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致帕·波·阿克雪里罗得 1901年4月25日 

57.致帕·波·阿克雪里罗得 1901年4月25日 

亲爱的帕·波·:很久没有和您交谈了,一直抽不出身来,而且一切事情阿列克谢已经写信给您谈过了[注:我在这里患了一 星期左右的流行性感冒。],——但是要谈的话仍然很多,因此我决定不再拖下去。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巴黎人162和苏黎世人[162]的事情,并且谈谈其 他问题。

您知道吗,巴黎人“解散了〈早就解散了,在两三个星期以前〉《火星报》协助小组”,并且再次拒绝合作,理由是我们 “破坏了”“组织上的中立”(原文如此!对待联合会[注: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编者注]不公平,无缘无故地在《曙光》杂志上攻击联合会)。这 是《评〈工人事业〉杂志纲领》的作者[163]所写的,同时他还作了非常明确的暗示,指出《工人事业》杂志正在改进(依我们看来,在《附刊》第6期 [164]上,它甚至改得过头了!),因而……因而…… 过些时候就会见分晓——这位“亲爱的同志”这样结束了自己的话。显然,他是想(象格·瓦·所说的 某些“青年力量”那样)在《工人事业》杂志中得到一个更好的位置。这种卑鄙行为使我们非常气愤,以致我们什么也没有回答他们。我们打算在《火星报》第4号 上(第3号已答应于5月1日出版,我们想马上动手准备第4号)严厉地批评《工人事业》杂志的随风转舵行为。

现在我还不知道, 是彻底唾弃这些阴谋家呢,还是……再试一试。他们无疑是些能干的人,他们写了文章,送去了(两份)材料(达涅维奇也是这样),巧妙地弄到了钱(整整350 法郎:在国外还从来没有在什么地方给《火星报》募集过这么多的钱)。而我们在他们面前其实也并不是没有过错的: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没有寄过一篇文章让他 们审阅并提出“同志式的建议”,没有委托过他们负责任何一“栏”(哪怕是《火星报》的国外评论或社会新闻中有关一些问题的简讯)。看来,在国外关系中不应 该,绝对不应该没有这种委托。例如柏林人[165](阿尔先耶夫不久前到过那里)也想得到一定的地位:他们说,仅仅帮助《火星报》,这对大学生来说是够 了,而对于我们或者对于德文斯卡娅(她和丈夫退出了联合会;在联合会征求会员意见时,只有三个人——包括格里申在内!——赞成代表会  ·议。格·同志万 岁!)来说,就需要有某种那样的东西,您知道……

真糟糕!必须“臆造”一种组织,——不这样事情就无法进行。

我有一个想法,能不能试行一下如下的组织计划:把“社会民主党人”组织、《曙光》杂志编辑部和某些小组(例如,柏林人,——可能的话,还有巴黎人等等) 或某些个人联合成一个,比如说,同盟。[166]书刊出版工作由三个组织主持:“劳动解放社”有自己的印刷所,《曙光》杂志也有自己的印刷所,而选出的书 刊出版委员会是最亲密的助手,它参加定期举行的全编辑部的会议,并且在“社会民主党人”和《曙光》杂志的印刷所——或许在同盟的印刷所成立(有这样的前 景)起来以后,也在这个印刷所——刊印(由书刊出版委员会署名)小册子等等。同盟中书刊出版问题的最后决定权属于“劳动解放社”、《曙光》杂志和书刊出版 委员会这三个成员的代表会议。管理机关是共同的、经选举产生的。  我的计划的要点就是这样(《火星报》作为一个俄国出版物当然在形式上不参加同盟)。这 里的人在原则上都同意这个计划。大姐[注:维·伊·查苏利奇。——编者注]也同意。我觉得这样的“结构”(“奥地利式的”,阿列克谢这样开玩笑地说)对我 们丝毫也不可怕,而且一定需要有类似这样的组织,否则大家就会普遍感到不满,因而散伙。这样做,我们就可以完全摆脱纠纷和争吵,同时还可以使自己的印刷所 和编辑部全部保存下来,但是要给大家必要的自由活动的余地,否则他们就不同意进行帮助。

请来信告知您对这个想法的态度,并且 同格·瓦·谈谈这件事(我不给他写信了,因为他不久要到这里来,而顺路当然会去看您)。细节我没有拟定,因为细节问题好解决。如果我们大家(即整个“社会 民主党人”组织)都同意这样做,那么很可能柏林人(他们有印刷所,并且迫切希望以一定的“地位”来进行“工作”)也会同意,那时我们就可以用广泛开展活动 的统一的“同盟”去和联合会相对抗了。

经过选举产生的管理机构并没有什么可怕,因为它将只管运送和在国外筹集经费,把经费按 一定比例分配给“社会民主党人”组织、《曙光》杂志及其他组织而管不着《火星报》;《火星报》将非正式地拥护《曙光》杂志,和《曙光》杂志站在一起。可以 正式宣布同盟是我们已经建立的俄国《火星报》组织的国外同盟军。

