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泉:周口店遗址话今昔

王有泉:周口店遗址话今昔

  文物遗产保护得好不好,能够折射出国家的强弱、社会的兴衰。
  我在做周口店遗址保护规划前期调研工作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老一辈考古学家裴文中的一份回忆资料,说的是解放前周口店遗址发掘、保护的不幸与辛酸。
  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由于当时国家战乱、国力衰微,对周口店遗址的发掘,经费是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的。
  “七七”事变,日军全面侵华,北平被日军占领了。那时候,周口店遗址出土的猿人化石,都存放在美国人开办的协和医学校进行研究,也就是今天位于东单的协和医院。1941年,日本准备南下进攻南太平洋地区,跟美国的关系一天比一天紧张。代表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管理周口店北京猿人发掘和研究的德国犹太人魏敦瑞教授,打算把北京猿人的化石标本运到美国去。裴文中向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请示,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反复权衡,直到1941年11月,才不得不同意把北京猿人的化石标本全部运往美国,交给纽约自然博物馆保管,等战争结束后再运回中国。当年的12月初,北京猿人的化石标本和山顶洞人的化石被装进两个大箱子,送到东交民巷的美国使馆,准备运往美国。12月8号,珍珠港事件爆发,我们的这些国宝级化石被弄得下落不明,举世闻名的北京猿人的4个头骨、十几个下颌骨、100多颗牙齿,还有山顶洞人化石,全部丢失,直到今天,也没有找到。
  旧中国的衰败,反动政府的无能,造成了国宝的悲剧。
  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政府立即恢复了对周口店遗址的发掘和保护,成立了专门的遗址管理、保护、研究机构。拨专款修建了周口店遗址展室,并对社会开放。1955年,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到周口店遗址考察、参观。1961年,国务院将周口店遗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上世纪末,负责周口店遗址管理的研究所改制。改制后的研究所只有研究经费,而保护资金不足。可周口店遗址,却由于岁月的流逝和大自然风霜雨雪的侵蚀,风化日趋严重。
  2002年8月16日,北京市接手了周口店遗址的保护管理工作。周口店遗址保护,迎来了新的历史时期。当年,北京市和房山区政府共同投入资金上千万元,对遗址核心区进行环境治理。硬化、绿化面积达4万多平方米,拆除对遗址有影响的建筑1300多平方米,周口店遗址的内部环境有了明显改善。
  第二年,对遗址核心区内的化石地点和遗址外围重要化石地点,进行了地质病害调查,形成了《周口店遗址群地质病害调查报告》,为下一步对周口店遗址保护提供了依据。
  2004年-2006年,国家文物局和市文物局投入了1100多万元,先后对猿人洞、山顶洞等7个化石地点,进行了两期加固保护工程,周口店遗址化石地点多年没有处理的岩体险情,消除了。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也加大了对遗址周边环境的整治力度。投入5亿多元,拓宽了京周公路,绿化面积达到40多万平方米,把京周公路建设成通往“北京人”家园的绿色走廊;关闭和停止生产遗址周边的11条水泥生产线、18家石灰厂、19家矿山和2家煤矿;投入上千万元,治理周口店河;拆除了遗址门前的废弃建筑,建成了文化广场;又先后组织社会各界、大专院校到遗址周边植树11万多株。遗址周边环境得到了有效治理,现在,周口店遗址的天蓝了、水清了,环境更美了。
  我搞了20多年的文物保护工作,有个切身的体会,那就是,国家强大了,经济实力强大了,文物的生命力也会强大起来。
  可以说,周口店遗址几十年的保护历程,就是咱们国家文化遗产保护历程的一个缩影。
  在2000年以前,全市用于文物建筑的保护经费,每年不过五六百万元。2000年以后,市委、市政府以申奥为契机,每年投入1.1亿元,对位于“两线、一街、一区”的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建筑进行抢险修缮。北京申奥成功以后,2003年,市委、市政府又决定实施“人文奥运文物保护计划”,5年投入6亿元。按照“整治两线景观、恢复五区风貌、重现京郊六景”的保护思路,对全市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建筑进行了大规模的抢险修缮。从2008年到2014年,市政府还将继续每年投入1.5亿元用于文物修缮。现在一年用在文物修缮的经费,相当于过去几十年的总和。
  这些大手笔的文物保护、修缮工程,使全市文物建筑的保护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一大批文物古建得到抢救和保护。经粗略统计,一共修缮了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139处,修缮面积将近33万平方米。天坛、颐和园、十三陵、周口店遗址、历代帝王庙、先农坛、孔庙、国子监等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建筑得到了抢修,缓解了全市文物建筑长期以来,年久失修的局面。通过腾退搬迁、文物修缮和环境治理,恢复了后门桥、菖蒲河这些历史人文景观。建成了皇城根、明城墙、莲花池、元土城遗址公园,复建了永定门城楼,开放了袁崇焕祠、纪晓岚故居、天坛神乐署等一批价值大、知名度高的文物建筑,受到了广大市民的交口称赞。
  今年,为了保护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的剖面,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又开始对猿人洞遗址进行保护性发掘。另外,市、区有关部门,积极推进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新馆的建设。在不久的将来,一座崭新的博物馆,将会矗立在周口店遗址保护范围以外,既可以有效的展示周口店遗址的出土文物,又保护了周口店遗址的景观风貌。
  从周口店遗址的发掘、保护历程,我们既看到了解放前它所遭受的厄难,也看到了建国60年来对它的保护,更看到了近几年周口店遗址保护所发生的根本性转变,成为了北京市、乃至全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一个成功范例。
  (王有泉 市文物局科研处处长)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采编二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领航新时代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