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综合> 正文

袁正光:当今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最新进展

(本稿未经报告人审核。作者观点不代表宣讲家网立场。未经宣讲家网站同意,请勿转载。)

我是研究STS的,就是科学技术与社会,专门研究科学技术与社会的相互关系。科学和技术不断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发展,反过来社会的体制机制及其价值观、文化又影响一个国家科学和技术的发展,他们之间是相互促进、相互推动的,了解这方面的关系对我们把握国家的文明进程是非常重要的。今天主要跟大家介绍一下当今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一些最新进展,主要讲三个问题:一是科学前沿不断深化,技术突破蓄势待发,主要向大家介绍当今五大科学前沿和六大高技术领域;二是创新的六个层次;三是制度和观念的创新才是最根本的创新。

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创新几乎决定了一个国家文明的进程,英国之所以能够引领世界从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首先是一个观念的创新,英国提出两个观念,一是由凭经验办事的观念转向按规律办事的观念,这就叫科学观念。我们中国现在基本上还是凭经验办事,还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现代社会摸着石头是过不了河的,一定要了解掌握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不断深化发展的规律。创新也要按规律办事,不是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正因为有了科学观念,所以有了两大制度:民主政治制度和市场经济制度,是这两大制度把人类带进了现代社会,而这两大制度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体现,人类在规律面前只能是不断去认知、掌握、运用,绝不能拒绝,更不能违背。二是人文观念,要懂得办一切事情的唯一目的就是人的幸福,人的幸福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尺度,但我们经常把一个政府或一个单位的政绩看得太重要,为了政绩往往去伤害或者牺牲人的幸福。只有在科学观念和人文观念的指引下,创新才能够不断造福于人类社会。

在正式开讲之前,我想给年轻的朋友们谈一个基本的常识问题,很多人经常在这个常识问题上犯错误,所谓科学技术应该是科学和技术,英语里没有科学技术这个词,科学和技术中间有一个and,我们翻译过来的时候把and省略了,就叫科学技术,后来干脆就叫科技,这下就只有技了,没有科了。比如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火药、指南针、印刷术、造纸这些都叫技术,而不是科学。2000多年前我们就发明了指南针,但是中国人用指南针给皇帝找风水,而且只知道用,不去问为什么,技术是做什么,科学是为什么。指南针为什么指向南方、北方?西方人这一问就问出了一个大学问来,原来地球就是一个大磁场,电流流过的地方就有磁场。英国著名科学家法拉第问,既然电可以转化为磁,那么磁能不能转化为电?结果他发现电可以生磁,磁也可以生电,这就是电磁感应定律,这就叫科学。1866年德国的西门子运用这个原理发明了发电机,1876年美国贝尔运用这个原理发明了电话,1879年美国爱迪生运用这个原理发明了电灯,1889年美国运用这个原理发明了交流输电,这四项发明把人类带进了电器时代。

科学是认知事物,发现事物的真相和原理,在这点上中华民族是弱项。为什么过去5000多年始终在农业社会缓慢发展,到了最近100年特别是最近几十年,人类社会以超级加速度迅猛发展,用马克思的话就是,资产阶级在他统治的不到一百年间所创造的生产力超过了以往历史的总和。我们把这漫长的5000多年的人类社会叫做非理性社会,为什么地球上有一年四季的变化,我们从来不去想,哥白尼却发现,原来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周正好是365.25天,由于转的时候总有点斜,所以有时北半球靠近太阳,有时候南半球靠近太阳,就解释了地球上一年四季的变化,这就叫科学。牛顿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地球围绕太阳转,遵循三大定律,从此人类产生了一个崭新的观念,那就是自然界是有规律的,这样一个规律意识和科学观念的诞生是人类现代进程的起点。

18世纪亚当·斯密运用规律意识进一步提出了人类资源有效配制的规律,经济学就是这么是诞生的,以最小的投入达到最大的产出,解决生产什么、怎么生产和为谁生产的问题。

人为什么会得病?中国人很少有人想过打开人体去看一看,西方人打开人体去看,这就产生了解剖学,一打开才发现人是由各种器官组成的,器官是由细胞组成的,这就进入细胞学,最近50年又进一步发现细胞之所以会发生异变是由基因决定的,所以又走向基因学。以西医为代表的现代医学是一日千里在发展,中医几千年没有太大的发展。英国哲学家罗素对中国很友好,但罗素先生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人很有耐心,他们要花几个世纪去弄清楚别的国家几年就可以弄清楚的问题。

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看到通常开国的君王都比较英明,后来就一代不如一代,于是他发现一个规律,如果权力不受制约,则必然走向腐败,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所以就要用民主政治制度去制约权力。

现代社会叫做理性社会,就是懂得按规律办事的社会,这个规律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科学。科学有三个关键词:事实、规律和原理,其中规律是核心。大家注意,事实是科学事实,而不是一般的事实,科学事实是充分的、全面的、本质的、带有概率性的。我们经常拿过去的事实去证明一个问题,我们还喜欢抓典型,不喜欢抓规律,用典型来代替事实是非常恐怖的。香港的城市规划跟政府没有关系,让政府来规划城市基本上是规划不好的,因为领导们要换届,他们总希望在自己任期内城市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我认为城市建设不能日新月异,必须是长远的规划、逐步的发展。这些都是规律,而这些规律又渗透着人文,这就是科学和技术的相互关系,科学是解决质的问题,技术解决形的问题。古代社会人类是先行后知,现在社会人类是先知后行,行中再知,知后再行,这样就能少走弯路,少走错路。

责任编辑:采编二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