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

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日)

同志们:
  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去年提出的整风⑴号召,在全国,尤其在陕甘宁边区,收到了很大的效果。这次整风在党的历史上是空前的,不仅对于我们中国党的建设有其伟大的意义,就是对于世界各国党也是很重要的贡献。
  大家知道,整风的目的是要以无产阶级的马列主义的思想,去克服存在于我们同志中的非无产阶级的非马列主义的思想,使我们全党思想更加统一,意志更加集中,全体同志更能团结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周围,一心一德地去完成中国革命的事业。自然,我们的整风运动要从每个同志自己着手。党是由许多个人集合组织起来的,个人把思想作风整好了,就可以使他担负的工作得到改进,因而党的力量也就增强了;如果我们所有的同志都把歪风去掉,那我们党不知要增加多大的力量!整风运动是我们建党的百年大计,每个同志都要自觉地参加。
  但是,整风的意义是否真为所有同志所了解呢?我以为直到现在,大家的了解还是非常不深刻的,不但一般同志,就是领导同志了解也很不够。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经过了一年半的时间,我们的整风还没有整起来。因此,当着本期党校开学和太行区全体机关部队开展整风运动的时候,再来说一说整风的重要性,不是没有意义的。
  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为什么提出整风号召呢?我以为这是毛泽东同志在总结了党的二十一年历史的经验教训之后,特别是研究了党的现状之后,提出来的使党进一步布尔什维克⑵化的方针,使党在思想上更好地武装起来、一致起来,顺利地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方针。
  现在,我们党有二十二年多的历史了,其间经过了三次大的革命战争⑶,我党始终站在最前线,为着民族和人民的解放事业而英勇奋斗,我党始终引导着中国革命向前发展、向前迈进。但是我们也有好几次挫折和失败的教训,而每次的挫折或失败,都是学风、党风、文风三风不正占统治地位的领导所形成的恶果。例如,第一次大革命⑷是我党积蓄了力量干出的一个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可是被大革命后期不长时间的陈独秀机会主义⑸领导断送了。又如党在克服陈独秀机会主义之后所积蓄起来的力量,又在李立三同志冒险主义⑹的领导之下,遭受了很大的挫折。苏维埃后期的“左”倾机会主义⑺统治时间更长,给予我党的损害也更大,苏区红军和白区党的基础,都在这种三风不正占统治地位的领导之下,大部弄垮了。这些教训告诉我们,当着党的领导正确的时候,我们党的工作和革命运动一定是发展的;当着三风不正占了党的统治地位的时候,就会把我们长期艰苦创造起来的基础弄垮,就会使革命遭到挫折和失败。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⑻的统治时间愈长,给予党和革命的损害也就愈大。这是一方面的教训。
  还有另一方面的教训,就是我党自从一九三五年一月遵义会议⑼之后,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之下,彻底克服了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一扫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气氛,把党的事业完全放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即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直到现在已经九年的时间,不但没有犯过错误,而且一直是胜利地发展着。这种事实我们大家都知道得很清楚。的确,在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党中央的领导之下,我们回忆起过去机会主义领导下的惨痛教训,每个同志都会感觉到这九年是很幸福的,同时也会更加感到三风不正对我们的毒害了。凡是研究了一下党史的人,一定会深感整风的重要的。
  现在我们有了这样好的党中央,有了这样英明的领袖毛泽东同志,这对于我们党是太重要了。但这是不是说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呢?没有的。有了中央正确的领导,还必须有忠实执行中央指示的各级党的组织和干部。如果我们各级党的组织和干部还充满着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这些歪风,中央的正确领导是无法实现的。而这些歪风,这些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恰恰在我们干部中和各级党的组织中还是相当严重地存在着,曾给了我们工作以不小的损害。毛泽东同志号召整风当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正是针对着我们的弱点提出来的,是一针见血的指示。我们大家可以好好回忆一下几年来自己的工作,反省一下自己的思想意识,就会懂得这一点。拿太行、太岳、冀南这几个区域来说吧,几年来我们的工作,在中央的领导之下,是有成绩的,但是由于我们同志,特别是我们这些负责的同志还有不少的歪风,给予工作的损害也是令人痛心的。比如我们在大发展时期⑽,拉夫式地发展党的组织,直到现在还损害着党的巩固和战斗力的增强;我们同志中的宗派主义,把大批的乡村知识分子排斥到国民党方面去了,在“三三制”⑾政权中始终不善于团结非党人士,不善于扩大巩固统一战线;长期的“左”的财经政策,“左”右摇摆(基本是“左”的锄奸政策,形式主义的生产领导,简单生硬的工作方式等等,无时无地不发现许多的歪风。这些歪风给了我们很多损害,有些坏影响现在还未肃清,有的将来还要自食其恶果。凡是反省了一下自己工作的人,一定会懂得我们不整风是不行的。
