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确立了我党的请示报告制度

毛泽东确立了我党的请示报告制度

请示报告制度是我党一项重要的政治组织制度。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强调:“全党必须严格执行重大问题请示报告制度。”这对于维护中央权威,维护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具有重要意义。历史上,毛泽东同志对我党确立请示报告制度发挥了重要作用。

着手建立请示报告制度

早在1923年12月18日,党就为建立每月报告制度作了准备、发了通告。抗战时期,由于我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长期处于被分割状态,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中央难以统一管理,不得不让各敌后根据地根据各自实际情况开展斗争。这一举措,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各敌后抗日根据地斗争工作的开展,但也造成了分散主义、地方主义和无纪律无政府状态。进入解放战争时期,我党开始着手正式建立请示报告制度。

1948年1月7日,中共中央发出由毛泽东起草的《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党内指示,要求各中央局和分局书记(自己动手,不要秘书代劳)除向中央作临时的报告和请示外,每两个月向中央和中央主席作一次政策性综合报告;要求各野战军和军区首长除作战方针必须请示报告外,每两个月向军委主席作一次政策性综合报告。

1948年3月25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补充指示》,规定各中央局、分局前委对于下级发出的一切有关政策及策略性质的指示答复,不论是属于何项问题,不论是用电报发出的或用书面发出的,均须同时发给中央一份;下级所作政策或策略性报告,其内容重要者,亦须同时告知中央,文长者摘要报告或函告;每一个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均有单独向中央或中央主席随时反映及陈述意见的义务及权利。

全党全军普遍建立请示报告制度

1948年7月26日,中央发出《关于严格遵守请示报告制度的指示》,要求各地严格遵守报告制度,凡到期未作报告的必须说明理由,彻底消灭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的不正确的态度,彻底纠正某些严重的无纪律无政府状态。

党中央这样做,并不意味着取消下级的一切权力。为了界定中央与下级的权力,中共中央于1948年9月8日至13日在河北建屏(今平山)县西柏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各中央局、分局、军区、军委分会及前委会向中央请示报告制度的决议》。从此,请示报告制度在全党全军普遍建立起来。

推动全党落实请示报告制度

请示报告制度建立起来后,党中央高度重视这项制度的落实情况。各中央局、分局、军区、军委分会及前委会按照中央要求,纷纷开展了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的斗争并报告中央。处在大别山严峻斗争环境中的邓小平,于1948年3月8日致电中央,报告了新解放区全盘的策略与政策问题,检查了大别山地区土改等问题上“左”的表现及危害。3月14日,毛泽东复电邓小平:“寅齐电悉,非常之好,立即转发各地仿照办理。”

当时东北局因为没有按照要求作综合报告,受到党中央点名批评,这成为党史上一个非常突出的实例。尽管东北局工作十分出色,贡献颇大,但党中央并未网开一面,在制度纪律面前一律平等。毛泽东两次电催东北局,指出各中央局、分局的负责同志“均已严格遵照执行,惟独东北局没有实行”“三月、五月、七月三次报告均未做亦未声明理由。前已电催一次,你们亦承认应当作报告,但仍未实行,是何原因,究竟你们何时开始作第一次综合性的报告,望复”。东北局在复电中表示:东北局“常委各同志均极忙碌”,深陷具体事务,“故对各部门的工作难求得全面了解,对工作全貌的报告遂感困难。”毛泽东第三次去电,质疑东北局,“像大别山那样严重的环境,邓小平同志尚且按照规定向中央主席做了综合性报告”“何以你们反不能做此项报告”。在严厉的批评下,林彪于1948年8月15日向党中央作了综合报告,东北局于8月19日作出了《关于执行报告制度的检讨报告》。8月22日,毛泽东复电东北局,指出“你们这次检讨是有益的”。为了趁热打铁,毛泽东借批评东北局,再一次推动了全党对请示报告制度的落实。他向全党转发了同东北局的往来电报,要求各局“克服自己及自己属下的经验主义、游击主义、无纪律状态和无政府状态”,在“一次至几次会议上加以认真检讨,实行自我批评,规定克服办法”。

毛泽东借批评东北局所表达的加强制度建设的决心,令全党敬仰,他用自己的严格赢得了全党对请示报告制度的高度重视。党的请示报告制度自建立以来,随着党所处时代环境以及自身条件的变化而不断更新内容、补充要求,不断调整强化、深入完善,因此不同时期的请示报告制度亦有其不同的时代烙印。我们仔细梳理和分析我党请示报告制度形成发展的整个过程,就可以发现,毛泽东确立的我党的请示报告制度是加强党的领导、维护中央权威的基本保障,是党内民主集中制的深刻体现,是维护政治纪律、严明政治规矩的重要举措,也是规范党内秩序、净化政治生态的有力支撑,更是党员干部规范行为、提升修养的基本准则。请示报告制度是我们党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完善的重要制度。在新时期,该制度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和要求,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从严管理干部队伍的必然结果。(作者简介:王春雷,中共聊城市委党校理论研究室主任)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