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教育体制改革的经验与启示

我国教育体制改革的经验与启示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认识与体会

摘要:站在新时代新起点上,教育系统和社会各界遵循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教育战略部署,必将坚持以深化改革为动力、依法治教为保障,共同谱写加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新篇章。

青年兴,则国家强。青年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充满着无限的磅礴力量。改革开放40年,是载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史册的辉煌40年。党代会报告和中央全会文件及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主文件清晰地显示,以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关于教育改革的决策脉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不懈奋斗,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把建设教育强国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依法保障国民受教育权利,推动教育改革向纵深进展,促使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奠定可靠的人力资源基础。

一、改革开放40年教育体制改革主要阶段重点

教育体制改革,自20世纪70年代末在恢复重建中掀开序幕,经历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阶梯式推进,21世纪第一个十年重点深入,第二个十年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牵引进入新阶段,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取得许多突破性进展。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国进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时期,倡导“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观念,加快扭转专业人才青黄不接、劳动力素质偏低局面,教育重点是恢复正规学校学历教育,兴起补文化补学历热潮。但随着经济与科技等体制改革深入,重建后的教育体制不适应性渐显,1985年党中央召开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发布《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选取若干突破点,包括把发展基础教育责任交给地方,有组织有步骤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改变政府对高校统得过多的管理体制,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等。

改革开放第一个十年教育体制改革,沿着一个大方向,即党中央明确的“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依靠教育”,这一定位成为1995年全国人大颁布《教育法》的重要依据。根据党中央部署,1986年全国人大颁布《义务教育法》,在“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方针指引下,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结构调整和教学改革、招生毕业生分配制度改革等迈开新步伐。

——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要求把经济建设转向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优先发展教育事业。1993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1994年召开第二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具体部署,要求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需要,全面推进教育管理体制、办学体制和投资体制改革。

改革开放第二个十年教育体制改革,表现为两条路径,一是赋予地方政府更多管理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权责,确立普及义务教育和扫盲的国家级目标,分区规划分步实施,拟定职业教育结构比例,加大财政教育投入。二是优化资源配置,形成财政投入为主、分担学习成本、多渠道筹措经费的体制,建立贫困学生资助体系,倡导社会捐集资助学,同时鼓励社会力量办学,探索中外合作办学。

——世纪之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基本建立,在社会对教育需求日趋多样化的形势下,1999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召开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以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为主旨,构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教育内在规律相适应、不同类型教育相互沟通相互衔接的教育体制。在2002年党的十六大、2007年党的十七大相继确定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宏观背景下,教育体制改革不断攻坚克难,取得了显著成效。

改革开放第三个十年教育体制改革。呈现三大走向:

一是更加重视教育公平,国家注重支持农村特别是西部地区教育发展,农村义务教育学生最先免收学杂费,提供免费教科书和贫困寄宿生补贴,再扩展到城镇地区。

二是深化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中央部门原属高校共建调整合并合作,形成地方为主管理新格局。

三是完善教育投入体制,财政性教育经费逐年增加,非义务教育成本分担和多渠道筹资制度基本建立。

——21世纪第一个十年期,我国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各领域改革进入深水区,在相继制定科技和人才两个十年规划纲要后,2010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了新世纪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发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将改革创新置于中心位置,就创新人才培养体制、办学体制、教育管理体制,改革质量评价和考试招生制度,建设现代学校制度提出一系列要求。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定下“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基调,根据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确立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系统部署教育改革,即以立德树人为导向创新育人模式,以促进公平为关键缩小教育差距,以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为龙头优化教育结构,以管办评分离为重点改革管理办学体制,并推进教育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了新时代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战略部署,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提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新要求新举措,对“深化教育改革”予以重要定位,着力增强教育系统实力和服务“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能力。2018年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文件强调,在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理顺政事关系”、“加快推进事业单位改革”,对教育体制改革提出新要求。

改革开放第四个十年教育体制改革。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具有若干突出特点

一是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更加重视学校基层党组织建设和思想政治工作,强调创新体制机制,中办国办发布关于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指导性意见。

二是决策层级上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统筹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一流大学学科建设、一揽子修改教育法律等事项,跨部门推进改革力度空前加大。

三是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紧扣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建设,深化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放管服改革与管办评分离相结合,着力构建政府、学校、社会新型关系。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周艳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