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小巷总理倒在战“疫”战场

十八年小巷总理倒在战“疫”战场

——追记内蒙古包头市一中西路社区党委书记滕逸鹤

2月21日一大早,一晚没睡好的滕逸鹤开始和“头疼、头晕”做斗争,天蒙蒙亮,没顾上吃早点的她就骑上“电驴子”到了单位。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她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单位,以提前安排好抗疫的各项工作。

“滕姐,你的脸色咋这么难看?”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一中西路社区副书记杨蓉,发现滕逸鹤书记面色苍白、说话无力,便关切地问道。在杨蓉的催促下,滕逸鹤准备去吃个早点。临走时她还不忘叮咛杨蓉:“我没事,手套在侧面的柜子里,本本上记得那几个值守点,需要再去进行消杀,体温枪也得调试了,你们勤盯着点儿,我找个头疼药吃上,一会儿就回来。”

可滕逸鹤食言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47岁的她由于过度劳累,引发心源性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

2019年11月,滕逸鹤从西五社区副主任的岗位,调到一中西路社区,担任党委书记兼主任。这是她在社区工作的第18个年头,一中西路社区是她工作的第4个社区。社区里有12个小区3556户8300多人,分别住在74栋楼里,流动人口多,仅入户排查一项工作,对居委会仅有的6名工作人员来说就是极大的工作量。

疫情暴发后,入户排查、站岗值守、组织调度、筹集物资,哪里有难点,滕逸鹤就冲到哪里。

同事们回忆,最近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曾几次听到滕逸鹤说身体不舒服。2月8日,东站街道党工委书记云元熙看到滕逸鹤面色憔悴,便要求她回家休息,滕逸鹤却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疫情这么紧急,我就是睡不好头疼头晕而已,等忙完这一阵子,去医院找医生调理一下,应该没问题。”

“当初安排滕逸鹤到一中西路社区任党委书记,主要就是看上她工作踏实细致,能担当,敢作为,这次把社区的7个值守点片区交给她也很放心。这里大部分都是老旧小区,很少有物业封闭管理,疫情防控不好开展。”云元熙哽咽着说。

年近八十的王奶奶,当初因为家庭财产纠纷,儿女与她闹得不可开交,她伤心欲绝,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滕逸鹤得知后第一时间上门入户,逐一向她的子女了解情况,耐心劝解,并对老人进行心理疏导。在滕逸鹤的协调下,老人与子女都放下了心中芥蒂,成功化解了这场家庭矛盾,一家人和好如初。王奶奶得知滕逸鹤去世的消息后,几度失声痛哭:“那么好的干部怎么说走就走了,她还那么年轻!”

西五社区老年居民居多,滕逸鹤发现单身、独居的老人一日三餐只能将就,生活质量不高。面对这种情况,滕逸鹤积极协调相关部门,组织筹建日间照料小餐厅,有效解决了社区老年人的就餐问题。

“多亏了滕主任。在她的帮助下,不光让社区老年人就近吃上了实惠的可口饭菜,我们一家也有了经济收入。”赵志伟夫妇原是零就业家庭,滕逸鹤在筹建日间照料小餐厅时,听说两口子厨艺不错,主动请他们来餐厅帮忙,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

滕逸鹤的女儿刘硕琳在内蒙古工业大学读大一,好不容易等到寒假回来陪陪妈妈,没想到妈妈早出晚归,见个面都难。刘硕琳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妈妈就这么突然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孤儿,这几年为了把家庭、亲人照顾好,把工作做好,妈妈都是全身心投入,唯独把她自己忘了。再过几年,我就工作了,妈妈好不容易有了盼头,却没想到她走得这么快。”

从大年初二东河区疫情防控工作全面铺开那天,滕逸鹤的父母几乎很难见她一面,偶尔回来,也是脚不沾地拿点止疼片就走。

在母亲张玉华眼里,滕逸鹤是个孝顺的女儿。“我和她爸都有老年病,儿子又在外地工作,平时就靠她一人照料,可她工作忙,都是忙里偷闲来照顾我们。疫情防控这段时间,女儿一打电话就说累,没想到……”

近日,经内蒙古自治区妇联研究决定,追授滕逸鹤同志为自治区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李娇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