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把握政略与战略的辩证统一关系

科学把握政略与战略的辩证统一关系

政略与战略,是军事辩证法中一对极为重要的矛盾。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思考把握政治与军事、政略与战略的辩证统一关系,提出一系列新观点新论断,丰富和发展了习近平强军思想特别是贯穿其中的军事辩证法思想。

政略是战略的统帅

“凡战法必本于政胜。”毛泽东同志曾说,政治是统帅、是灵魂。这一定位表明,在政略与战略这对矛盾中,政略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要方面。习主席指出:“筹划和指导战争,必须深刻认识战争的政治属性,坚持军事服从政治、战略服从政略,从政治高度思考战争问题。”这段论述贯穿着政治决定军事、政略决定战略的大逻辑。厘清这个大逻辑,是科学把握政略与战略辩证统一关系的首要环节。

政略指明战略筹划的正确方向。政略对战略的决定作用,首先体现在标定政治方向上。战略制定与实施的所有方面,都必须与政略所明确的政治方向相一致,为达成政略服务。如果战略的方向错了,甚至与本应坚持的政治方向南辕北辙,那么,战略策略越“好”,离政治上的胜利就越远。习主席强调,我们所要坚守的政治方向,就是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就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新时代我们进行任何战略筹划,都必须在党中央、习主席明确的这一政治方向下来展开,坚持站在政略高度思考和处理战略问题。

政略保证战略目标的全面实现。政略不仅为战略提供目标指向,而且为实现战略目标提供根本保证。政略诸要素及其构成的整体系统,决定着战略方针的制定与实施、战略力量的生成与发展、战略手段的选择与运用。我们政略的核心,是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有了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战略的各个方面和环节都被纳入政略的顶层设计之下来谋划和实施。我们的军事战略布局置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布局中统筹把握,就能愈加优化;我们的军事安全置于国家安全的大体系中统筹强化,就能愈加巩固;我们的军事战略方针置于党和国家路线方针政策的大系统中统筹协调,就能愈加完善;我们的国防和军队改革置于国家全面改革的大盘子中统筹深化,就能愈加彻底;我们的科技兴军置于国家创新驱动的大战略中统筹联动,就能愈加深入;我们的依法治军置于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设计中统筹落实,就能愈加有效。

政略决定战略决策的考量因素。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战略是实现政略的工具和手段。由此决定了,战略上的是非成败必须用政治标尺来衡量和检验。有了这样一把根本的标尺,也就有了影响甚至主导战略决策的深层政治动因。战略决策者和执行者既有军事头脑、更有政治头脑,就会在考虑如何打军事仗时,考虑如何打好政治仗、经济仗、外交仗,考虑军事行动所产生的政治、经济、外交后果,考虑怎样才能最大限度贴近党中央的战略意图。信息化战争条件下,政治和军事的联系更加紧密,政略与战略的相关性和整体性日益强化。军事战略的制定与实施必须着眼国家政治外交大局和国家安全战略全局,军事上打还是不打、什么时候打、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都要有大局和全局上的考量。

战略是政略的支撑

“国家大柄,莫重于兵”。在国家权力体系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掌兵之权;在国家政略体系中,军事战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政略包含战略、引领战略,战略支撑政略、服务政略。我们在充分认识政略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要深刻认识战略的极端重要作用。

战略是政略的关键支撑。一个国家的强大军事实力,绝不只是创造国家的“安全产品”,还能发挥其对国家整体实力和竞争力的战略支撑作用,大大提升国家的政治力、经济力、文化力和外交力,使其在许多方面获得更多战略主动和更多更大利益。这是强大军事实力产生的巨大综合性溢出效应。世界近代史上,那些上乘的军事战略指导,大都能够顺应国家强盛的战略需求,通过“关键一击”成就大国梦想。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日本和美国等,先后通过关键性的海战控制海洋交通要道,获得制海权,从而成为盛极一时的大国。简而言之,军事战略科学准确,就是最大的胜算。这个胜算,不仅是军事上的,还包括以军事为支撑的其他领域的胜算。

