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无产阶级国际组织与政党的民主实践初探

19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无产阶级国际组织与政党的民主实践初探

摘要:本文涉及到的19世纪无产阶级国际组织及政党主要包括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一国际以及德国社会民主党。这些国际组织及政党对于推动各国工人阶级争取普选权的民主斗争、党内民主制度建设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摘要】在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时,应当特别注意研究19世纪无产阶级国际组织及政党的民主实践,原因在于:可以回击一些国内外学者提出的专制独裁是共产主义“原罪”的说法,可以为我们今后推进党内民主及社会民主建设起到借鉴作用。本文涉及到的19世纪无产阶级国际组织及政党主要包括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一国际以及德国社会民主党。这些国际组织及政党对于推动各国工人阶级争取普选权的民主斗争、党内民主制度建设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键词】19世纪;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一国际;德国社会民主党

国内外有一些学者谈到共产主义运动时一直讲一部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就是搞“专制独裁”的历史。这完全是颠倒历史黑白的说辞。其实,只要客观地看待历史,就会发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一部争取民主、发展民主的历史。这一点我们从19世纪无产阶级国际组织和政党兴起与壮大中可以看得很清楚。这些国际组织和政党在推动无产阶级民主理论与实践的发展方面、在推动社会民主进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研究19世纪的民主问题,不能绕开这些国际组织和政党;研究当代民主问题,同样不能绕开这些国际组织与政党。

一、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民主实践

(一)改组正义者同盟

正义者同盟的前身是一小批德国政治流亡者在巴黎创立的流亡者同盟。这是一个小资产阶级民主共和主义者的密谋组织。后来,这一组织内部发生分裂,最激进的工人和手工业者在1836年重新组织起来,取名正义者同盟。它的宣言是“人人皆兄弟”的朴素共产主义。宣言写到:“我们希望世界上的一切人都是自由的,希望无论什么人生活得都一样:不比别人好,也不比别人坏,希望大家共同承受社会的重负、苦难、欢乐、喜悦……为此目的,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同盟。”⑴领导人有舒斯特尔、海尔曼·艾韦贝克和海尔曼·梅列尔等。1839年,该组织参加了布朗基领导的四季社的起义,失败后,成员四处逃散,在西欧好几个城市里建立了自己的地方组织。1840年,他们在伦敦恢复了正义者同盟的活动,除德国人外,它还吸收了法国人、英国人、瑞士人、波兰人等加入同盟,从而使同盟具有了国际性。在很长时期内,正义者同盟坚持的思想是魏特林、卡贝、“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蒲鲁东等人的理论。到19世纪40年代中期,伦敦正义者同盟的领导人钟表工约瑟夫·莫尔、裁缝埃卡留斯、卡尔·沙佩尔和亨利希·鲍威尔等人认识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影响下,逐步认识到先前组织原则的狭隘性和指导思想的错误,决心对自己的组织做彻底的改革更新。为了改造正义者同盟,马克思、恩格斯经过努力,首先使同盟的领导人和骨干与魏特林决裂。接着,在1846年先后战胜了“真正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克利盖和格律恩。为了反对克利盖的陈旧观点,1846年夏天,马克思、恩格斯在布鲁塞尔成立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5月11日,通讯委员会召开会议,一致通过了由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反克利盖通告》。《通告》揭露了克利盖说教的空洞性、超阶级博爱的有害性。

1847年初,在认真考虑之后,卡尔·沙佩尔签署了一份委托书,由约瑟夫·莫尔带到布鲁塞尔,与马克思协商改组组织的事。马克思很热情地会见了莫尔。这位钟表匠为人耿直爽朗,他告诉马克思,正义者同盟近期要在伦敦召开代表大会,并将正式接受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他极力邀请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入同盟,以便使同盟摆脱先前的各种陈腐学说的影响,尽快成为一个全新的革命组织。1847年6月2日在伦敦召开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一次代表大会,恩格斯作为巴黎支部代表出席大会。大会闭幕后由大会主席卡·沙佩尔、秘书威·沃尔弗以大会名义给同盟盟员发出的通告信综述了大会内容。其中说到:“大会没有任何争议就一致认为:必须重复召开在这里首次召开的代表大会,定期地召开这样的代表大会,并且在保留各支部批准权的条件下把同盟的全部立法权移交给代表大会。”⑵章程则规定“代表大会于每年8月举行。”6月刚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8月又要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时间太紧迫。但是如果延至第二年8月举行二大,违背党章。为此,大会上有代表提出一个折中立案,即在6个月后召开二大,大会采纳了这个建议,定于1847年11月底12月初举行二大,主要议题是经征求各支部意见后最后正式通过党章,同时由大会议论通过关于党纲的原则性决议。

