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讲堂| “国比家大”的家训让我走上新闻改革之路

初心讲堂| “国比家大”的家训让我走上新闻改革之路

作者:林义旻 北京日报社退休干部

我在北京日报社工作了43年,从少年一直到老年。大家会问,你怎么会从少年就到报社工作了呢?告诉大家,是“国比家大”的家风,让我走上了新闻道路。

1960年的夏天,我在北京25中读完高中二年级,学校党支部书记找我说:“北京日报社选中了你,要培养你当记者,你现在就去报社新闻训练班报到吧!”当时,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作文经常是全年级的范文。可我的理想是考北京大学啊?想起我们林家相传上百年的“国比家大”的家训,我还是说服母亲去了北京日报社。

说到家训,我想说说我的家族,我们雾峰林家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被史学界称为台湾第一家族,不仅仅是财产多,(曾经掌管过台湾的樟脑专卖权)而且因为代代都有为国家和民族献身的人。我的曾祖父林朝栋,曾组建了台湾最大的地方武装“拣字军”,协助台湾巡抚打败了入侵台湾的法国军队。我的祖父林祖密,在台湾割让日本人后,是第一位加入中华民国的台湾人。他变卖家产,以巨大财力支持孙中山的辛亥革命,被任命为闽南军司令,后来遭到反动军阀的枪杀。我父亲林正亨,抗日战争中毕业于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后来参加了昆仑关大战和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身负16处重伤。抗战胜利后,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回台湾从事党的秘密活动,1950年1月30日被台湾当局枪杀。

我父亲去缅甸作战前对我母亲说:“我们林家的家训是‘家国同构,国比家大’,没有国哪来的家呀?”我服从国家的需要,就是秉承了家训。我当年参加的新闻培训班,跟上学差不多,所不同的是新闻专业课多一些。教我们的老师都是报社从中国人民大学请来的教授。经过三年边学习边工作,最后通过人民大学的毕业考试。母亲看到我拿回家的毕业证书,笑得合不拢嘴。

从1960年进报社,到2002年底退休,我在报社工作的43年里,始终是跑新闻。我从见习记者到正式记者,从部主任到新闻发展总公司副董事长。都没离开过我钟爱的新闻工作。这期间,我多次获得北京日报社先进工作者称号,还荣获北京晚报杰出贡献奖。我发表过许多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报道。像《心有一团火,温暖顾客心》的张秉贵,让一团火的精神燃遍了全国。引发北京环境大讨论的《天鹅之死》等等,都是我的得意之作。尤其让我不能忘记的是揭露了旅游工作缺点的报道,还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呢!

那是在改革开放初期,旅游业刚刚兴起,在采访中我了解到,中外游客都特别想到著名的北京八达岭长城看看。一天,有个美国旅游团要去长城游览,我决定跟着去报道。到了长城,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旅游设施和服务工作存在太多问题。我问那个汉语很好的美国导游:“长城如果在美国,你们会怎么做呢?”他说:“可以通高速公路,可以加缆车,还可以建标准的卫生间……”听了他的话,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回到家,我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和深思熟虑,写出了一篇题目叫《醒醒吧,长城!》的报道。我在报道里,从长城没有火车站到能坠坏衬衫的纪念章;从卫生极差的厕所到应该建立长城博物馆。有摆出的问题,也有改进的设想。报道一发表,立刻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时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都作出了批示,他说:“没有一篇文章比这篇揭露我们旅游工作中的缺点更彻底的了。”中共中央政治局还专门召开会议,研究解决长城旅游的问题。一篇报道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儿是我没想到的,这也让我更感觉到一个新闻工作者肩头的责任,那就是时刻关注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也有人对我说,你报道社会的负面新闻就不考虑后果吗?我说:“国比家大,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利益算什么呢?”

在这之后,我依然关注长城旅游的发展,为一点一滴的进步感到高兴。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了,改革开放也四十年多了,八达岭长城的旅游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速路通了,缆车有了,卫生间的标准向宾馆看齐,中国长城博物馆也建起来了……更让人兴奋的是,地铁都通到了长城,不仅八达岭长城是这样,很多开发出来的长城景点儿也同样享誉国内外。

我今年76岁了,虽然不再写新闻报道了,可我依然关注着国家的命运。2018年,我们家被评选为“全国最美家庭”,多年来,我和家人先后16次去台湾,并不是什么荣归故里,我们作为著名的雾峰林家的后人,一直都在为反对“台独”,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奔走呼叫。今天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为祖国和平统一做出新的贡献。

“家国同构 国比家大”是我们永远秉承的家训。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