  至于说到我们自己,一定要承认:不仅普通的党员,而且有不少相当负责的干部,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思想不纯、作风不正的问题。我们可以毫不夸大地说,许多同志的思想意识中都存在着非无产阶级的东西。过去我们同志对自己往往是估计过高的,党的组织对干部的了解也是不深刻的。整风经验证明:认识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们常常是夸大自己好的一面,对于自己的弱点总是原谅的,还往往把弱点看成优点。所以必须在集体的整风中,经过自己的努力和别人的帮助才能发现自己的弱点,重新认识自己,改造自己。各地整风的材料证明:有些同志虽然为革命奋斗了多少年,最近经过了深刻的反省和别人帮助之后,才认识到自己还不是一个完全的无产阶级战士,还没有最后地确立自己的革命人生观,或者是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还没有完全入党,一只脚跨进了党门,还有一只脚是站在门外的。这样的同志,经不经得起大风浪呢?假如不改造,当然是很困难的。可惜这样的同志是很不少的,甚至有不少作了地委委员的干部,思想上的毛病还是很大的。老实说,现在不是自己有无毛病的问题,而是毛病多少、严重程度如何的问题。毛泽东同志说主观主义等歪风在今天不占统治地位,这是对全党来说的,我们自己就不应原谅自己,以为自己只有残余的歪风,值不得那样严重地重视与警惕,事实上对许多同志说来,就不只是残余,有的还是主观主义、宗派主义这些东西占了自己思想的统治地位。这些歪风在各个区域的表现程度也是不同的,有的区域少一点,有的多一些,有的还是歪风占了统治地位,致使那个区域遭到失败(如山东的湖西地区⑿)。总之,不管哪个区域,哪个同志,毛病都是有的,只是多少的问题。我们应细心来考察自己,认识自己,这是改造自己、健全自己的基础。
  彭德怀⒀同志说:没有自身参加整风的人,是不会认识整风的重要的。的确,上期党校的经验也证明了这点。许多同志对于整风的认识,都是随着整风的逐步深入而逐步深刻起来的,直到他获得了认识自己、改造自己的效果时,才从切身体验中认识到整风力量的伟大。
  以上是说的整风的重要性。
  整风既然这样重要,为什么一年半的时间,我们还没有整起来呢?我以为主要的是在领导上对整风的认识还很不够,所以抓得不紧,办法想得不多。客观上有无困难呢?当然有的,如战争环境、工作繁忙等等,但绝不是主要的;只要我们充分认识整风的重要,就会想一切办法去克服困难。
  在这次党校开学的同时,全太行区开始整风运动。我们一定要克服过去的毛病,认真地贯彻下去,完成整风运动的任务。要达到这个目的,不致像过去一样半途而废,首先是领导问题。领导上一定要抓得很紧,每个负责干部要亲身参加整风,认真突破一点,积累经验,以指导其他。同时,这次还采取了一些具体办法,如每个部门、每个机关,只留少数人坚持工作,大多数干部集中整风,这种办法比过去半日整风半日工作的办法要好,容易行得通,大家精神也能贯注些。照现状看来,只要不半途松弛,一定会做出成绩的。
  领导上对整风是更注意了,但更重要的是每个同志要具有正确的整风态度。因此,根据上期党校的经验,向参加本期整风的同志提出下列几点意见:
  第一,每个同志都要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思想作风整好。首先好好地认识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思想意识有无毛病,毛病在什么地方,然后才会决心改造自己。过去有些同志到党校,目的只是想听听报告,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要知道整风主要靠自己下苦功夫。要自己抱有高度的革命热情和对党负责的精神,才会胸怀坦白,才会有“脱裤子”的精神,也才会把思想作风整好。没有这种决心的人,或者只是企图“秘密”地改正错误,不肯露出“尾巴”的人,是绝对整不好的。上期党校有些同志就吃了这个亏,于党于个人都是无益有害的。
  第二,每个同志还要具有帮助别人整风的勇气,这是我们对党、对同志应有的态度。我们不但要有自我批评的精神,还要有批评的精神,要反对那种庸俗的小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态度。上期党校的整风经验证明:冀南区有些同志毛病不少,但是由于他们有坦率的自我批评和批评的精神,所以收到很好的成绩;太行区有些同志就因为缺乏这种精神,收效不如冀南同志大。当然,我们批评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同志,治病救人;对于别人的批评尤应虚心采纳,作为自己反省的参考,即使是别人对自己的一点感想,也是可贵的。
  第三,整风要与检查工作联系,这是理论与实践联系的方法。这里所说的检查工作,不是专门的总结工作,那是要在整风完成之后才能做的。现在整风中联系检查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更容易打通自己的思想。上期有些同志在开始时,专力于泛泛地检查工作,结果变成了躲风的幌子,这种毛病也是要预防的。
