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驻北方代表给北方各级党部的信——论纱厂减工关厂与北方党的任务

中央驻北方代表给北方各级党部的信——论纱厂减工关厂与北方党的任务


各级党部的同志们:
  在整个国民经济总崩溃,帝国主义的侵略瓜分与日本帝国主义武装进攻的急剧形势中,资本家更加紧的开始了残酷的进攻,将经济恐慌与战争的灾祸完全架到工人阶级的身上。最近国民党,资本家以停工,关厂,减工,南迁的手段来进攻工人,来分散工人阶级反日的队伍与团结,替日本帝国主义进攻平津与华北清扫道路。
  全国纱厂资本家一致以减工,削减工资向纱厂工人的进攻中,华北纱业资本家更进一步以关厂的残酷手段来威胁北方数十百万的纱厂工人,企图使数十百万的纱厂工人和其他各种企业工人在资本家新的进攻下完全屈服与停止反抗运动。
  天津的恒源已经正式关厂,宝成和日本裕大也正在准备与计划中,唐山华新已经实行四日班,石庄[1]大兴已开除数百工人,其他青岛,郑州,太原各地的纱厂亦在实行或准备采取一致的步骤向工人进攻。
  这一减工,关厂与各种形式的进攻的结果,是使全国纱厂工人工资大大的降低,以至完全沦于饥饿,死亡,失业,痛苦的惨境,这必然要激起广大群众进行决烈的反抗,走向斗争的更高阶段。在资本家正在进行减工扣薪的运动中,天津裕元工人首先表现了斗争的伟大决心与力量,五百余工人自动的武装起来,准备铁尺木棍,煤油火把,决定于扣薪时和资本家拼命。这一反抗力量的表现,结果使全天津纱厂资本家一致声明“决不扣薪,经常工作”,使天津资本家决定的“五一”全体实行减薪的计划,宣布暂缓执行。其他各厂与唐山,石庄各地的纱厂工人,同样在自动的酝酿反抗的运动中。
  另方面,帝国主义,国民党,资本家,黄色工会正在准备动员很大的力量,采取各种方法来防止,破坏和镇压工人的反抗运动。帝国主义国民党除了以“维持地方秩序”“巩固后防”,严防捣乱”为借口,派遣武装军警便衣探狗来严密监视与残酷的镇压外,更以“集议救济”“保证劳工利益”来进行武断的欺骗宣传。黄色工会则以“静候党政调停”来压制工人的独立行动与自由(如恒源颁布取缔工人互相谈话与一切自由的“斗争纪律”来控制和出卖工人)。由于帝国主义国民党黄色工会的一致声援,使资本家敢于大胆的采取关厂的手段来进攻工人。
  工人阶级丰富的革命火焰是在燃烧与爆发着,尤其是纱厂工人的反抗运动,极有形成北方各主要城市以至全国纱厂工人总同盟罢工的前途与可能。北方党目前所处的紧急形势下,真正深入企业中,群众中去,努力争取这一可能变成实际,这不仅是保证纱厂工人反攻冲破资本进攻与反动压迫的胜利,而且是对于日本帝国主义疯狂的进攻平津与华北一个有力的无产阶级的回答,对于中国革命运动将是一个很大的推动力。
  然而北方党对于这一客观环境的严重性与斗争的伟大意义是估计不足的,党,团,工会对于纱厂工人反抗资本进攻的领导与布置是远远落在群众斗争的积极性后面,落在国民党黄色工会破坏斗争的活动的后面的。
  河北省在红五月的决议中和紧急通知中提出了“总同盟罢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进攻”“总同盟罢工反对……”等口号,而且规定了“准备一企业一区域的反日的总同盟罢工”,决议,通知通过了,口号提出了,但是没有真正采取任何办法去准备的,没有在一个地方真正准备了罢工的群众工作基础与广泛的动员。纱厂减工关厂与工人自发的反抗已经半月了,党的省委还没有作过讨论,亦没有采取一切必要与可能的步骤,迅速的去加强与巩固天津市委的领导。在纱厂斗争紧急形势之下,天津党的工作几乎陷于停顿的状态。团的组织同样没有真正的动员与具体工作,天津团的市委与党的对立,与个别同志先锋主义的倾向发展到不可容忍的状态而不及早的纠正。河北工会办事处对于纱厂斗争虽然注意了,而且获得相当的成绩,半月来在天津广大纱厂工人中普遍的建立了组织的初步基础,但亦没有唤起全工会的组织的动员,对于恒源关厂斗争并没有积极的给以应有的可能的领导。其他河南,山西,山东的党的组织都没有严重的来注意这一问题。
  这种严重的错误是不能一刻容许的,必须开展反对党内机会主义的消极怠工与空谈的斗争,反对对于纱厂工人斗争不足的估计与忽视的斗争中,提高全党的积极性,勇敢的深入企业与群众中去,把组织纱厂工人的反抗,争取党在这一反抗运动的领导,真正去准备罢工的群众工作基础来实现纱厂工人的同盟罢工,用这个罢工来推动和开展各业反日〈斗〉争条件的总同盟罢工,加强工人阶级对于武装民众的民族革命战争的领导,和反帝运动中的骨干作用,成为北方全党第一等严重的战斗任务。
