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民主化理论存在致命缺陷

西方民主化理论存在致命缺陷

核心提示:自1974年葡萄牙爆发革命以来,西式民主像“滚雪球”一样蔓延,较早“民主化”国家的成功又进一步刺激了其他国家的政治转型。这些国家均将西式民主作为它们所追求的主要甚至是唯一政治目标。

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政治生活中出现了一股转型浪潮,涌现出100多个所谓的“民主国家”。一些人一度对“民主化”的发展前景欢欣鼓舞,甚至喊出了“自由主义民主全面胜利”的口号。然而,多年之后,曾被视为圭臬的西式民主并没有取得期望中的“胜利”,相反很多转型国家却面临着残酷的现实。自2000年至今,全球至少有22个国家出现了“民主崩溃”。不仅如此,最近发生的美国“民主之春”运动和法国“黑夜站立”运动进一步表明,西式民主在其原产地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西式民主之所以会陷入这样的困境,正是由于指导“民主化”实践的理论本身存在着致命的缺陷。

自由主义民主是民主的最终形式?

在主流的西方民主化理论中,“民主化”分为若干步骤:通过转型过程建立选举民主,再由选举民主向自由主义民主转变,即建立以自由、个人主义、法治、多元竞争为核心的西方代议制民主。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1989年撰文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殊途同归,最终均发展为西式自由主义民主这一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但随着中国的发展,福山在2009年不得不承认,“历史终结论”有待进一步推敲和完善,人类思想宝库需要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

尽管西方国家不遗余力地宣传西式自由主义民主的所谓普世性,宣传人类政治形式的趋同论,然而事实证明,西式自由主义民主并非后发展国家选择政体形式的一剂良药。从历史来看,西式自由主义民主的产生具有特定的历史条件,是在西方社会现代化过程中,在政教分离、法治、多元主义、代议制、个人主义等基础上形成的,这些因素的结合赋予西方国家民主发展道路以独特性。由于脱离历史传统和国情现实,不少后发展国家在简单照搬西式民主模式后,往往会陷入泥潭不可自拔。显然,后发展国家不可能也无法走与西方发达国家同样的民主发展道路。

实际上,即使在西方国家内部也有不同的民主形式,如北欧国家的福利主义民主、西欧国家的民主就不同于美国的多元民主。此外,许多国家中还存在着协商式民主、合作主义民主、共识民主、自治民主等具体形式,这些都绝非自由主义民主所能涵盖的。在西式民主发展道路上,也不能把自由主义民主定于一尊。

更为重要的是,西式自由主义民主实践本身也面临日益难以适应社会发展的窘境。近年来,伴随国际金融危机,西方国家普遍面临一系列治理难题。一些政党为了争夺执政地位不惜陷入恶性争斗,唯选举是瞻。一些国家政府往往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分权制衡机制也变成了限权掣肘机制;政府功能失调,在社会安全、医疗卫生、公共教育、基础设施等方面越来越难以满足民众需要。日益增长的权力不平等、不负责任的政治精英、严重的政治极化和“否决政治”等现象,使得民众对民主的信任不断下降。很多人不再相信政治精英能够代表自己,西方国家的选举投票率近年来也不断创出新低。越来越多的中低收入阶层认为自己不是生活在民主社会中,而是处于“财阀统治”或“公司统治”之中。

在美国,人们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记忆至今犹存。今年4月,华盛顿又爆发了抗议金钱操控政治的“民主之春”运动,抗议者呼吁“将金钱踢出选举”,“结束政治中的巨额金钱腐败,保证自由公正的选举”,重建“人民心目中真正的民主”。有分析认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在一片质疑声中脱颖而出,就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低收入阶层对精英政治、金钱政治、利益集团操控及其造成的社会不平等的极大不满,对日益两极化和僵化的民主体制的厌倦。今年法国也爆发了一场席卷70多个城市的“黑夜站立”运动。法国民众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社会治理的不满,“尝试创立一种与传统政治不同的新型民主模式”。正是对西式自由主义民主的幻灭感,导致西方社会的中低收入阶层的“思想民粹化”、“行为暴力化”倾向有所蔓延。

显然,西式自由主义民主并非民主的最终形式,更不应是后发展国家盲目仿效的对象。后发展国家需要结合自身条件,依据时代、历史、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政治文化、制度安排等,探索适合本土国情的具体政治制度模式。西方国家也只有摆脱金钱政治和利益集团的操控,真正解决社会不平等问题,才可能走出日益深重的治理困局。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