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哪次战斗出奇制胜使得中央红军全盘走活

长征中哪次战斗出奇制胜使得中央红军全盘走活

摘要:腊子口战役的胜利,显示了红军智勇双全,不怕苦、不怕死的硬骨头精神。如今腊子河岸边的石壁上,当年子弹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岁月更迭、部队轮转,当年攻打腊子口的红军部队如今身在何方?红色基因如何在一代代官兵中传承赓续?

腊子口系藏语音译,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境内,是四川北部通往甘南的必经之路。著名的腊子口战役于1935年9月16日下午在这里打响。这一仗,打开了红军北上的唯一通道。

为了探寻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近日记者来到了迭部县腊子口战役遗址。悬崖峭壁依旧,似被一把巨斧劈开。腊子河穿山而过,一条通往迭部县城的宽阔大道顺河延展。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工作人员毛欢欢说,当年隘口只有8米宽,中间是水深流急的腊子河,两山之间横架着一座木桥。桥东头的山腰上筑有好几个碉堡,重火力居高临下,控制着隘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遗址附近,一座纪念碑巍然挺立。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写的“腊子口战役”镌刻其上:碑体长2.5米,象征着二万五千里长征;宽2米,象征第二次国内革命;高9.16米,象征攻破天险腊子口的时间是9月16日。

天空飘着小雨,10月中旬的甘南已是秋意浓浓,岷山层林尽染,抬眼望去,纪念碑肃穆庄严,震撼人心。当年战役敢打善战的精神传统,在这里已经凝聚成创新发展的时代力量。

腊子口出奇制胜,中央红军全盘走活

腊子口战役遗址往北大约3公里,就是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坐落在腊子口乡朱立沟村。纪念馆大厅正中间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9位红军领导人的雕塑,不同的站姿、动作、表情,把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领袖气度刻画得淋漓尽致。

走进纪念馆,驻足观望着一幅幅照片、一件件红军用过的物品,聆听着解说员声情并茂的讲述,当年中央红军攻打天险腊子口的烽火岁月仿佛就在眼前。

1935年9月13日,冒着雨雪交加的严寒,中央红军从俄界出发,继续北上,向甘南腊子口逼近。

为了围堵红军,国民党陆军新编第十四师在此设防,从山口往里,直到岷县,纵深配置重兵。

党中央决定以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迅速夺取腊子口。第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受命后,领兵向腊子口疾进。16日下午4时,开始向腊子口守敌发起进攻。由于敌人火力凶猛,加之我方地形不利,几次冲锋均未成功。

经过研究部署,决定采用正面攻击和侧翼袭击相结合的作战方案:由王开湘率领两个连迂回渡过腊子河,攀登悬崖峭壁袭击东面山顶上的国民党军;正面强攻任务由第二营担任,第六连为主攻连,由团政委杨成武指挥。

迂回袭击,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爬上壁立千仞的悬崖。一名16岁的苗族战士毛遂自荐,用一根带铁钩的长杆子从绝壁攀上崖顶、放下绳索,使迂回部队顺着绳索爬上悬崖,犹如神兵天降。霎时间,红军的冲锋号、重机枪和呐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山谷。17日清晨,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精心布置的防线,胜利夺取腊子口。

战斗胜利了,但这名战士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名字,只知道他跟随红军走过了云、贵、川,连史上从此留下了“云贵川”这个名字。

聂荣臻元帅后来在回忆文章中说:“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打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少华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