(二)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民主实践

在改造正义者同盟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非常注意运用无产阶级民主的精神与原则。马克思、恩格斯都相信,民主就是共产主义,恩格斯讲:“任何其他的民主都只能存在于那些跟实际毫无联系、认为原则不是靠人和环境发展起来而是靠它本身发展起来的、好空谈的梦幻家的头脑中。民主已经成了无产阶级的原则,群众的原则。”⑶共产主义者同盟在发展过程中制定和完善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民主制度。

1.代表大会年会制

共产主义者同盟一大通过的章程提出了代表大会于每年8月举行的年会制度。这在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第一次推行了无产阶级政党代表大会年会制。代表大会实行年会制的原因在于:(1)正义者同盟实行代表大会年会制。共产主义者同盟继承了正义者同盟的这一优点。正义者同盟中央权力机关称为人民议事会,地方组织为支部和区部,各级组织领导人任期都是一年,按盟章规定每年5月开会进行改选。(2)英国全国宪章派协会实行代表大会年会制。1840年成立的英国“全国宪章派协会”,建有从中央到地方基层的组织,实行民主制的组织制度,从1840年到1848年先后召开了八次全国性的代表大会,集中各地工人代表的意见,商定协会的方针政策。(3)遵循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工人阶级民主的理论。年会制是充分体现工人阶级民主彻底性的一个好办法。

2.民主的权力架构

同盟章程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理论构建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民主和集中结合的组织制度。同盟章程第三条规定:“所有盟员都一律平等”;第五条规定:“同盟的组织结构是:支部、区部、总区部、中央委员会和代表大会”。其中代表大会是同盟的立法机关又是最高权力机关。同盟程第三十条规定:“代表大会是全盟的立法机关。关于修改章程的一切提案均经总区部转交中央委员会,再由中央委员会提交代表大会。”第二十条规定:“总区部向最高权力机关——代表大会报告工作,在代表大会闭幕期间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第二十一条规定:“中央委员会是全盟的权力执行机关,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央委员会得出席代表大会,但无表决权。”第十四条和第十八条分别规定:“区部委员会是区内各支部的权力执行机关”,“总区部是本省各区部的权力执行机关”。同盟章程还对支部、区部、总区部按照章程独立负责进行活动并定期向上级机关报告工作作出了明确规定。同盟章程体现了马克思、恩格斯按民主原则建党的思想,根本目的是防止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实行独裁。1885年,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一文中说,共产主义者同盟“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仅这一点就已堵塞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这个新章程曾交付——现在一切都按这样的民主制度进行——各支部讨论,然后又由第二次代表大会再次审查并于1847年12月8日最后通过” ⑷。

3.民主与集中相结合的组织制度

马克思、恩格斯基本上没有使用过“民主集中制”这样一个概念,但是这并不等于说他们没有民主集中制的思想。正如列宁曾经说过:“虽说马克思没有遗留下‘逻辑’(大写字母的),但他遗留下《资本论》的逻辑,应当充分地利用这种逻辑来解决当前的问题。”⑸马克思、恩格斯在指导正义者同盟改建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过程中,初步确立了民主集中制思想。这里的民主制实际上包含着集中:支部充分讨论,代表大会审议决定。马克思、恩格斯反对没有集中的民主,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提议,共产主义同盟一大拟定的章程删去了第五章关于代表大会一切立法性决议须提交各支部讨论,以便决定是否可以接受条款,明确规定:“代表大会于每次会议后除发指示信件外,还可以全党发表宣言。”这就基本上消除了对代表大会活动的不必要限制,赋予它真正的最高权力。1847年6月通过的《共产主义同盟章程》体现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民主集中制的思想。《章程》规定:同盟的基层组织是支部,支部的组成至少3人,至多20人。这样的规定既有利于防止一个人说了算,也防止人太多,无法充分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区部下辖有2—10个支部,也就是6到200人的同盟成员。本国或本市的各区部隶属于一个总区部。区部委员会是区内各个支部的权力执行机关,总区部是本国或本市各个区部的权力执行机关。全盟代表大会是全盟的立法机关,中央委员会是全盟的权力执行机关,中央委员会要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代表大会代表、中央委员会委员以及各区部、支部的领导人均由民主选举产生,如果领导人不适宜,可以随时撤换。支部、区部和中央委员会至少每两周召开一次会议。区部委员会和中央委员会的委员任期为一年,可连选连任,选举者也可以随时撤换他们。

在同盟存在的这五年中,在推动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盟实行的代表大会年会制、民主集中制的组织结构、三人以上组成支部等制度至今都有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