战略是政略的力量支撑。政略是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民族利益的方略。而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必须以强大军事实力为支撑才能实现。这就必然要求具有建设和运用军事力量的高超战略。一方面,从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民族利益的底线看,我们要确保国家领土、主权等核心利益不受侵犯,就必须以军事上顶得住为基本前提和主要手段,这就离不开维护国家利益底线的军事战略。从这个意义看,军事战略是国家政略中的战略底牌,是在危及国家生存发展的关键时刻使出的“撒手锏”,能够底定乾坤、扶危定倾。另一方面,从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民族利益的前沿看,也需要通过适当的方式建设和运用军事力量,为不断拓展的国家利益提供安全保障。从这个视角看,军事战略是国家政略中的战略先锋,是争取国家和民族更好前途命运的“先遣队”,能够呵护和捍卫国家利益新的生长点。

战略是政略的方法支撑。我们的军事战略,蕴含着博大精深的科学方法。这些方法,既是谋划和实施战略的锐利武器,也是运筹和落实政略的方法支撑。比如,战略思维要求从国际战略大格局、周边地缘大棋局、总体安全大战略上来思考和运筹国家的军事安全。这一方法运用到政略的筹划上,就是要力求把握大势、通观全局。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对政略的顶层设计,能够做到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人民至上、计利天下,无疑是对战略思维方法炉火纯青的运用。又如,战略思维要求在各种因素相互作用、各种关系纵横交织的复杂态势和格局中辩证谋划,讲究奇正虚实,用好军事辩证法。这一方法运用到政略的运筹上,就是要统筹兼顾、辩证施策。近年来,习主席科学统筹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兼顾推进的速度、力度和进度,有时抓大放小、以大兼小,有时以小带大、小中见大,可谓极尽辩证法之妙用。

把政略与战略统一于新时代强国强军的伟大实践

“有一定之略,然后有一定之功。”强国强军的千秋功业,必须靠雄韬伟略引领铸就。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勇敢担当起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崇高使命,科学统筹政治与军事、政略与战略、发展与安全,正在谱写强国强军新的时代篇章。

坚持在中国梦大目标下谋划强军伟业。在前所未有接近实现民族复兴宏伟目标的这样一个当口,我国安全与发展的内涵外延、时空领域、内外因素都在发生深刻变化,发展战略机遇期与国力跃升关键期、追赶强国敏感期、安全风险高发期、矛盾问题攻坚期叠加交织,统筹政略与战略的难度进一步增大。在这样的时代条件下,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坚持政治定力和战略定力,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为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把强国复兴作为政略核心点和战略着眼点来谋划强军兴军,强调国防和军队建设必须放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大目标下来认识和推进。有了这样的宏大视野和伟大方略,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各个方面和环节都被纳入国家安全与发展的大系统之中来谋划和部署,形成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与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的新局面。

坚持用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支撑强国方略。以战略支撑政略,首先体现在目标层面。社会主义现代化,包括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包括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富强的“强”,不仅指强国的“强”,也指强军的“强”。习主席在提出中国梦不久后就提出强军梦,在作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战略部署的同时,提出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是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必须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一致,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在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的引领下,我们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不断提高我军现代化水平和实战能力,就能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的战略支撑。

坚持扛起新时代人民军队的使命任务。对人民军队来讲,坚持政略与战略的辩证统一,最终要落实到担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上。进入新时代,我军必须服从服务于党的历史使命,把握新时代国家政略需要和安全战略需求,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四个战略支撑”新时代使命任务。这既需要铁肩膀、宽肩膀,也需要我们树立图强向强的雄心壮志,发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拿出只争朝夕、提挡加速的激情干劲,敢于逢山开道、遇水架桥,勇于啃硬骨头、闯火焰山,不绕行、不退缩、不拖沓,在强军事业中拓出新天地、干出新业绩,真正做到不辱使命、不负重托。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