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新时代呼唤加快建设海洋大国

海洋新时代呼唤加快建设海洋大国

——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之际

摘要: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指导和关怀下,人民海军建设加速转型,航迹不断延伸,远海训练突破岛链、大洋砺剑,逐步从沿岸防卫、近岸防御、近海防御向远海护卫转变,实现了海军战斗力的历史性突破,人民海军一路劈波斩浪,纵横万里海疆,勇闯远海大洋,成为捍卫世界和平与安宁的重要力量。

201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我们向英雄的人民海军致敬,缅怀所有为捍卫祖国海疆而英勇献身的中华优秀儿女!70年历经沧海横流,70年与党风雨同舟,70年从不畏惧对手。1200多次大大小小的作战,海军威名在血与火中铸就。面向未来,人民海军将以更强大的实力固守祖国的万里碧海,为加快建设海洋大国提供坚强的力量支撑。

timg

W020190421635456521677.png

早在2500年前,古希腊海洋学家狄未斯托克就指出:“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一切。”历史与现实警示我们,在这个71%被海水覆盖的星球上,所有大国的兴衰都取决于海上。正因为如此,丘吉尔在当选为英国首相后,还经常身着海军的制服;每当世界危机来临时,美国总统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总是:我们的航空母舰在哪里?

中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面积相当于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在1.8万公里的海岸线上,点缀着数十个港口城市和经济特区。从古代开始,中国就有“舟楫为舆马,巨海化夷庚”的海洋战略和“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的海洋意识。现在,海洋仍然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第二疆土”和“蓝色粮仓”。今天,我们经略海洋、向海洋进军,既要开发海洋经济,更要向海图强,扩大海洋战略,加快建设海洋大国。

曾经的海洋帝国

虽然华夏文明多以土地为尊,统治者更是以夺城掠地为荣,但中华民族也有悠久的航海历史。公元前219年,秦方士徐巿率领一支满载五谷种子、数千童男童女及工匠的大规模船队驶向东海,为秦始皇寻找仙人和长生仙药,可以算作是一次有组织的海上拓展与探求,但后来结果如何,史上无记载;东汉时期,海上丝绸之路已绕过印度半岛,直通罗马;三国时期,孙吴政权越过海峡经营台湾,并派遣官吏向西探索新航线;郑和七下西洋,开创了人类航海史上的伟大壮举;妈祖海洋文化在千年航海通商史中不断传承升华,成为连接海内外炎黄子孙的精神纽带;唐初,刘仁轨将军指挥唐朝水军的170艘战船和13000兵力,与来袭的日本水军1000余艘战船和42000人,在白村江口(今韩国锦江入海口)展开殊死决战。尽管史书上只记录“烟焰灼天,海水皆赤”八个字,却足见这是一场凄烈无比的海战,日军几乎全军覆没。此役,确立了唐朝在东亚地区的中心地位……千百年来,中华先民深耕大海、扬帆远航,创造了延绵不息的中华海洋文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人讲述“盛唐气象”时,自然绕不过海洋贸易的兴盛。初唐就设立了管理船舶、商人并征税的专门机构。“海外诸国,日以通商”,其中的一条“夷道”,就是从广州出发,经过南海到达波斯湾、红海和东非沿岸,途经3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14000多公里。时至宋元,这条海上丝绸之路更是一派繁荣。

1974年,在福建泉州出土了一艘宋代船只残骸。复原之后,900多年前世界上最大、最坚固、最先进的航海工具惊艳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大船可载1000人,其中水手600人,兵士400人……而在南宋官员的笔记中,大船不仅能够承载数百人以及航行一年所需要的给养,还可以养猪、酿酒,丰富船员的供给保障。

正是伴随日益繁荣的海上贸易,南宋建立了当时世界最强大的海上水师。这支舰队拥有十几种舰艇,其中一种叫“飞虎”的船,已经开始使用螺旋桨推进。装备最好的“福船”,“上平如衡,下侧如刃”,易于破浪前进,船上装备了平衡舵、升降舵,在狭窄的海道和多礁石的海区作战游刃有余。同时,船上还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系统,装备有弓射火箭、火毯、火蒺藜、霹雳炮、突火枪等火器,而此时此刻的欧洲人还在苦练剑术。

