗组织同农民的战斗组 织等等配合和协调起来。彼得堡委员会目前推迟成立工人代表苏维埃,并不是因为它没有估计到工人代表苏维埃的巨大意义,而是因为它还要考虑另一个新的、现在 表现得特别明显的成功条件,即革命农民和工人的一致行动。因此,彼得堡委员会丝毫没有束缚自己的手脚,一点也没有预先决定明天的策略。彼得堡委员会此刻劝 告先锋说:不要投入战斗,先派些代表到后卫那里去;明天后卫会更靠近一些,攻击会更齐心一些,明天我们能够提出更适合时宜的行动口号。

最后来总结一下。一般说来,赫鲁斯塔廖夫同志提出了赞成成立苏维埃的一些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他很正确地估计了苏维埃的一般意义。他主要是反对贬低苏维埃 的作用,反对贬低一般革命行动的意义,赫鲁斯塔廖夫同志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在我们这里,这样的“贬低者”是不少的,而且不单是在立宪民主党人中间有。但 是,由于刽子手和大暴行制造者的罪过而同无产阶级断绝了经常的密切的交往的赫鲁斯塔廖夫同志,没有能够充分估计目前局势和目前革命力量的“战斗部署”。今 天,先锋不应当把主要注意力放在直接的行动上,而要放在巩固和扩大同后卫以及所有其他队伍的密切的联系上。

载于1906年7月4日《回声报》第11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3卷第287—290页

【注释】

[155]1906年6月,社会革命党人发动了为在彼得堡恢复工人代表苏维埃的宣传鼓动活动。孟什维克支持这一主张,布尔什维克则表示反对。1906年 6月21日(7月4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决定(公布于1906年6月27日《回声报》第5号),在强调工人代表苏维埃的战斗作用 的同时,指出在目前时期成立这一组织是不适时的,并且揭露了社会革命党的宣传鼓动的挑拨性质。彼得堡委员会的这一决定曾在各种集会上广泛讨论,得到了绝大 多数工人的支持。曾于1905年10—11月担任彼得堡工人代表苏维埃主席的孟什维克格·斯·赫鲁斯塔廖夫-诺萨尔反对彼得堡委员会的决定,维护社会革命 党人的宣传鼓动。——285。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