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者谈对两会期盼:让户籍与福利脱钩

打工者谈对两会期盼:让户籍与福利脱钩

摘要:如今的户籍背负了太多的利益,有没有城市户口,让人们在很多权利方面存在差异。现供职于某网站的张小姐就因为户口问题,一次次离开,一次次重新开始。

备受关注的全国两会即将召开。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改革无疑将成为今年两会的热门话题。围绕国计民生,建言改革、献策发展,这既是代表委员的职责所系,也是普通百姓的热情关切。教育、户籍、司法、社保、环保,是当下人们热议的民生话题。如何运用改革的思维和方法,解决好这些领域存在的问题,对此广大干部群众充满期待。

陪读母亲:

如果学校都好,谁愿租房陪读

我是江苏南京人。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孩子就要参加中考了。或许,我的心情比他更紧张。但与此同时,我内心却有一种释然——3年的“陪读”生活将暂告段落。

我家位于著名的温泉度假胜地——南京汤泉。然而,当地的教育资源并不能满足我们对于孩子的教育需求。在2011年,我将孩子从汤泉转到江浦,入读南京市浦口区第三中学。在南京,汤泉和江浦都属浦口区,但江浦更靠近城区,教育资源多,师资相对优质。因为转学的缘故,来回近两个小时车程的距离让我决定在孩子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租房子,过着“陪读”生活。陪读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孩子上下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照顾、监督他。房子是由一间车库改造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陪读”也就意味着一定的牺牲。原先,我在一个机械厂里工作,但因为工作太忙导致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孩子,于是我就辞职转而在如今租住的小区里做物业。平日的工作也就是在小区里做做保洁,空闲时间比原先充裕很多。这个小区里有很多和我一样专门租房陪孩子读书的“外来客”。

我的日常生活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全心全意做好“后勤”:给孩子洗衣、做饭、进行心理疏导为他减压等。孩子上初三后明显感觉到压力增大,初一、初二的时候晚上10点就能睡觉,现在都要到近12点,睡得比我都晚。在我们这些专职“陪读”的家长看来,虽然疼在心里,但也没法抱怨,毕竟4个月后那场考试的分量是显而易见的。

两会即将召开,作为一名平凡的“陪读”家长,如果说有什么期待,我最希望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现象能够得到进一步改善。通过平日读报看电视,我也了解到国家对于这方面的重视。但是在我身边,还是有很多家长为了能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纷纷放弃原来的工作,专职当起了“陪读”。虽然“陪读”的原因有很多,但我觉得客观原因还是在于当地的教育条件有限。

责任编辑:葛立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