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瓦与尼斯

萨瓦与尼斯

萨瓦与尼斯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莎姆伯里省长肯定地宣称撒丁国王从来无意要把藏瓦让给法国,而英国外交大臣本月2日在下院却断然声明,去年夏天瓦列夫斯基伯爵就以法国皇帝的名义拒绝了这个方案。但是,约翰·罗素勋爵的声明谈的是几个月以前的情况,那时被否定了的事,可能现在已经实现了。当然,要使人相信在萨瓦居民中最近发展起来的拥护并入法国的运动纯粹是地方性的运动,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大概这个运动是由法国代理人煽动起来的,而维克多-艾曼努尔国王的政府则批准了这个运动,或者至少也是对它采取了容忍的态度。

萨瓦像瑞士西部各州一样,是法兰西民族占有完全和无疑的优势的一个省份。人民都操南法兰西方言(普罗凡斯方言或利木赞方言),但标准的和正式的语言到处都是法语。可是这丝毫也不能证明萨瓦人愿意并入法国,特别是并入波拿巴的法国。据一位于1859年1月为了军事目的曾经在这个地区旅行的德国军官的见闻录记述,除了莎姆伯里和下萨瓦的其他几个城市以外,主张并入法国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毫无影响,同时上萨瓦、莫里延和塔兰特兹认为最好是保持现状,沙布累、佛西尼和热涅维这三个北部地区则认为最好是加入瑞士联邦,组成它的一个新的州。但是,既然萨瓦居民完全是法兰西人,它无疑会日益倾向于法兰西民族的基本中心,并且最后会并入这个中心,这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尼斯的情况却不同。伯爵领地尼斯的人民也操普罗凡斯方言,但是这里的标准语、教育、民族精神都是意大利的。北意大利方言和南法兰西方言非常接近,几乎无法说明某种方言止于何地,某种方言起于何地。甚至皮蒙特和伦巴第的土语按其后缀来说也完全是普罗凡斯语,而具有拉丁语词根的词的构成法实质上与意大利语相同。以这种土语为依据要求尼斯并入法国是不可能的。因此,现在只是根据设想中的尼斯对法国的同情要求它并入法国,可是是否存在这种同情,那还是大大值得怀疑的。即使有这种同情,即使有特殊的土语,尼斯也完全是意大利的一个省份。最令人信服的证明,就是朱泽培·加里波第的士兵par  excellence〔主要〕是由尼斯提供的。把加里波第看成法国人,那简直是个笑话。

单纯从财政观点来看,把这两个省割让出去并不会使皮蒙特受到很大的损失。萨瓦是一个穷省,虽然能为撒丁军队提供优秀的士兵,但是它自己的行政费用从来都是入不敷出的。尼斯的财政状况也好不了多少,而且只是那么一小块地方。损失显然是不大的。尼斯虽然是意大利的一个省份,但是为了北意大利和中意大利的统一可以把它牺牲,而失去像萨瓦这样的一个外族人居住的省份甚至可以认为是合算的,因为这样能促使意大利的统一。但是,如果从军事观点看这个问题,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现在法国和撒丁从日内瓦到尼斯这一段疆界几乎是一条直线。南面的海和北面中立的瑞士把通向意大利的一切道路都切断了。在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意大利和法国之间发生战争,交战双方的处境是一样的。但是萨瓦和尼斯都位于阿尔卑斯山主脉的后面,阿尔卑斯山的主脉则以一个宽广的半圆包围着皮蒙特,而且这两省都向法国敞开着。所以,在皮蒙特和法国的疆界线上双方各占有阿尔卑斯山的一个斜坡,而在疆界的北部和南部,意大利却占有阿尔卑斯山的两个斜坡,因此它完全控制着各个山口。

