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致恩格斯 1849年8月17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49年8月17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49年8月17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斐维

[1849年]8月17日于巴黎

亲爱的恩格斯:

我不知道,你是否接到了我的第一封信——你给我妻子的第一封信的回信,——因为你的地址很不准确。你的第二封信,要不是在这里的我的全家都生了病,妨碍了我,我也已经写了回信。我愿意再向你说一遍,我和我的妻子曾经多么不安地为你担忧,而我们突然得到关于你的确切消息,又是多么高兴。

你从信上的日期可以看出,对于我的声明,内政部的答复是暂时让我留在巴黎不问了。指定我去的摩尔比安省,这是布列塔尼的朋齐维沼地,在这个季节是要命的地方。写信谈六月十三日事件[151],在目前来说是不谨慎的。我不相信,至少我不知道,通信秘密是否受到尊重。

这里的总的形势,我可以用两句话给你描绘一下:多数派分裂成原来的、互相敌对的分子,波拿巴主义永远声名扫地,农民因保存四十五生丁税而怨恨,葡萄酒酿造者因受到保存酒税的威胁而狂怒,舆论中重新出现反对反动的气流,在延期召开的议会中和在内阁中正在形成反动派的清一色统治,他们正忙于把巴罗—杜弗尔集团赶出内阁。[152]这事一旦发生,你就可以期望革命即将复兴了。

我不知道,你在瑞士是否有可能观察英国的运动。英国人正是从运动被二月革命所中断的那个地方重新开始了自己的运动。正象你知道的那样,和平派无非是自由贸易派的一种新打扮。不过,工业资产阶级这一次比在反谷物法同盟[153]的运动时期还要革命些。这有两个方面:(1)由于取消谷物法和航海法[154]而在对内政策方面受到严重打击的贵族,在它的对外政策方面,即在它同欧洲的关系方面,也将被摧毁。这与皮特的政策完全相反。反对俄国、奥地利、普鲁士,一句话,支持意大利和匈牙利。科布顿认真地以发动抵制来威胁那些要给俄国贷款的银行家,从而对俄国的财政展开了真正的征讨。(2)进行争取普选权的运动,以便在政治上使佃农完全脱离土地贵族,让城市在议会中占绝对多数,使上院不起任何作用;搞财政改革,以便限制教会和减少贵族的政治收益。

在这两方面的运动中,宪章派和自由贸易派都是联合在一起的。哈尼和帕麦斯顿看起来相安无事。在伦敦的最近一次群众大会上,奥康瑙尔和汤普逊上校完全一致。

这次对封建制度和神圣同盟的经济征讨战可能产生完全预料不到的后果。

匈牙利好极了。但是,这个卑鄙的普鲁士呢?你对它有什么可说的呢?这些“苍白的恶棍”[注:海涅《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8章。——编者注]现在正在萨克森、巴登和普法尔茨养肥自己。如果他们派军队去援助奥地利人,他们的做法也将是使自己停留在波希米亚[注:捷克。——编者注],在那里让人家养着。而这个可怜的普鲁士——我只怕它太胆小——只要一参预这个无论如何都要变成一场普遍战争的匈牙利事件,就会灭亡。

亲爱的,现在我们从自己这方面该干什么呢?我们应该努力来办一个有收入的文字事业。我等待着你的建议。

红色鲁普斯[注:斐迪南·沃尔弗。——编者注]在这里同我住在一所房子里。德朗克也在巴黎,但这是一个爱·梅因派的小人物。鲁普斯[注:威廉·沃尔弗。——编者注]在苏黎世,通讯处是:吕宁医生收。你不必另外给朗波先生写信。这是我的假名。

总之,就用这个通讯处:百合花路45号朗波先生收。

祝好。

卡·马·

注释:

[151]1849年6月13日小资产阶级政党山岳党在巴黎组织了一次和平示威,抗议总统和立法议会的多数派破坏法兰西共和国的宪法。这次示威被军队几乎不费力地就驱散了,并证实了法国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破产,详见马克思的文章《六月十三日》和《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6卷第627—629页和第7卷第71—81页)。6月13日的示威被驱散以后,当局开始迫害民主主义者,其中包括外侨。——第158页。

[152]马克思指分成相互竞争的保皇派别的法国立法议会的多数派即秩序党的分裂。

1848年3月16日,法国临时政府决定对各种直接税每一法郎附加四十五生丁,这引起了农民即纳税者的基本群众的特别的不满。资产阶级共和派采取这种政策的结果,使很大一部分农民离开了革命,并在1848年12月10日的总统选举中把选票投给了路易·波拿巴。

1849年8月中,在保皇派议员的压力下,宣布法国立法议会休会两个月。议会于1849年10月中复会。——第158页。

[153]反谷物法同盟是自由贸易派团体,它是曼彻斯特的工厂主科布顿和布莱特于1838年创立的。旨在限制或禁止从国外输入谷物的谷物法,是为大地主的利益从1815年起在英国实行的。同盟要求贸易完全自由,废除谷物法,其目的是为了降低工人的工资,削弱土地贵族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同盟在反对地主的斗争中曾经企图利用工人群众,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英国的先进工人展开了独立的、具有强烈政治性的工人运动(宪章运动)。工业资产阶级和土地贵族之间的这场斗争,于1846年以废除谷物法的法案的通过而告结束。此后同盟也就解散了。——第158页。

[154]航海法——指克伦威尔于1651年颁布、后来经过多次修改或补充的航海条例,它主要是为了对付荷兰的转运贸易和巩固英国的殖民统治。条例规定,从欧洲运入的重要货物以及从俄国和土耳其运入的一切货物只能用英国船只或原货物出产国的船只。英国沿海的航行只限于英国船只。这些条例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已大大受到限制,于1849年剩下极少部分,于1854年全部取消。——第158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