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我们的英雄

捍卫我们的英雄

核心提示:军队靠什么打胜仗?当然离不开现代化的装备,离不开军队现代化建设,但是不管将来怎么发展,不管我们的武器装备怎么进步,我们的英雄主义传统始终是我们永不言弃的传家法宝,始终是我们军人最宝贵的品质。

习主席强调:“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这是谆谆告诫,也是严正宣示。

一段时间以来,在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操纵下,历史虚无主义与文化虚无主义的错误思潮呈现泛滥之势。特别是对人民军队英雄人物的抹黑言论屡屡成为舆论焦点,反复挑战人们的心理底线。在这种乱象之下,许多有识之士发出难以遏制的怒吼!

英雄是民族的脊梁,英雄主义精神是人民军队能打仗打胜仗的重要支撑。从根本上说,敌对势力诋毁我们的英雄人物,就是妄想动摇人民军队的基石、摧垮部队的英雄气、销蚀军人的崇高信仰。其险恶用心,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对于那些匪夷所思的谎言,为什么还有人将信将疑?为什么有的人甚至跟风传讹?对此,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原编者

1、敌对势力对我国搞“颜色革命”的惯用手法,就是拿我们的英雄开刀,恶搞我们的英雄

我们为之自豪和敬仰的英雄人物,我们作为主流价值观重要内容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难道到了需要理论捍卫的程度了吗?此话绝非危言耸听。

一段时期以来,有人借助我国相对宽松的舆论环境,时时发出与主流价值观极不和谐的声音。其中重要表现就是丑化领袖、颠覆英雄、消解崇高、解构历史,挑战社会道德的底线。如果把这样的事件放在国际大背景下来看,就会发现它并非孤立。

近些年来,西方世界推动的“颜色革命”在不少国家可以说屡屡得手,就像表演多米诺骨牌一样搅得全球许多地方鸡犬不宁。纵观这其中每一个国家政权的垮台,有一个基本的规律,就是军队先出问题。

敌对势力对我国搞“颜色革命”依然故伎重演,在军队身上打主意。在不断鼓噪叫嚣“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的同时,还以他们惯用的手法拿我们的英雄开刀,恶搞我们的英雄。其目的很明确,那就是企图让我们党和人民与历史切割,企图让社会大众放弃思想和精神的最后防线、放弃我们曾经坚守的信仰和真理、放弃我们对领袖和英雄的敬仰,走上“去英雄化”的不归路。

2、捍卫英雄绝对不是一种杞人之忧,它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斗争

欲灭其国,先毁其史。这是从古至今的一条规律。

早在19世纪80年代,恩格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资产阶级把一切都变成商品,对历史学也是如此。资产阶级的本性,它生存的条件,就是要伪造一切商品,因而也要伪造历史。伪造得最符合资产阶级利益的历史著作,所获得的报酬也最多。”对这一点,法国哲学家福柯说得更加明白:“谁控制了人们的记忆,谁就控制了人们的行为的脉动。”

1945年,“二战”刚刚结束,西方势力就开始了这个“控制人们记忆”的研究和实践。时任美国情报部门高官的艾伦·杜勒斯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将拿出所有黄金和全部物质力量,把他们塑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让他们听我们的,让他们不知不觉地改变他们的价值观念。这个办法比枪炮更要管用。”这个言论,后来被他与他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哥哥约翰·杜勒斯加以全面完善,共同创造和形成了西方世界著名的“和平演变”理论。

上个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西方世界在这个重大行动中的重要手段就是先利用各种媒体丑化苏联党的主要领袖和战争英雄。

这是一件令很多俄罗斯人至今都痛心的往事。

那是1941年冬天一个寒冷的夜晚,莫斯科附近一个普通农庄,德国军人抓住了一个放火烧德军马厩的年轻女孩。风雪寒冬,尽管女孩弱不禁风,但法西斯德军依然对她进行了严刑拷打。毒刑之下,女孩毫不屈服,对敌人昂然报以冰冷的眼神。最后德军在白雪皑皑的广场上对这位18岁的女孩处以绞刑。当一条粗大的绳索套上女孩的脖颈时,女孩挣扎着高喊:“斗争啊,同志们!别胆怯,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罪恶的德军踢开了女孩脚下的木箱,女孩英勇就义。

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卓娅,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都在小学课本上读过记述卓娅事迹的名篇《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如果讲战果,卓娅的成就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她却感染了整个苏联,从统帅到士兵都愤慨万分,从内心发出为卓娅复仇的呐喊。1942年2月,经过斯大林和最高苏维埃批准,授予卓娅“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

