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慈善家和革命的社会民主党 (1915年4月18日〔5月1日〕)

资产阶级慈善家和革命的社会民主党 (1915年4月18日〔5月1日〕)

英国百万富翁的杂志《经济学家》[191]对战争采取的态度是很有教益的。最老最富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资本的代表人物 为战争痛哭流涕,一再表示期望和平。那些跟在机会主义者和考茨基后面、认为社会主义的纲领就在于宣传和平的社会民主党人,如果读一读英国的《经济学家》杂 志,就会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们的纲领不是社会主义的纲领,而是资产阶级和平主义的纲领。幻想和平而不宣传要采取革命行动,表明了对战争的恐惧,这 与社会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不仅如此。英国的《经济学家》杂志所以主张和平,正是因为害怕革命。例如,在1915年2月13日这一期上有这样一段话:

“慈善家们表示,他们希望和平会带来国际范围的军备限制……但那些知道是什么力量实际支配着欧洲外交的人,是不会被任何空想迷惑的。战争展示的前景,是流血的革命,是劳动与资本的残酷战争,或者说是欧洲大陆的人民群众与统治阶级的残酷战争。”

在1915年3月27日这一期上,我们又看到了和平的愿望,认为和平会保证爱德华·格雷所许诺的民族自由等等。如果这种希望不能实现,那么……“战争就会引起革命的混乱状态。谁也无法说清这种混乱状态将从哪里开始,又将怎样结束……”

英国的和平主义的百万富翁对于当今政治的了解,要比机会主义者、考茨基的拥护者和类似的迷恋和平的社会党人正确得多。第一,资产者先生们知道,只要原先 的“力量实际支配着外交”,也就是说只要资本家阶级还没有被剥夺,谈论民主的和平就只能是无谓的愚蠢的空想。第二,资产者先生们清醒地估计到前景将是“流 血的革命”,“革命的混乱状态”。资产阶级总是把社会主义革命看成是“革命的混乱状态”。

在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政治里,赞成和平有三种情况。

(1)自觉的百万富翁希望加速和平的到来,因为他们害怕革命。他们清醒地、如实地宣布“民主的”和平(没有兼并、军备限制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是一种空想。

机会主义者、考茨基的拥护者等等所鼓吹的就是这种小市民的空想。

(2)不自觉的人民群众(小资产者、半无产者、一部分工人等)通过他们极其模糊的和平愿望,表达了日益强烈的对战争的抗议和日益高涨的朦胧的革命情绪。

(3)自觉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密切注视着群众的情绪,利用他们日益强烈的和平愿望,——不是去支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实现“民主 的”和平这种庸俗的空想,不是要鼓励人们把希望寄托在慈善家、当局和资产阶级身上,而是要把朦胧的革命情绪变成明确的革命情绪;——要依靠群众的经验和他 们的情绪,通过战前千百件的政治事实的启发——

——去经常不断地、坚持不懈地证明,只有采取群众性的革命行动来反对自己国家的资产阶级和政府是走向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唯一道路。

载于1915年5月1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41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6卷第192—194页

【注释】

[191]《经济学家》杂志(《The Economist》)是英国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刊物(周刊),1843年在伦敦创刊。该刊是伦敦西蒂的喉舌。——[206]。

本文关键词: 沙文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