  第四,整风中思想上是会感到有压力的。当着一个同志把真理与个人利害对立起来的时候,没有胸怀坦白“脱裤子”精神的时候,特别在别人的帮助与批评之下,自己总是畏首畏尾的时候,一定会苦闷的。这时,我们就要好好地帮助他,使他认识整风不是对人而是对事,在真理面前屈服是可贵的精神,绝不是耻辱。要鼓励他把心中的一切讲出来,以便大家帮助。就是对于那种“两条心”的失足分子,也应好好地鼓励他向党坦白,使他懂得对党说了,党是一定对他宽大的。过去的整风经验证明:当着一个同志经过一番内心的斗争和别人帮助,最后讲出了一切之后,他的精神会马上愉快起来,自己整风更会积极,帮助别人也更会努力。对于这种同志,我们应给予热情的鼓励和欢迎。
  第五,要提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对同志、对自己、对上级都应抱有这种态度。在整风期间,如果对北方局、对分局、对区党委有什么意见,都应该坦率提出。虽然在工作岗位上有上下级之分,但不应顾忌这种区别,无论上级对下级,下级对上级,都要坦白直率,互相帮助。我们整风的小组长、学委⒁负责人,都要从整风的积极分子中去选择,而不应拘泥于平时工作岗位的高低。
  同志们!在党校本期开学的时候,我只提供这几点简单的意见作为大家的参考。同志们离开工作岗位,专门进行整风,机会是很难得的,时间虽很紧,只要我们有改造自己、改造工作的决心,就一定能够收到很大的效果。几个月之后,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对工作的态度,都会面目一新,党的事业一定会有更大的进步。
  
  *这是邓小平同志在中共中央北方局党校第八期开学时作的整风动员讲话,刊载于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四日北方局、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直属机关学委会出版的《整风周报》第二期。
  注释:
  ⑴整风 指中国共产党自一九四二年起在全党范围内开展的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教育运动。主要内容是: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经过这个运动,全党进一步地掌握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的统一这样一个基本方向。
  ⑵布尔什维克 是俄文Большевик的音译,意即多数派。一九○三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制定党纲、党章时,以列宁为首的马克思主义者同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展开激烈的斗争。在选举中央领导机关时,拥护列宁的人获得了多数票,称为布尔什维克。此后,马克思主义者曾被称为布尔什维克,马克思列宁主义曾被称为布尔什维主义。
  ⑶三次大的革命战争 指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七年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三七年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和一九三七年开始的抗日战争。
  ⑷大革命 指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七年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革命运动。
  ⑸陈独秀机会主义 指一九二七年上半年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当时陈独秀放弃对于农民群众、城市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的领导权,尤其是放弃对于武装力量的领导权,主张一切联合,否认斗争,对国民党右派反共反人民的阴谋活动采取妥协投降的政策,以至当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代表蒋介石、汪精卫先后背叛革命,向人民突然袭击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和广大人民不能组织有效的抵抗,使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遭到失败。同年八月七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
  ⑹李立三(一八九九——一九六七),湖南醴陵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之一。一九三○年六月十一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李立三领导下通过了《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决议案,主张全国各地都要准备马上起义,定出了组织全国中心城市武装起义和集中全国红军进攻中心城市的冒险计划,随后又将党、青年团、工会的各级领导机关,合并为准备武装起义的各级行动委员会。这种“左”倾冒险主义错误,被称为立三路线。同年九月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李立三的“左”倾错误。李立三本人在会上也承认了错误,随即离开了中央的领导岗位。以后,长期的革命实践证明他改正了错误,在中共第七、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继续被选为中央委员。