然而,在卓娅牺牲50年后,苏联解体前夕,这个曾经被作为圣女崇敬的英雄却再次被推上了“绞刑架”。不过,这次“行刑”的刽子手不再是德军法西斯,而是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投降卖国的知识分子。一篇由西方参与炮制、由苏联人撰写、在媒体公开发表的所谓解读真相的文章震惊了整个苏联。文章用诡辩的手法,称卓娅当年烧的不是德军马厩,而是普通老百姓的民房,是当时愤怒的村民把她抓住后扭送给德军的。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进一步推波助澜,编造了卓娅曾经是精神病患者的谎言,说只有精神病患者才那么无畏。甚至进一步污蔑说连卓娅的尸体照片,都是奉斯大林之命为宣传需要伪造摆拍的。一个在苏联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在谎言的淹没中轰然倒地。整个苏联在谎言中由惊讶到徘徊到动摇。

与此同时,恶搞英雄的暗潮在各种媒体上涌动。苏军一批著名的战斗英雄,如世人皆知的关键时刻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大英雄马特洛索夫等,被说成是人为编造的谎言。甚至连列宁都被贴上了德国间谍的标签。在一阵阵毁灭英雄的恶潮中,一个个二战中的英雄被无端诬陷和攻击。

历史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几十年以后,当年卓娅这个苏联女英雄的惨痛遭遇,在中国又一次被如法炮制。

2007年,一个受到毛泽东题词表扬的中国山西省文水县的女孩遭到了与卓娅同样的命运,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刘胡兰。这一年是这位被称为“圣女”的英雄就义60周年,有关单位准备组织祭奠活动。突然,一家不良媒体刊文对女英雄事迹做出了另类解读,说当年对刘胡兰动铡刀的刽子手并不是阎匪,而是刘胡兰同村的乡亲。这几乎同当年卓娅的遭遇如出一辙。此言一出,舆论大哗,社会一片诧异。此时,当年的见证者挺身而出,以亲眼所见愤怒驳斥了谎言制造者的卑鄙无耻,告诉社会对刘胡兰用铡刀行刑的刽子手是阎匪和对共产党有深仇大恨的所谓“复仇队”共同所为。其实,对刘胡兰行刑者的身份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在纪念女英雄的特殊时间,抛出这样一个异端邪说,足见其背后势力用心险恶。

英雄刘胡兰并非个例。一段时间内,恶搞英雄几乎成为一种时尚。我们民族的许多英雄人物一个又一个地接连被恶意糟蹋。

事迹曾经进入中小学课本、手托炸药包的英雄董存瑞,几乎与英雄刘胡兰一起被人恶搞。有人公开撰文,说董存瑞的事迹是作者根据一些蛛丝马迹编造的,根本不存在。此时,几位董存瑞当年的战友虽然已经都是耄耋老人,他们知道后拍案而起,用亲身经历愤怒驳斥。

更有甚者,打着“追求真相”的名义,对上甘岭的特级英雄黄继光公开提出质疑,认为用“粗浅的物理分析方法”就可以证明,堵枪眼的事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很可能是记者为了哗众取宠的杜撰。否则,黄继光就是一个傻子,神经是有问题的。有人进而用恶搞的方式编顺口溜诋毁黄继光,说“枪炮基本不用,炸药基本失灵,全军爬着不动,围观一人玩命”。这种对英雄极大伤害的说法,竟然成为某些人调侃时引以为乐的谈资。事实真相是,在黄继光和他的战友经历的那场作战当中,黄继光所在的15军135团六连的官兵几乎全部阵亡了,重伤生还的战友万福来战后听说黄继光仅仅追授“二级英雄”时大为不解,他上述陈情,以亲眼所见讲述黄继光堵枪眼的伟大壮举,后来才有了黄继光被追授“特级英雄”称号。我们这样一个被后辈奉为“军神”的英雄形象,就这样被他们肆意践踏。

还有,为了潜伏被活活烧死的邱少云被人质疑是违背生理学常识,群体英雄狼牙山五壮士被说成是行窃乡里的土匪,至于助人为乐的雷锋更是被无端抹黑,无私奉献的焦裕禄也被随意丑化……有人愤怒地大声疾呼:我们到底还有多少英雄没被糟蹋!

捍卫英雄绝对不是一种杞人之忧,它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斗争。捍卫英雄,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刻不容缓的任务。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