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经济热点问题分析

核心提示:大国的经济都是基本内向型经济,即依靠国内资源的投入达到80%,依靠国内市场的销售达到80%。前不久西班牙一家杂志发表文章说,中国有9亿多农村人口,他们的消费水平很低,如果达到现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水平,那么中国农民形成的购买力就能把现在全世界经济危机库存积压的产品都买下来。文章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次全球经济危机重要的出路在于中国农民。

今天主要跟大家交流以下三个问题:第一,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主要问题。第二,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结构性矛盾。第三,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及其效果。

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主要问题

经济增长主要指总量,比如我们通常所说的GDP总量、经济运行水平、增长速度等。我们知道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平均每年经济增长速度大体是9.8%,这个速度在当今世界是非常高的。虽然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经历了金融危机带来的世界经济衰退的严重冲击,我国经济增长出现了一系列问题,连续15个月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降,但2009年经济增长速度仍然达到了8.7%,GDP总量是33万多亿人民币。按照世界银行惯常的折算方法,大体是4.3万亿美元,占全球GDP总量的7%。美国GDP总量超过14万亿美元,占全球的25%左右。

中国人有13亿多的人口,很多指标一旦人均化,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改革开放30多年,按不变价格计算,中国人均GDP水平大致增长了12倍,而总量大致增长了15倍。截止到2009年,我国人均GDP是3200多美元,而全球平均人均GDP是8600美元。

发展中国家可以分为五类:一是最穷的国家,尚未解决温饱问题;二是下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刚解决温饱问题;三是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叫做初步小康;四是上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叫做全面小康;五是高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叫做当代新兴工业化国家,就是完成了当代工业化、城市化改造。我国现在的水平相当于中等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讲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要保八,但我们预计今年的经济增长至少会达到9%,甚至9%以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甚至预计中国今年的增长会达到10%以上。

经济增长的关键是需求,这个需求是三架马车:投资需求、消费需求、出口,所以分析一个国家一年里经济增长的空间有多大,要从它的总需求来看。

一是投资需求。中国现在处在一个工业化加速发展的阶段,工业化到了中后期有一个特点,就是投资项目的资本和技术密集程度加大,所以投资需求增长非常快。另外,这个阶段城市化也在加速,中国的城市化率按照现在公布的数据是45%左右,按照国际发展的一般经验,一个国家的城市化率在30%—70%之间时投资需求增长速度是比较快的。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每年平均增长14%左右,比当今世界平均速度高出一倍多。2003年以来,中国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剔除价格因素之后,增长速度从来没有低过24%。2009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超过了30%。

所以我们现在的分析是这样的,就算2010年严格控制固定资产新增投资项目,单是把前几年特别是去年一揽子的扩大需求的措施立项完成,就仍要继续投资,因为固定资产投资不是一年就能完成的,对于很多在建项目要继续追加投资。保守估计,2010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幅不会低于25%。按照中国现在的经验,固定资产投资每增加5%,拉动GDP增长1%,按照这个对照关系,如果2010年固定资产投资增幅是25%,那么能够拉动GDP增长5%。

二是消费需求。目前没有一个像投资需求那样直接的指标来描述消费需求,我们用一个间接指标叫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09年在扩大消费政策的影响下,增长15%多,由于2009年价格指数是-0.7,那么实际增长速度要比15%多,将近17%。

2010年采取了扩大消费保民生等一系列的举措,今年中国消费品的增长速度不会低于去年,只要有这几个条件不发生恶化:城镇登记失业率不超过5%;900万新增就业岗位指标能够达到;人口自然增长率不超过5‰。如果今年消费需求增长15%,就能够拉动GDP增长3%。