1130年正月十六,宁波港外。金军钻进南宋水师的伏击圈,一触即溃,仓皇北逃。就在金军准备在镇江渡过长江时,韩世忠将军率水师从长江口西上,截断其退路,双方在焦山寺外的江面上激战40天。最终,南宋8000水师将10万金军围在南京东北的“黄天荡”激战。爱国将领韩世忠拒绝了金军以财货名马借道的请求,金军只好用40天时间掘开老鹳河古道,狼狈逃回北方。1161年10月,南宋将领李宝率水师3千、战船120艘,在山东黄岛与金朝皇帝完颜亮指挥的7万水师、600余艘战船展开世界海军史上第一次使用火药兵器的海战,不仅战胜了20多倍于己的金军水师,还俘虏了舰队副统帅完颜家奴。一个月后,又战胜了由完颜亮亲自指挥的金军舰队。自此,金军再也无力南下进犯南宋了。一支强大的水师,决定了南宋王朝的安危,这种现象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为了大力发展经济,南宋历代皇帝采取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鼓励海上贸易的政策,庞大的商船队扬帆出海,频繁往来于黄海、东海、南海,甚至印度洋的各个港口,一直是西太平洋区域最重要的海上势力。

在《元史新编》中,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魏源写道:“元有天下,其疆域之袤,海漕之富,兵力、物力之雄廓,过于汉唐。”元朝高度重视沟通陆地和海洋,将世界连成一体,鼓励商人从事海上贸易,并给予“所在州县并与除免杂役”的优待,从而掌握了真正的海洋权。元朝强盛的海上事业,被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写入《马可·波罗游记》一书中。

明朝之初,由于沿海地区屡遭盗寇袭扰,明太祖朱元璋实行“禁海”政策,严格限制私人海上贸易,严重影响了中国与海外的商贸往来。明成祖朱棣(永乐皇帝)取得政权后,继承了中国传统的海洋开放政策,取消“海禁”政策,打开国门,面向海洋,不仅鼓励私人海上贸易,还以国家名义组织大规模的航海活动。在他统治期间,明朝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史称“永乐盛世”。特别是将世界各地农产品运回祖国,玉米、花生、红薯、番茄、黄瓜、大蒜等,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

1405年7月—1433年4月间,受明成祖委派,郑和率领庞大船队七下西洋,每次出海的船只200多艘,随员总计10万多人,先后访问了30多个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国家和地区,最远到达红海沿岸和非洲东海岸。每到一国,首先向当地国王、王室和大小首领以及佛教寺院馈赠各色丝绸、瓷器、衣物、金银铜铁器皿等物,传播历法、农业技术、制造技术、医药技术、航海和造船技术等。在东南亚一些地区,建造寺庙的砖瓦、琉璃等都是郑和船队运来的。除了建立藩属关系之外,郑和还奉命调解海外各国之间的纷争。七次大规模的航海,没有占领别国一寸土地,没有掠夺别国一丝财产,没有在别国派驻一兵一卒,更没有轻易用兵,严格执行了永乐皇帝相互尊重、共享太平的外交方针。

1433年4月,在海外漂泊多年的郑和死于古里(印度海滨城市卡里卡特)。这次远航,是中国控制南海辉煌的顶峰,也是退缩与没落的开端。这年8月,明宣宗朱瞻基敕令漳州卫“严通番之禁”,重新回到朱元璋的海禁政策上。明朝廷的海洋政策急剧逆转,从此将制海权拱手相让。1474年,反对郑和远洋的强硬派人物刘大夏当上了兵部尚书,他担心后来的皇帝恢复明成祖的海洋开放政策,就下令把郑和的航海档案《郑和出使水程》烧毁。从此,人们再也无法知道郑和七下西洋的详情了。明王朝再也没有派船远洋航行,一艘艘海船废弃在寂寥的港湾里,任凭风浪啄噬,悄无声息地腐烂着……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于川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