  因此,我们必须坚决执行中央关于纱厂问题的全部指示,具体布置下列工作:
    一、立即在[提出]反对减工,反对关厂,反对减低工资,反对开除一个工人,在已经关厂的纱厂如恒源特别提出马上开厂,关厂期内工资照给,不准减少一个子工钱与不准开除一个工人等迫切要求,来与黄色工会一切出卖工人的纲领对立起来,广泛动员纱厂群众召集各厂群众大会讨论斗争纲领与斗争步骤,组织各厂的群众行动和示威,来反对资本的进攻。特别在已经关厂的纱厂如恒源应当号召群众,以群众力量包围资本家马上开厂,以动员群众冲进工厂占据工厂和堆栈,限期开厂与按照全数工资发维持费,一直到自动拍卖分配存货救济工人及其家属,依靠群众的威力以反攻和进攻的步骤,来威胁资本家马上开厂。
  二、在群众大会中必须向大会提出成立反对减工(或减薪或关厂)的斗争委员会,广泛的运用下层统一战线的策略,在各车间成立斗争委员会的小组,吸收一切积极分子到斗争委员会各部工作,经过各斗委与代表团结每个下层群众,严密斗争委员会与下层群众的联系,以充实斗委会的基础和力量,特别恒源应当抓住黄色工会控制包办拍卖斗争的一切事实广泛告诉群众,动员群众自动要求改造与扩大反对关厂斗争委员会,反对国民党黄色工会包办把持,以一二百委员而包含数十以至十数人的健强主席团的斗委会代替着数人以至〈十〉数人的黄色工会包办的斗委会,建立各[立各]部与组织宣传队纠察队交通队募捐队的组织和工作。
  三、建立我们党在这一运动中的领导乃是保证反攻胜利冲破资本进攻与反动压迫的主要条件。因此“要从各厂产业支部的同志中挑选最有信仰和工作能力的到斗争委员会工作,并由他们成立强有力的党团,支部干事会应从经过这些党团来指导斗争委员会的全盘工作,推进各该厂的斗争。各车间小组应由干事会有计划的分配得力同志去领导,按日向干事会和斗争委员会报告各车间的工作情形”。在同一区城和城市有几个纱厂的时候,要挑选各厂斗争委员会中最有威信的同志到某区域和城市的总的斗争委员会工作,并由他们组织某区域纱厂总斗争委员会党团,在某区或某市党委员会领导下工作。在没有党的支部而只有赤色群众的各厂,党的区或市委员会与工会应用一切方法来和这些积极分子建立关系,同时经过指定的同志与他建立严密的关系,经过这些关系来发动各该厂的工作与斗争,并动员一切这些厂的邻近党的支部或赤色工会小组,反日会和互济会组织突击队来帮助这些厂的工作。
  四、在一般的号召与发动中特别要艰苦地抓住一二个斗争条件高涨与党和工会组织比较健全的工厂做中心和骨干,加紧领导这些中心厂的一切工作以至经常讨论和解决该中心厂的一切困难问题,以推动和领导其他各厂。如天津恒源已经关厂,我们首先要采取一切办法来争取恒源斗争的领导。这里,第一,天津党和工会应当加紧领导工会最近发展的群众,把他们组织革命反对派小组成全厂革命反对派委员会,经过这些群众与会员提出我们主张与斗争纲领与黄色工会对立起来,艰苦的说服群众,使他们与黄色官僚对立和〈到〉我们领导下来;第二,广泛的向其他各纱厂宣传,告诉群众恒源纱厂关厂是整个纱厂资本〈家〉的一致计划,只要恒源工人失败了,那么其他各厂便要一样进行,经过恒源公开代表的活动与该厂厂内党和工会的发动号召群众大会,成立该厂斗争委员会,向资本家示威与威胁资本家保证不关厂不减薪不开除一个工人,进一步以群众力量一致援助恒源斗争,一致怠工,关车,罢工,示威,包围恒源资本家,占据恒源工厂与堆栈等同情行动,来威胁恒源资本家马上接受全部群众条件;第三,以恒源为中心,以各厂厂内活动的基础公开号召天津各纱厂工人代表大会以至于全体群众大会,讨论一致斗争纲领与斗争步骤,组织群众总的反攻来回答资本总的进攻;第四,以天津为中心派遣代表发表告纱厂工友书与通电,召集华北首先是河北青岛各中心城市纱厂工人代表联席会议,在代表合上选举全天津以至华北纱厂工人斗争委员会及其分会,实行以广泛的红色统一战线来对付资本的联合进攻,争取华北以至全副纱厂总同盟罢工的实现;第五,天津党,团,工会必须把深入恒源斗争群众争取恒源斗争领导,成为领导与开展天津所有的纱厂斗争的总关键。党,团,工会应当马上进行实际的讨论与具体的布置,在目前各厂尚未有建立党,团支部组织而各厂都已建立革命反对派的时候,党,团特别要加紧对工会的领导,立即建立各厂革命反对派的组织,召集各厂革命反对派代表会议,成立天津纱厂革命反对派的总委员会,加紧向纺织业黄色工会下层代表与群众工作,建立自下而上的革命反对派的工作与组织,要把瓦解天津纺织黄色工会与在一切无组织群众中建立群众工会,及创造党,团在纱厂中的堡垒[2],在这次斗争的领导中,集中号召的力量去实现“不准一个纱厂没有我们的组织”的任务。把这个工作的成绩作为这一斗争过程中的最主要任务与最主要收获之一。
