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社会民主党人为国际社会党第一次代表会议准备的决议草案[222] (1915年7月9日〔22日〕)

左派社会民主党人为国际社会党第一次代表会议准备的决议草案[222] (1915年7月9日〔22日〕)

当前这场战争产生于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这个最高阶段。社会的生产力和资本的规模业已超出单个民族国家的狭隘范 围。这一切促使大国竭力去奴役其他民族,去抢夺殖民地作为原料来源和资本输出场所。整个世界正在融合为一个单一的经济机体,整个世界已被少数大国瓜分完 毕。社会主义的客观条件已经完全成熟,而当前这场战争就是资本家为维护他们的特权和垄断以延缓资本主义的崩溃而进行的战争。

社会党人力求使劳动从资本的压迫下解放出来,捍卫全世界工人的兄弟般的团结,因而反对一切民族压迫和民族不平等。在资产阶级还是一个进步阶级的时代,在提 上历史日程的还是推翻封建制度、专制制度和异族压迫的时代,始终是最彻底最坚决的民主派的社会党人,曾经在这个意义上而且仅仅在这个意义上赞成“保卫祖 国”。即使是现在,如果在东欧或殖民地爆发了被压迫民族反对它们的压迫者即大国的战争,社会党人也会完全同情被压迫民族的。

但是目前这场战争却产生于完全不同的历史时代,现在资产阶级已经由进步阶级变为反动阶级了。从参战的大国集团双方来说,这场战争都是奴隶主之间为保持和巩 固奴隶制而进行的战争,是为了重新瓜分殖民地,取得压迫其他民族的“权利”,维护大国资本的特权和垄断,用分裂和反动地镇压各国工人的手段来使雇佣奴隶制 永世长存。所以,所谓的“保卫祖国”,从参战国集团双方来说,都是资产阶级对人民的欺骗。不管是某一个集团取得胜利,还是恢复原状,都不能保障世界大多数 民族不受少数大国的帝国主义压迫,也不能保障工人阶级享有哪怕是现有的这些微小的文明成果。资本主义比较和平地发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帝国主义给工 人阶级带来的是空前尖锐的阶级斗争、贫困、失业、物价高涨、托拉斯的压迫、军国主义,带来的是政治上的反动,在一切国家中,甚至包括最自由的国家在内,反 动势力都在抬头。

“保卫祖国”这个口号在当前这场战争中的真正含义,就是保卫“自己”国家的资产阶级压迫其他民族的“权 利”,就是实行民族主义自由派的工人政策,就是一小部分特权工人同“自己”国家的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无产者和被剥削者群众。执行这种政策的社会党人,实 际上就是沙文主义者,社会沙文主义者。投票赞成军事拨款、参加内阁、主张国内和平等政策,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在过去“和平”时代的条件下发展起来的机会 主义,现在已经成熟到和社会主义完全决裂的程度,成了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直接的敌人。工人阶级如果不对公开的机会主义和社会沙文主义(法国、德国、奥国社 会民主党的多数派,英国的海德门、费边派和工联主义者,俄国的鲁巴诺维奇、普列汉诺夫和《我们的曙光》杂志,等等),同时也对向沙文主义者交出马克思主义 阵地的所谓“中派”进行最坚决的斗争,就不能达到自己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目标。

1912年全世界社会党人一致通过的巴塞尔 宣言,已经准确地预见到了大国之间要发生的就是现在已经到来的这样一场战争,巴塞尔宣言毫不含糊地指出了这场战争的反动的帝国主义性质,声明它认为一国的 工人向另一国的工人开枪是犯罪行为,并宣告,正是这场战争将促进无产阶级革命的到来。果然,战争在造成革命形势,在激起群众的革命情绪和革命风潮,在促使 无产阶级优秀分子普遍认识到机会主义必然灭亡,并使反机会主义的斗争日益尖锐。劳动群众中日益增长的和平愿望,表明他们已经失望,表明资产阶级的保卫祖国 的谎言已经破产,表明群众已经开始形成清醒的革命意识。社会党人要利用这种情绪进行革命鼓动,在革命鼓动中要毫不犹豫地主张“自己的”祖国失败,同时也不 能欺骗人民,使他们产生一种幻想,以为不用革命来推翻现政府,也能迅速实现消除民族压迫的比较持久的民主的和平,实现裁军,等等。只有无产阶级的社会革 命,才能开辟通向和平和民族自由的道路。

这场帝国主义战争正在开创一个社会革命的纪元。现时代的一切客观条件正在把无产阶级 的群众革命斗争提到日程上来。社会党人的责任就是,在不放弃工人阶级的任何一种合法的斗争手段的同时,使它们服从于这项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务,提高工人的革 命觉悟,使他们在国际的革命斗争中团结起来,支持和推进一切革命行动,力求把各国之间的这场帝国主义战争变为被压迫阶级反对他们的压迫者的国内战争,变为 剥夺资本家阶级的战争,变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实现社会主义的战争。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4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6卷第282—285页

【注释】

[222]这个决议草案是在国际社会党第一次代表会议即齐美尔瓦尔德会议筹备期间写的。国际社会党第一次代表会议是根据意大利社会党人和瑞士社会民主党 人的倡议于1915年夏开始筹备的。持中派立场的瑞士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罗·格里姆主持筹备工作,7月11日在伯尔尼召开了预备会议。参加预备会议的除了格 里姆(作为《伯尔尼哨兵报》的代表)外,还有意大利社会党、波兰王国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组织委员会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代表。这次预备会议连 邀请哪些人参加代表会议的问题也未解决,而仅仅通过了定于8月7日召开第二次预备会议的决定。但是第二次预备会议未能举行。

列宁预计到考茨基分子和不彻底的国际主义者将占代表会议的多数,但他认为布尔什维克党必须参加这次会议。他提出,应当先团结各国的左派社会党人,使他们能 在代表会议上提出共同的决议(或宣言)草案,清楚地、充分地、准确地申明自己的原则。为此,他同各国左派社会党人就制定这个共同宣言问题多次通信,反复解 释布尔什维克的立场,并于7月写了这里收载的决议草案。草案写好后曾寄给各国左派征求意见。经过反复协商,最后制定了一份大家都认可的草案,提交给了代表 会议(详见注229)。

本卷《附录》里收有决议草案的一个草稿(见第378—380页)。——[294]。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