三是出口。出口主要取决于国际经济。根据近几年的经验,全球经济每增长1%,中国出口则增长5%。2010年全球的经济增长是什么状况呢?根据各大国际机构从各个方面做的分析,估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能够恢复到3%。首先看发达国家的三大经济体:其一,美国的情况不错,虽然困难很大,但预期今年经济增长率大体上能恢复到2.8%。其二,日本的情况虽然不如美国,但比欧洲好,今年日本经济能够摆脱零增长,达到0.9%。其三,欧元区的情况虽比美国和日本困难,但也能摆脱负增长,达到百分点零点几的增长。其次看巴西、印度这几个发展中国家的大国,预计今年经济增长都在5%左右,中国的速度更高一些。这样一来,今年全球的经济增长速度有可能恢复到接近3%,这就意味着今年中国的出口增长能达到15%。这些年的经验表明,中国出口每增长10%,大体能拉动中国GDP增长1%,如果今年中国出口增长15%,实际上就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1.5%。但我们现在也看不太准,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需要讨论。保守一点说,假定今年中国的出口增长只达到10%,经济增长贡献就会是1%。

这样一来,预计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能达到9%,搞得好的话,有可能接近改革开放30年来的平均水平9.8%。国际社会对中国的预测更高,认为中国今年经济增长能够达到10%以上,最近还在调整对中国增长速度的判断,在提高这个水平。

如果今年中国经济增长达到9%,那么今年特别是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威胁,或者问题矛盾最突出的表现是什么呢?我觉得有可能出现滞胀。

滞就是停滞,发展速度慢,胀就是通货膨胀。一般来说,出现通胀,就没有停滞;出现停滞,就没有通胀,这是两种完全不同方向的失衡。现在是这样的,如果通货膨胀的话,我们就把需求压下去,紧缩性的宏观政策防止通胀;如果是经济衰退来了,失业率上去了,我们要采取各种办法把市场激活,把需求刺激起来,拉动经济增长速度加快,增加就业。但如果出现经济停滞也就是高失业的同时发生通货膨胀,这时宏观政策的选择空间就不大了,到底是扩张还是紧缩?上世纪,西方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国现在是防止滞胀,经济停滞构成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再次下滑的重要因素,现在都并没有根本消除,只是初步缓解,稍有风吹草动,特别是国际经济再恶化,就可能使得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再一次出现下滑,经济增长下滑就会导致失业进一步的攀升。中国城镇登记失业率并没有真实反映出中国的失业情况。为什么呢?其一,统计失业率在西方、美国是统计非农产业的失业人口占劳动人口的比重,但美国非农产业的劳动力是98%,美国农业劳动力是2%,中国所谓城镇登记失业率其实和国外所谓非农产业的失业率基本上差不多,但中国50%多是农村人口,农业劳动力占45%。农村劳动力并没有被纳入现在失业率的统计中去,而真实的中国农村失业的情况,恐怕并不亚于城镇人失业。其二,中国城镇里面的失业中有些隐秘失业没有被包含进去,比如虽然一个人没有失业,但他的劳动时间极其不充分,也就是工厂开工不足,现在这种情况也挺多的。

所以就有了另外一个指标,叫做社会调查失业率。我国的社会调查失业率经常比城镇登记失业率高两个百分点,官方公布的城镇登记失业率达到了5%,实际上中国真实的社会调查失业率应当在7%以上,失业率的警戒线、红灯线是7%。

通货膨胀的压力在中国现在发生了深刻的历史性变化,过去在中国的通胀主要是需求拉动,现在一方面是需求增加,另外一方面是成本推动,这个比较麻烦,一定要通过降低成本来降低物价,土地还要再涨价。另外,以石油为代表的能源动力也在大幅度涨价,再有就是劳动力价格在提高。这一系列的人力、财力、资金、资源、土地、自然要素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如今都已经较大规模开始提价,所以通胀的压力比较大。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讲,要把通胀控制在3%。

与通货膨胀对应的还有一个通货紧缩。通货紧缩比通货膨胀更可怕,通货膨胀不好,它使老百姓口袋里的钱越来越不值钱,而通货紧缩更坏,它使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有钱,因为它增加的是失业。

刚刚公布今年第一季度的消费物价指数是2.7%,我估计第二季度物价还要涨。今年西部出现罕见旱情,而且北方也出现了旱情,这样一来今年的夏粮将会减产。消费者的消费物价问题不仅仅是粮食或者青菜占了多少比重,而是人们的一个预期,3%的物价指标有可能止不住,能稳在4%就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现在中国经济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有可能出现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滞胀。

责任编辑:杨婧雅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