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天小长假,多出半天自有意义

2.5天小长假,多出半天自有意义

摘要:人们所期待的带薪休假是一种自由的休闲权利,而不仅仅是所谓的公休,也就是劳动之后应有的休息和恢复。从这个角度看,虽然2.5天小长假增加了双休日休息的时间,但是因为双休日本身并不是假日,只是劳动一周之后休息的时间,所以即便多出来半天也无法改变双休日公休的属性,因此2.5天小长假还算不上假日,还不符合人们对带薪休假的预期,也无法改变人们带薪休假缺少的现实。

近日召开的2016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今年将探索夏季2.5天休假模式。记者梳理发现,目前重庆、安徽等地先后出台意见,鼓励有条件的单位实行2.5天弹性休假。而山西晋中、江西上饶、贵州黔南州等多地则明确了2.5天休假的具体实施时间表。(2月2日 中新网)

只从数量上看,2.5天休假在直接增加人们休假的时间和长度;所以,在纸面的简单推演中,人们容易得出休假质量得到提高的乐观结论。但实际情形却是,公众对于2.5天休假设计本身充满着质疑和担心,其中既有好事能不能落到自己头上的疑惑,也有公共服务是否会因此而缩水的担忧。在人们的猜想中,那些休假原本就可以得到保证的机关和事业单位将成为2.5天休假的首批受益者,而在他们受益的同时,人们不仅要承受羡慕嫉妒的复杂心理,还要面对公共服务可能短缺的风险——如果周五下午想办事怎么办?

而且,从带薪休假的角度看,2.5天休假的设计也存在着无法回避的问题——所谓的2.5天只是周五下午挤出的时间,并不能调换,也不能累积成为灵活的带薪休假。这就意味着,人们的实际工作量并未减少,只是将周五下午半天的工作时间压缩和调整到平时而已。这也意味着,人们最为期待的带薪休假还是难以具体实现,因为多出来的半天假并不能有效改变人们的出行、休闲模式,也无法有效增加人们带薪休假的时间与长度。所以,即便2.5天假让一些人多出了半天的休闲时间,可以作出比以前更自由的出行安排,这种可能和效果也将因为只是多出半天而显得意义有限。

更重要的是,人们所期待的带薪休假是一种自由的休闲权利,而不仅仅是所谓的公休,也就是劳动之后应有的休息和恢复。从这个角度看,虽然2.5天小长假增加了双休日休息的时间,但是因为双休日本身并不是假日,只是劳动一周之后休息的时间,所以即便多出来半天也无法改变双休日公休的属性,因此2.5天小长假还算不上假日,还不符合人们对带薪休假的预期,也无法改变人们带薪休假缺少的现实。试想一下,人们在2.5天的时间里能安排怎样丰富多彩的假日活动呢?对于很多人来说,只不过是比以前早半天下班。

此前,黄金周的设计就是一个值得对比的例子。虽然,黄金周带来了节日经济的繁荣,带给了人们一周的所谓假日;但是,黄金周期间公共资源的超载已经成为常态,黄金周之后的假日综合征已经显现,这个七天的长假不仅没有满足人们带薪休假的愿望,反而衍生出很多棘手的甚至是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当然可能在2.5天小长假的设计中存在:比如,周五下午公共资源超载的问题;比如,因为休息时间增加而导致周一工作效率下降等问题。当2.5天小长假中的半天确定为周五下午时,黄金周设计中存在的问题同样会在2.5天小长假中存在。区别只是,程度的强弱而已。

因此,在评价2.5天小长假时,应该有权利视角。一方面,看2.5天小长假是否能够成为带薪休假的补充。如果增加的半天假只是公休的延续,只是让人们每周多出半天休息的时间,那么带薪休假的需求将依然强烈,带薪休假的匮乏将依旧存在。另一方面,看2.5天小长假能否成为普遍的权利。即便,2.5天小长假不能改变整体的休假格局,但毕竟是多出了半天的假期。问题是,哪些群体能否享受到2.5天小长假,这多出的半天假期,是否会影响到公共服务的秩序与质量。只有从权利视角审视2.5天小长假,才能对其效果作出客观而全面的评判。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蔡畅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