  ⑺指一九三一年一月至一九三五年一月以教条主义者王明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错误。一九三一年一月,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王明等人在共产国际及其代表米夫的支持下,取得了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他们在政治上混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界限,把反资产阶级和反帝反封建并列;否认九一八事变后国内阶级关系的明显变化,把中间势力当成“最危险的敌人”;继续推行“城市中心论”,主张红军夺取中心城市以实现一省数省首先胜利而形成全国的胜利。在军事上,先是推行冒险主义,后来又变为保守主义和逃跑主义。在组织上,实行宗派主义,对不同意他们错误主张的人,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内统治达四年之久,给党和革命事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一九三五年一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遵义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从而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共中央的统治。
  ⑻八股文是中国明、清封建皇朝考试制度所规定的一种特殊文体。它内容空洞,专讲形式,玩弄文字。这种文章的每一个段落都要死守在固定的格式里面,连字数都有一定的限制,人们只是按照题目的字义敷衍成文。党八股是指革命队伍中某些人在写文章、发表演说或者做其他宣传工作的时候,对事物不加分析,只是搬用一些革命的名词和术语,言之无物,空话连篇,同上述的八股文一样。
  ⑼遵义会议 指一九三五年一月长征途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举行的扩大会议。这次会议集中讨论和纠正了军事上的错误,从组织上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共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在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
  ⑽这里指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太原失陷前后到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汉失守前后。在此期间,日本侵略军对华北实行正面进攻,国民党军不断南退。为了坚持华北敌后抗战,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深入敌后,在华北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大量发展党员和建立健全党组织,大力发展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政权、开辟抗日根据地。
  ⑾三三制 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统一战线政权政策。根据这一政策,抗日民主政权中人员的分配,共产党员大体占三分之一,左派进步分子大体占三分之一,中间分子和其他分子大体占三分之一。
  ⑿湖西地区 即微山湖以西江苏、山东、河南三省交界地区,又称苏鲁豫边区。一九三九年八月至十一月间,边区内错误地开展肃托斗争,许多党、政、军干部被诬为“托派分子”,先后被逮捕,受审查,有的被错杀,整个边区的党组织一度陷于瘫痪,给革命事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失。湖西“肃托事件”是一起重大历史冤案,一九四○年至一九四五年,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山东分局曾先后作过多次处理。一九八三年十二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予以彻底平反。
  ⒀彭德怀(一八九八——―九七四),湖南湘潭人,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一九四二年八月至一九四三年九月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
  ⒁学委 是当时整风运动中成立的学习委员会的简称。中共中央有总学习委员会(简称总学委),党政军直属系统有分区学习委员会,以下各级有学习委员会,其任务是领导整风学习。这里指北方局党校学习委员会。

责任编辑:总编室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