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互联网解决制造业难题的五点建议

利用互联网解决制造业难题的五点建议

目前,互联网多在流通领域应用,不论是网购电商,还是线上线下,都是将生产厂家与消费者的信息连通,减少或降低流通费用,将利益让渡给消费者。电商在改变产品的性质和功能上帮助不大,在推动工业转型升级的作用也有限。从本质上讲,互联网绝不仅是电商,也不仅是处理信息的强大工具,互联网还提供了新观念新思维新思路,开拓了新视野新领域新空间。在注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今天,互联网要扩展思路,不能只在流通领域应用,要更加注重供给侧、注重生产领域、注重在制造业中的应用。以问题为导向。要抓住制造业存在的最大、最难、最紧迫的问题,如产能过剩、技术创新、人才引进、员工培训等,通过互联网帮助制造业摆脱困境,渡过难关。

一、制造业+互联网→产能过剩

中国的产能过剩是先进适用技术的产能过剩,是技术升级版的产能过剩。制造业要利用互联网缓解、化解和输出这些产能,搞国际产能合作。

中国已融入世界,我们不仅在全球办公司,搞贸易,还要在全球设工厂,搞生产。要把中国的产能过剩放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考虑,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则,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产业重组和生产布局,将我产业结构与世界产业结构相结合,探索我制造业在全球的生产布局之路。

去产能的“去”,一是去掉的“去”,二是去哪的“去”。解决产能过剩不能沿用过去的一套老路。要利用互联网搞全球产业信息的互联互通,让市场在生产要素和生产能力的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

中国过剩的产能,是放错地方的产能

柬埔寨的钢铁几乎全部靠进口。柬有富铁矿,西哈努克港又是深水港。在深水港是建设钢铁基地的最佳选址。不论铁矿石还是钢材钢板钢锭,皆为重产品,水运最经济。如把河北几家钢铁厂搬到柬海边,就地生产钢铁,不仅可满足柬的需要,还可以柬为基地,向东南亚国家拓展,支持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除钢铁外,还有水泥、玻璃、建筑陶瓷等建材业。除柬外,其他东南亚国家也可仿效。

非洲肯尼亚,年需要4500万双鞋,但只有2000万双生产能力。每年进口大批二手服装,已成为非洲二手服装集散地。现肯尼亚已与周边国家达成协议,三年内,各国停止二手服装的进口。还有各种轻工纺织产品也有很大市场。我们的鞋、箱包、服装、家用电器等等,搬几家这类企业过去就是了,进入肯尼亚“深圳特区”,享有税收优惠。

制造业+互联网+产业基金

制造业要设立或联手专司国际产能合作的互联网信息公司,同时要设立专司国际产能合作的产业整合基金公司。两类公司联手,发挥各自优势,搜集整理国内外产能信息,在国内找供方,在国外找需方。还可与国外基金公司和互联网公司联手,共同找项目。一旦找到,就可成立股份制的项目公司,按市场化方式运作。谁来组织这件事,最佳人选是行业协会(下同)。

从互联网公司角度看,一可收取信息费、服务费;二可与基金公司共同买断、卖出,赚取差价;三可自己投资持有,或参股或控股。从这个意义上说,互联网公司也可实现转型升级,即:由买卖商品的电商改为买卖企业,买卖股权的互联网投资公司。

二、制造业+互联网→引进技术

相当部分中国制造业企业经营艰难,不是机器设备陈旧,而是没有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等。一句话,没有好东西、新东西。行业协会要利用互联网为制造企业引进好东西、新东西(当然,企业自己也可以干)。

当代科技创新呈现开放型、交叉性、组合式、嵌入式等新特征,诸多国家(包括中国)的公司紧紧盯住美国硅谷、以色列、德国等,到这些创新创造发明地去设点、办公司,跟踪搜集新东西、好东西。还要到高福利国家。

我们一有世界最雄厚的外汇储备、二有世界最巨大的消费市场,三有大规模生产、制造、配套能力。要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跟踪、搜集和整理最新的科技信息,然后就是(主动)走出去,(技术)买进来,(国内)搞生产,(产品)卖出去。

走出去,买进来,搞生产,卖出去

互联网首先要搜集国内产能、现有技术的信息,然后搜集国外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和新产品等,对技术信息筛选的原则是:能在中国生产,利用我大规模制造能力的优势。发现合适目标,就和风投、私募联手,收购兼并那些已处于中期或中后期的中小科技企业。

对于外国创新者,希望借用我大规模生产能力,尽快铺开世界市场,赚取更多利润。对于中国生产者,学习模仿能力一流,凡大进大出代工者,现在大多都有了自己的品牌。

从一定的意义上说,这是将买卖实物产品的电商改为买卖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的技术中介公司。当然,这种引进和收购为权宜之计,长远之策是尽快建立中国制造业的创新体系。

