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协商民主的反腐功效

基层协商民主的反腐功效

基层“苍蝇”式腐败发生在老百姓身边,最直接地影响到老百姓的利益,最为老百姓所憎恶。如何治理“苍蝇”式腐败,是共产党面临的一个难题。近年来,旨在推动基层群众自治的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呈现出诸多积极功效,其中之一就包括反腐。众所周知,反腐的关键在于制约和监督权力。从民主过程的角度看,权力的运行主要包括民主管理、民主决策、民主监督等环节。基层协商民主就是通过上述环节对权力运行形成制约监督从而呈现反腐功效的。

(一)通过民主管理呈现反腐功效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以来,我国基层一些地方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积极探索将协商民主实践应用于基层管理并推动其制度化,从而形成了一系列基层协商民主制度形式,如村(居)民议事会、村(居)民理事会、恳谈会等。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实现了党领导基层治理方式的转变,即由传统 “一元管理”转向现代“多元治理”。为此,也有学者将协商民主应用于基层管理的方式称之为基层协商治理。我国领导干部权力来自人民,代表人民管理国家各项事务。领导干部垄断权力进行行政命令式管理,一个显著弊端是权力制约监督不足,这也是长期以来基层“苍蝇”式腐败现象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基层协商治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打破权力垄断从而抑制这一现象。当前,基层协商治理从群众自治性上看主要呈现两种情况:一种是纯粹的群众自我式管理,这种管理由基层权力部门、群众自治组织等组织引导,通过群众及其代表就域内或部门涉及自身利益的公共事务、公共决策进行协商讨论并直接作出决定。这种由群众行使权力通过协商讨论直接作出决定的管理方式,真正体现了人民主权,实现了人民当家做主,避免了基层干部权力腐败的可能。另一种是间接的群众自我式管理。这种管理方式中,群众及其代表参与公共事务和公共决策的协商讨论但并不直接作出决定,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只是作为咨询和参考。显然,这种管理方式中群众的自治性较前者要弱,领导干部仍然掌握着最后决定权,因此存在着公权腐败的可能。尽管如此,但由于群众参与了权力运行过程,因此或多或少地会对权力主体及其权力行使产生一定程度的制约和监督。

(二)通过民主决策呈现反腐功效

民主决策是协商民主的基本功能。协商民主的民主决策功能主要源自其改变了传统的封闭式决策模式,通过把协商民主引入决策程序,在决策前和决策过程中开展协商,将群众意见和建议吸纳入决策,从而形成具有高度共识的决策。民主决策是消除决策腐败的重要举措。协商民主在基层民主决策中的运用有助于防止决策腐败,主要表现在:一是基层协商民主决策提供了公共利益表达的机制。决策过程中议题的选择偏离公共利益而偏向私人利益是决策腐败的重要原因和起点。基层坚持在决策前和决策实施过程中开展广泛协商,使得涉及公众利益的问题成为公共决策的议题,防止了决策的起点腐败。二是基层协商民主决策提供了公共利益的整合机制。基层协商民主是程序性民主实践。它包含了协商议题的提出、协商的准备、协商的开展、协商意见的反馈等紧密衔接的环节。环节完整的协商实践为基层多元协商主体表达、维护、实现自身的合理利益,确保决策的公共性提供了重要保证。而完整的决策程序无疑将增加腐败的难度和成本。

(三)通过民主监督呈现反腐功效

民主监督是有效遏制腐败的现实路径。协商民主实践具有民主监督的功效。协商民主的监督功效主要体现在对“权”、“人”和“事”的监督上。在基层协商民主实践中,公权部门公开权力运行,让群众参与公共事务和公共决策的协商讨论涉入权力运行过程,这是基层群众自治的重要路径。基层群众参与公共协商,首先需要保障群众对协商议题的知情权,之后保障参与权、表达权,而贯穿始终的是保障群众对公共权力的监督权。群众通过协商参与权力运行以及确立与之相对应的权利保障,是对公权力的分解和还原,换句话说,是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当然,对权力运行的制约监督自然也包括对权力行使主体的制约监督。基层协商民主的监督功效也体现在对“事”的监督上。具体地说,一是对协商内容的监督。协商内容是否涉及公共利益、是否存在私人利益的涉入、是否体现了基层群众的利益和意志,协商主体在参与协商的同时也在监督着这些问题。二是对协商流程的监督。程序正义对结果有着重要影响。基层协商民主实践由一系列紧密衔接的环节构成。协商是否按着程序有序展开,是否有公权力的干扰和影响,是否有反馈落实,协商主体心知肚明,对此也会有所监督。三是对落实协商原则的监督。坚持协商于决策前和决策实施之中,坚持广泛参与、多元多层,更好地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加强协商民主建设的基本原则。是否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过程中坚持协商;协商参与是否广泛、多元,协商代表的选取是否科学合理,不存在“暗箱”操作;民众的协商权利是否得到保障;这些都直接或间接地在群众的监督之内。

(作者:江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蔡畅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