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国耻  振兴中华

勿忘国耻 振兴中华

——写在“九一八”事变87周年之际

摘要:在“九一八”事变发生87年之际,再次提出“勿忘九一八”,更有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我们贯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精神,为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为东亚和平、世界和平作出真诚努力!

歌声起处

终身难忘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在20世纪60年代周恩来总理的关怀、指示下编排)中,有一场感人至深的宏大场面:开始是两位流浪男女学生二重唱,后来越来越多的东北流浪人群转变成震撼人心的大合唱。歌声渐起“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当这首悲壮的歌声响起,随着荡气回肠的“九一八,九一八”的呼号,人们撕心裂肺的失声痛哭、无比痛彻心腑的悲泣……九一八,九一八,这是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中国的国耻日。

400345338_wx 

1931年“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军国主义为侵略、占领我国东北,为吞并中国、称霸亚洲太平洋地区而采取的蓄谋已久、有计划的武装侵华事件。其过程包括: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侵略军炸毁了南满铁路柳条湖的一段铁轨,反诬是中国军队所为,并以此为借口,炮轰中国军队驻地北大营;9月19日,侵占沈阳,接着又侵占东北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各地;1932年3月1日,日本在东北建立起“满洲国”傀儡政权。“九一八事变,标志着长达十四年的日本侵华战争的开端,也是中国人民十四年抗战的开始!

“九一八”之夜 ,那是87年前的1931年,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经过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周密策划、精心准备,于9月18日夜10点20分,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柳条湖事件”,悍然挑起武装侵略中国的“九一八”事变。

武装侵占东北,侵略中国是日本军国主义实现其大陆政策的重要步骤。从1894-1895年甲午战争以后,日本就不断在中国侵略扩张。1904—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在中国东北设立了直属天皇的侵占东北的军事行政机构“关东都督府”,成立侵略机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在旅顺、大连成立“关东州”,由日本关东军驻守。满铁大肆搜刮东北矿产资源,企图完全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控制东北。

但在日本阴谋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宣布东北改旗易帜,中国初步实现了形式上的南北统一。日本感到独占中国东北受到严重威胁,便利用当时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欧美列强无暇顾及远东问题;而中国国内国民党一党专政,蒋介石调兵遣将围剿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和革命根据地,忙于打反共内战这一形势,日本关东军在日本军部支持下,开始筹划和准备实施武力侵占中国东北的阴谋计划。1929年7月制定了《关东军占领满蒙计划》,9月谋划拟定《关于统治满蒙占领地的研究》。1931年3月又提出《满蒙问题处理方案》等一系列阴谋方案,1931年6月,日本参谋本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主持制定了《解决满洲问题方案大纲》,确定将“采取军事行动”。此后更加强一系列军事部署,1929年至1931年,日本关东军参谋本部先后派出“参谋旅行团”,到中国东北各地搜集情报,进行军事侦察、演习,并专门秘密运入两门进攻沈阳城的重型大炮,做侵占中国东北的准备。此期间满铁也不断将搜集的情报交给关东军及参谋本部。诸事谋定,该寻找和制造理由、借口了。“中村事件”、“万宝山事件”果然发生了:1931年6月,日本参谋本部的中村震太郎大尉等4人,伪装农业专家,进入大兴安岭索伦山一带中国军队边防重地刺探军事情报,被中国边防驻军捕杀。日本关东军以此“中村事件”为借口,大肆叫嚣,肆意宣传,增兵南满。7月又利用进入东北的朝鲜人,和长春以北万宝山村的农民,因农田筑渠引水发生矛盾,引起争斗。日本军警借机挑起事端,制造了“万宝山事件”。

铁的事实充分证明,“九一八”事变是日本侵略者一手策划和精心准备,并亲自导演、实施的武装侵占东北的事件。绝不是日本所说的“偶发事件”,或只是日本军部某些个人的独断行为。我们看看日本当事人的自供状: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阴谋的关东军参谋花谷正在回忆录中说,“1931年春,关于柳条沟(按:应为柳条湖)事件的大致计划制定出来了”。8月下旬,花谷正“奉命回东京向中央汇报满洲现状,以加强中央的认识”。对桥北(时任苏联班长)和根本(时任中国班长)说:“我们已经完成了准备并将照预定(好的计划)干”。1931年8月1日,熟悉中国情况的本庄繁被任命为关东军司令官,8月20日上任。9月14日本庄繁视察南满铁路沿线日军,检查战争准备。关东军调集兵力,运送武器弹药到沈阳。只待行动日期一到,日军就先发制人发动军事进攻。为避免爆破阴谋泄露,选择中坚日军人员担任爆破任务。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与石原莞尔,早就制定了阴谋计划,即事件一发生,日军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动军队,占领奉天(沈阳),在列国还未来得及干涉之前,很快占领东北。

“九一八”之夜,中国东北当局最高领导人张学良正在北京中和剧院看梅兰芳主演的京剧《宇宙锋》,而驻沈阳的东北军各部也都毫无警觉。守卫沈阳的北大营驻军的最高指挥官旅长王以哲,甚至不在军营。1931年9月18日夜晚10点20分左右,关东军守备队第二营第三连百余人,以演习为名进入到沈阳西北郊的柳条湖附近,工兵出身的河本末守中尉带领预先挑好的6名日军士兵,用事先备好的炸药,炸坏柳条湖地区的一段铁轨,枪毙几个抓来的农民(穿上东北军服装),伪造东北军破坏铁路的假象,借机挑起事端。爆炸声响后,早就等待爆炸声的板垣征四郎立即指挥日军独立守备第二大队的日军炮击、进攻守卫沈阳的中国军队驻地北大营。由于张学良下令“不得抵抗!把枪收进库房间!”(张学良因此受到国人谴责,被称为“不抵抗将军”、“千古罪人”,他自己晚年也多次承认“我是罪人中的罪魁”、“我是民族罪人”)致使日军毫不费力地冲进军营,横冲直撞,开枪扫射,东北军官兵许多人伤亡。北大营失守后,到离沈阳20里的东大营,清点人枪损失,不下300。刚刚要歇息,日军骑兵追来,官兵如惊弓之鸟,又一路向东溃逃。东大营也很快被日军占领。“九一八”之夜到凌晨时分,在长达10多里的东大营以东路面上,逃散官兵加上大量逃难百姓,漫山遍野,竟然有数万人之多。官兵悲伤叹息、百姓痛苦哀号,无以名状、惨不忍睹!而沈阳方向,滚滚浓烟、火光冲天、枪声炮声,一夜不停。9月19日凌晨,日军步兵第29联队攻进沈阳城,占领了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和辽宁省政府机关,沈阳全城沦陷。本庄繁率日军司令部人员进入沈阳城,占领了沈阳。接着日军占领了长春,控制了吉林省,11月进攻黑龙江省,19日侵占省会齐齐哈尔,后又占领了哈尔滨市。1932年进攻辽西,1月3日侵占了锦州。至此,仅仅4个月18天,日军就侵占了除热河省之外的中国东北三省,张学良40万人枪具失。1932年1月,日本扶植已被推翻的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炮制了“满洲国”殖民政权。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的锦绣河山沦入日军铁蹄之下,遭受其肆意践踏;侵华日军将中国东北变成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统治十四年的殖民地。

“九一八”之夜,是中国历史上黑暗的一夜。“九一八”事变,的确是中国政府、中国军队的奇耻大辱,称其为国耻毫不为过,将“九一八”定为中国的国耻日也是准确的、正确的。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周艳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