三、制造业+互联网→新三角债

当前,企业资金紧张,尤其中小企业的资金链紧绷,你欠我、我欠他、他欠你,似多米诺骨牌,倒一块,倒一片;一个企业出问题,牵动相关企业、事业、银行、甚至政府出问题,似烈性传染病,迅速蔓延。

过去解决三角债靠企业逐个推导,化解难度大。现在通过互联网,可把一个(几个)地区(系统)所有企业的债务链连接起来,线上搜集企业相关数据,线下汇总企业财务报表,形成一个债务集合,然后重新组合债权债务关系,搭建新的债务链,进行大重组,实现大化解。

成立债务化解公司,只设计提供化解方案,只牵线搭桥,不追债、不讨债,不碰钱。债务越多,市场越大,供给越多,需求越多,化解成功的概率越大。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过去非人力能所为,现在正是互联网强项。

制造业+互联网+债务基金→化解资金紧张

可多方、多地、多形式偿还。除货币外,资产、成品、半产品、原材料、设备、机器、汽车、厂房、宿舍、应收款、股票、债券、文物、字画、房产等均可;除上下游客户外,凡能动员的一切愿意帮忙的亲朋好友均可。

化解企业债务,就是化解中国金融风险。要与金融监管部门相沟通,求得理解支持帮助。一行两会最知道其中焦点、难点和关键环节,如果银行、股市、债市、汇市、期货、现货、投资一起上,就能更通畅地集合、整合、重组债权债务链,化解企业债务。

可设立“化解债务基金公司”,遇到过不去的坎,接不上的链,债务基金公司投点钱,搭个桥,接个链,看到好希望、有价值的,可众筹投点钱,占点股。从这个意义上,互联网电商就演变成互联网债务资产管理公司。

四、制造业+互联网→人才引进

创新驱动,说到底是人才驱动。创新人才不仅涉及多学科的交叉和各领域人才的集聚,还涉及人的个性化和选拔的全球化。制造业要利用互联网为引进人才出力。

政府搞人才引进的“千人计划”和“百人计划”,很有必要。但政府很难搞清楚什么地方、什么企业需要什么人才,以及需要的层次、结构、数量,更难搞清楚这些人才在世界什么地方、什么单位、什么企业,而这正是人才资源网和人力资源网的强项。

制造业利用互联网在世界搜集创新人才信息,还可与世界著名猎头公司、劳务公司联手,在全球范围为中国制造业寻找创新人才。特别是要搜寻多个同类型、同行业、同专业的人才,以利择优、以利竞争、以利压价。特别是人才的出价和企业的承受价,需要几轮的报价协商。当然,利用互联网搜集所需人才的培养学校也是重要的。

利用互联网打造世界水准的猎头公司

中国是全球人口最多、劳动力最丰富国家,也是科技人员数量最多、工程师价格最低的国家,但是中国既没有全球知名的猎头公司,也没有世界级的劳务公司。由此,“国外移民靠亲友,人才引进靠同学”。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极不匹配。

制造企业的劳资处、人力资源部(尤其大公司、大集团)应借用互联网引进人才之机,将自己打造成具有世界水准的中国猎头公司或劳务公司。利用猎头公司寻找、发现、追踪、评价、甄选、招聘高级管理和技术人才是国际惯例,中国的企业早晚要走上这条路。

条件标准的选择、福利薪酬的谈判、合同文本的规范都应是猎头公司的职责。当然,中国高级人才的引进招聘也需具有中国特色,可以多选择一些,最后请党组织和人事部门进行政审,拍板敲定。

五、制造业+互联网→员工培训

据统计局《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数据,2017年农民工28652万,其中在制造业从业人数占29.9%,约8600万人,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72.6%,约6240万。全部农民工中接受过非农技能培训的占30.6%,而非农技能培训还包括了建筑业和服务业的技能培训。

中国制造业产业大军的主力军是农民工,后备军依然是农民工。依靠一支以初中文化为主体的制造业产业大军,打入世界制造业强国的概率很小。

国外技术可引进,现代设备可购买,管理方法可借鉴,但是高素质、高技能的产业工人队伍,只有依靠自己培养,别无他途。而六、七千万农民工的培训,不依靠互联网,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搞好对农民工的培训意义重大

面对上亿计的制造业产业大军,我们必须舍得拿出人力、物力、财力和精力。每年免费对农民工培训几天或一周的做法,根本培养不出中国制造业“能工巧匠”的产业大军。要有个系统的说法、像样的规划和可操作的措施,这是涉及中国制造业发展战略的大事。

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确是好文件。本人曾从事过职工教育,有点体会:一是建立“岗位靠能力,收入凭贡献”的竞争机制,比增加教育经费更重要;二是加强技术培训固然重要,但不可忽视文化补习,文化是学技术的基础;三是工匠精神的核心是精益求精,而精益求精首要的是事业心、责任感,因此“爱岗敬业”的培训要贯穿始终。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