此外,由于商业不很发达,由皮蒙特经阿尔卑斯山通往法国的一切道路全都秽塞不堪,而由皮蒙特经蒙塞尼山口通往萨瓦的道路和由皮蒙特经田达山口通往尼斯的道路却是欧洲贸易的干线,维修得非常好。所以,在意大利和法国之间的历次战争中,如果进攻的方面是意大利的话,尼斯和萨瓦都是意大利进攻法国的天然的作战基地,而如果进攻的方面是法国的话,它就必须夺取这两个省,才能向阿尔卑斯山后面的意大利发动进攻。纵然意大利人面对着在数量上占优势的军队不能守住尼斯和萨瓦,这两个省仍然使他们有可能及时把意大利的兵力集中到皮蒙特平原,从而保证意大利免遭突然的攻击。

如果意大利占有萨瓦和尼斯所得到的军事上的利益仅限于这些积极的利益,那末牺牲这两个省份,仍然不致有什么严重的损失。但是最重要的是消极的利益。我们假定勃朗峰、蒙特伊泽兰山口、蒙塞尼山口和田达山口都是标示法国疆界的一个个大界桩。在这种情况下,疆界就不是像现在这样的一条直线,而是以一个巨大的圆弧包围着皮蒙特了。莎姆伯里、阿尔贝维耳、穆蒂埃这样一些主要道路的汇合点就会变成法国的基地。法国人会在蒙塞尼山口的北坡构筑防御工事并保卫北坡;两个国家的前哨就将在距离都灵只有两天行程的这个山脉的各个山顶上相遇。在南面,尼斯将会成为法国各个基地的中心,而前哨将设置在距离热那亚只有四天行程的奥涅利亚。这样一来,即使在和平时期,法国人也仍然待在意大利西北部两个最大城市的门口,而且由于他们的领土差不多从三面包围了皮蒙特,他们就可以阻挠意大利军队在波河上游谷地集结。把意大利兵力集中到亚历山大里亚以西的任何企图,都可能使军队在集中尚未完成以前就遭到攻击的危险,换句话说,可能使他们遭到被各个击破的危险。这样一来,皮蒙特的防御中心便会立即从都灵移到亚历山大里亚;换言之,皮蒙特本身将会无法进行认真的防御,而处于法国人的控制之中。路易-拿破仑正是把这一点称为

“自由的和感恩图报的意大利,它的独立只能归功于法国”。

注意一下北方,我们可以看见,那些经常威胁着意大利的东西,对瑞士来说也可能会成为致命的打击。如果萨瓦成了法国的领土,那末从巴塞尔到大圣伯纳德山口的整个瑞士西部就会四面都受法国领土的包围,一旦发生战争,连一天也守不住。这一点是这样明显,以致维也纳会议决定让北萨瓦和瑞士都中立化,一旦发生战争瑞士有权占领并防御这个地区。只有400万人口的小国撒丁不可能反对这个决定,但是法国是否可能并愿意让它的一部分领土因此在军事方面归属于一个别的而且还是较小的国家呢?一旦发生战争,瑞士能不能够试图占领法国的一个省份并把它置于自己的军事控制之下呢?当然不能。在这种场合,法国会在任何它觉得合适的时刻像吞并萨瓦和尼斯一样,轻而易举地吞并整个瑞士法语区——伯尔尼汝拉山区、纽沙特尔、窝州、日内瓦以及弗里布尔和瓦勒的那些它认为合适的地区;而在这个时刻尚未到来以前,瑞士会一直处于法国强有力的控制和监督之下,以致它会像是法国的一个简单的附庸。至于说到瑞士在战时保持中立,其实只要一宣战这种中立就不会再存在了。如果一个强大的和好战的国家随时都可能击溃它的中立的邻邦,那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中立。

这个表面看来是无恶意的吞并萨瓦和尼斯的计划无非是要在意大利和瑞士建立法国的统治,即保证法国在阿尔卑斯山的统治地位。在这个小步骤实现以后,到我们亲眼看到左莱茵河上也建立起法国统治的企图以前,难道还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吗?

弗·恩格斯写于1860年1月30日左右

作为社论载于1860年2月2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第5874号

原文是英文

俄文译自“纽约每日论坛报”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