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希贤:解读十七届四中全会精神

张希贤:解读十七届四中全会精神

  在我们伟大祖国60华诞来临的前夕,中共中央召开了十七届四中全会,为了能够更好地学习贯彻全会精神,我们就十七届四中全会精神作一下解读。主要讲三个问题,重点要说明一下四中全会主要是新在何处。

  十七届四中全会的时代背景

  第一个问题,就是时代背景。我们是处在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历史转折点上召开的十七届四中全会。这是在时代历史转折点上的一次党的建设会议。
  所谓时代历史转折点,这是前几次党建会议所不具备的一个时代背景。我们中国走过了两个完整的发展阶段。第一个发展阶段,是从1840年到1949年,这109年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百年战争,我们正好经历了一个百年战争时期,从资本主义到帝国主义,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从和英国、法国交手,到最后几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我们都交过手。一百年来的历程反映了中国人民不屈不饶的奋斗精神,也告诉我们这个国家必须有一个坚强的政党,没有一个坚强的政党,国家就会四分五裂。
  第二个发展阶段,是1949年到2009年,我们正好走过了一个完整的60年的甲子年。从2009年开始我们全党全中国要迎接新的第二个完整的60年的甲子年。这对我们共产党提出了一个严峻的执政课题。我们诞生于百年战争的后期,党领导中国人民结束了反帝反封建的百年战争,建立了新中国。四中全会的决定当中的四个转变,第一个就是这个,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的转变。我们共产党在新中国建立以后,执政正好走过60年一个甲子年。面对着当今世界中国自身的发展,我们共产党首先要迎接未来60年执政的挑战。
  中国共产党能否长期执政?在第二个60年里,前苏联共产党垮台的教训,台湾国民党百年老店关门的教训,都在第二个60年里头要考验着中国共产党。我们党的自身的一些党风问题、腐败现象问题,以及世界上的大趋势、大形势,都对共产党能否在第二个60年完整走下来,迎接第二个60年执政的考验,是一个相当严肃的课题。
  毛泽东1949年离开西柏坡,走在进京的路上曾经说,我们是进京赶考,考不好的话,我们还会退回来。这就给共产党提出了一个执政的严肃课题,我们要经历长期执政的考验,考不好退回来,就是退回在野党的地位。那在第二个60年里头,对我们全党,对党的先进性建设,对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是新一轮的考验。
  所以面对新的60年到来之际,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七届四中全会,我们要把这个目标调整到迎接未来60年的奋斗与考验上,这是时代背景不一样。这是十六届四中全会、十五届四中全会都不具备的背景,因为其他几次没达到60年的转折点上,没踩到中国改革开放第一个30年结束、第二个30年开局的转折点上,都不具备他独特的历史地位。
  这是我们的两个阶段。两个阶段的第二层含义,就是从1840年我们这个社会随着资本主义的进入、侵略就开始转型。现在看看,正好经历了169年,我们这个社会才有一个初步的眉目。这是我们一个民族转型走到一个新的转折点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和中国发展以后走到一个新的转折点上。
  这个转折点与世界发展潮流有关系。1840年到1919年是英国、法国、德国引领了当时的世界发展潮流。1919年以后,我们中国应对了以苏联红色文化为引领世界发展潮流。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应对了以美日德为代表的后资本主义发展潮流。

本文关键词: 栗志纲 北京 金融产业 发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防化学院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