书刊中那些蠢话也没有什么可怕,因为(1)可以用章程限制书 刊出版委员会任意出版;(2)书刊出版委员会印行书刊要由自己署名,“劳动解放社”和《曙光》杂志不会同它搅混在一起;(3)书刊出版委员会里可能也有我 们的人;(4)书刊出版委员会要服从代表会议,而在代表会议中我们占多数。

当然,我不知道巴黎人会不会满意:他们实在太骄傲 了。因此我们找他们谈有些不方便。如果您同意这个计划,是否可以给他们写信试探一下;他们不是在巴黎时就向您谈过自己的悲惨处境吗?所以您可以向他们提出 这条出路。如果您同意这个想法,我们就去征求柯尔佐夫的意见,并请他拟订“同盟”章程草案。[注:最好现在就公开提出“社会民主党人”和《曙光》杂志的共 同草案。]

现在谈谈苏黎世的拉脱维亚人的事。不知道您是否已经听说,他们帮助建立起来的运输完全垮了:3000份《火星报》 (创刊号)落到了警察局的手里,警察局还抓去了一个走私者。后来,他们之中的一个人还给我们写信要运费。我们回答说,如果还走这条路我们就不能给了,我们 对我们的组织负不起这个责任,而如果他愿意专门运一普特(象他在同我谈话时所说的那样),那就让他来取吧。

毫无音信。您知道不知道他们是否见怪了?他们的情况和计划如何?如果见到他们的人,请谈一谈,以便把情况弄清楚。

我们开始考虑《曙光》杂志第2期,——是时候了。维特记事快要刊印完了,大约再过两三个星期(狄茨不知为什么把这件事拖得很久,至今只搞好9印张)。目 前,除了您已经知道的涅夫佐罗夫所写的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党在历史上的准备一文以外,还没有材料。我们正在期待格·瓦·的关于新事件的社论,他的反驳司徒卢 威的文章和您的文章(编辑部短评),——不是这样吗?卢森堡答应写一篇文章(她的论文集《法国的社会主义危机》的新引言,我们想把她这几篇论文翻译过 来),考茨基答应写一篇关于学院派和无产者的短文。

没有国外评论。“奥地利的”论文怎样了?从美国和瑞士不能收到什么吗?据说,达涅维奇病了。关于德国的情况,找不到人写东西——只有帕尔乌斯能写,他已经答应(?)写一篇国外评论,但这不是所要的。

在《火星报》第4号上打算登一篇论恐怖的文章(阿列克谢的),还有:《专制制度和地方自治机关》(续)、《专制制度和财政》(帕尔乌斯的),有些是社会 新闻(有关于游行示威的补充材料)和工人运动方面的。我们打算第4号出一印张(第3号篇幅太大了,达2印张8页(7页已经准备好了),和创刊号一样,—— 即使这样还是删掉了一部分!)。必须尽一切努力加快《火星报》的出版,使它成为月刊。

再见。紧紧握手并向你们所有的人问好!我的妻子也向你们问好!

您的 彼得罗夫

附言:给我的信请寄到里特迈耶尔处

还有:大姐委托我通知您,250法郎已经收到。关于这笔钱的帐目刊登在《火星报》第3号上(“经阿克雪里罗得由美国寄来”)。经斯图加特寄上《曙光》杂志10份,请寄给英格尔曼、莫克里耶维奇等。大姐正在给德国人写关于游行示威的文章。

从慕尼黑发往苏黎世

载于1925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3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97—101页

【注释】

[162]“苏黎世人”是指住在苏黎世的一些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大学生,他们承担运送秘密报刊到俄国的工作。参看注114。——109。

[163]指达·波·梁赞诺夫。——109。

[164]《附刊》即《〈工人事业〉杂志附刊》(《Листок《Р абочеrо Дела》》)是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机关刊物《工人事业》杂志的不定期附刊,1900年6月—1901年在日内瓦出版,共出了8期。

该刊物第6期登载了波·尼·克里切夫斯基的《历史性的转变》一文,主张立即对专制制度发动冲击。列宁在《从何着手?》一文中对它进行了批评(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5卷第1—10页)。——109。

[165]指柏林《火星报》协助小组的成员。——109。

[166]列宁所说的计划于1901年10月付诸实现,当时成立了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在1903年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上,同盟被承认为享有党的地方委员会权利的唯一国外组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以后,孟什维克的势力在同盟内增强。他们在1903年10月召开 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反对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把持的这次代表大会还通过了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章程相抵触的新的同盟章程(详见注368)。同盟从此成为孟 什维主义在国外的主要堡垒,直至1905年同盟解散为止。——110。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