  五、不是等待关厂,停工,减工,减薪时再斗争,而是马上便要提出斗争纲领,组织群众反抗运动来回答资本进攻。因此,这里第一,要马上在各厂以至于各间提出最迫切的部分特殊要求来发动和充实这一减工关厂斗争,从每个小的行动与斗争中扩大群众基础,成立反对减工关厂斗争委员会。第二,斗争一开始便要发动群众组织各种自卫队纠察队队伍,不怕大小,二——三人起都可以成立,立即用各种各样的武器武装起来。学习裕元工人的英勇经验,要发动数百数千男女工人青工童工参加纠察自卫组织,首先在天津要马上与裕元五百纠察队建立关系与领导,在六大纱厂普遍建立最少数百单位的工人自卫队。第三,动员一切工人家属参加自卫队与斗争的行动。
  六、首先与纱厂失业工人建立统一斗争与行动的联合战线,和特别加强在青女工中的工作,是保证斗争开展与胜利的主要条件。第一,在斗争中应同时提出失业工人的迫切要求(要工作和救济等),来团结在业和失业工人,天津纱委马上要规定失业工作计划与在业工人斗争的基础上成立真正群众的失业委员会。第二,十二万分的加紧青女工工作,动员妇女突击队到女工群众中去,召集青女工代表大会,讨论一般条件与青女工特殊的要求,选举青女工的代表参加斗争委员会,动员一切青女工参加斗争和行动。天津恒源应当马上召集青女工全体公式代表会,以恒源为中心号召组织各厂青女工代表大会(最迟在红五月底完成),党,团,工会要用一切力量来扩大和充实这两个代表大会的准备,把这两个代表会的召集作为纱厂总反攻斗争的主要动力,与号召和建立群众的革命反对派联系起来。青岛,河南,山西及各地一切纱厂应万分注意青女工工作。
  七、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进攻平津,已经迫在眼前,在纱厂工人斗争的准备与进行中,必须一刻不忘记的号召群众的反日斗争与行动,建立各种形式的反日自卫组织。在天津,青岛的日本纱厂中特别要注意在工人一般的迫切要求下,提出特殊的要求(如撤退武装军警,反对工厂驻军等),广泛的号召同盟罢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平津与华北,组织检查日货,打工贼汉奸,厂内会议,飞行集会,游行示威的群众行动,用最大的力量动员他们参加救亡会议,参加“五卅”大示威。
  八、纱厂资本家的进攻,只是整个资本家新的进攻工人阶级的开始,其他各厂与国营企业(如火柴,烟厂,印刷……)也正在进行。我们必须将纱厂减工关厂的事实及意义普遍的告诉其他企业的工人,指出资本的进攻将同样的向着他们。集中很大的力量去团结,组织各工业部门的工人大小斗争,发动纱厂的工人和代表去推动与影响其他各企业工人的斗争,以纱厂工人反抗关厂减工的斗争力中心,去汇合其他各业的工人斗争的伟大潮流,争取几个中心产业区域特别是天津工人阶级总同盟罢工的实现。
  九、立即采用各种方法去发动群众对于纱厂工人的援助运动,如发表通电,宣言,派代表,写信去慰问,发起大规模的募捐,举行同情的怠工行动,从精神上物质上去提高与坚强纱厂工人斗争的精神与决心,使他们不致于在敌人各方面的进攻与破坏下陷于孤立无援。党必须动员赤色工会,反帝同盟,互济会等群众团体立即开始这一工作,并组织专门的委员会去筹备罢工的基金。
  我要求河北以及北方各级的党的领导机关立即根据中央的紧急通知与这封信,以及《火线》上发表的关于纱厂斗争与斗争委员会的组织问题等文章,作一次详细的检阅与讨论,并具体的布置工作,动员最好的干部去加强天津,唐山,石庄,青岛,郑州,太原的党的领导,严格的检查工作,保障中央与自己的决定百分之百的执行,并将布置与进行的情形速作报告来。
  中央驻北方代表
  五月九日
  根据一九三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出版的
  上海《斗争》第四十三期刊印
    注释
  [1]石庄,即石家庄。
  [2]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出版的《六大以来》收录的本文,此处还有“联系起来”四个字。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