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致马克思(1846年7月27日)★

恩格斯致马克思(1846年7月27日)★

恩格斯致马克思(1846年7月27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布鲁塞尔

1846年7月27日于奥斯坦德圣托马街第11号

亲爱的马克思:

我四处跑了几天替你寻找住所,但是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不是太大,就是太小,很少有两间在一起的,卧室多半小得可怜。昨天我终于找到了两处住所供你选择:(1)有两个大房间,一间在二楼,一间在三楼;每间都有一张床,每月九十五法郎;再安一张床就得再付三十法郎;早餐平均每人每顿半法郎;(2)一所不大的房屋,也属于那个房主所有,一个房间在楼下,楼上有两间相通的卧室,其中一间相当大,另一间小,每月一百五十法郎,早餐价钱与上同。谁租这所房屋,还可以用一个女仆。上述那两个房间在奶油街的“布拉班特”饭店里,那儿也可以随意搭伙。但是在这方面你们在那里是完全可以自主的。不管怎样,如果你想在这两处挑一处,那你住到“布拉班特”那所房屋要好些,比住在旅馆便宜;这两个房间你如果不满意,可以请女主人给你看看那一所房屋,地点在白衣修女街5号,如果这一所也不合适,那你可以再另找房屋。不过,与去年相比,住房也象其他一切东西一样,确切些说“一切都是这样”,价钱贵得可怕。你全家午餐就要花五法郎,煎牛排一法郎,肉饼也是一法郎,酒是二至三法郎。这里的啤酒很差,雪茄烟既不好而且贵,你最好能从布鲁塞尔带几百支来;如果这样做了,你的开支将大致如下:

住所………………………………………125—150法郎

早餐………………………………………45—45法郎

午餐………………………………………150—175法郎   (如果你有时在海滨用餐)

晚餐,煎牛排2—3份……………………60—90法郎    (这里的人都很能吃)

每月   午餐后在海滨喝咖啡2杯(非常必需)…18—18法郎

洗衣很贵,至少……………………………20—30法郎    还有洗澡,每次

1.3—1.5法郎,

共约40法郎

———————

418—508法郎

除此以外,最好还有一百法郎作为额外开支,否则这里住着很枯燥。你在这里用不着住一个月以上。只有半身不遂或全身瘫痪的人才住下去。但是你租房子时必须言明超过一个月就按日计算,否则,多住两天,就要给你算半个月的房钱。

一般来说,在这里住是很无聊的。最初几天,除了家里人以外,只有一个枯燥无味的巴门庸人,一个蠢人中的蠢人同我交往,这个人是我的环境迫使我结识的。昨天布兰克(你是认识他的)从伦敦来了,我终于通过他结识了一个很机灵也颇为能干的法国人,不过他在爱北斐特住了十五年,因此说的是德国话。

“最后我还要提及”赫斯夫人的事。这使人很不愉快,但是决不能让她对那个赫斯的愚蠢行为负责。如果我从我的老头[注:恩格斯的父亲老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编者注]那里得到足够去巴黎的钱(这钱还靠不住),我将设法把她带过国境。附上一张便条,请转寄给科伦那个亲爱的可怜人[注:赫斯(见本卷第470页)。——编者注],好让他放心。他的夫人现在已到了布鲁塞尔了吧?

这里没有一个大人物。他们8月份才会来。现在还不知道哪些德国名人将到这里来。因而目前我必须满足于普鲁士银行计划[32]。真可笑,这些老爷们竟然认为,用这种办法就能得到许多钱。看来,或许能使几个大银行家愿意干这件事,这些人想要成为“大股东”,想同官僚缔结密约,例如,规定他们的股票不得赎买,以及要让他们混到中央理事会中去,等等。但是,除了这些人以外,就没有人愿意干了。最妙的是,“认购者姓名以及认购数目都不予公开”。这就是说,也估计到钱将少得要命,想多少遮一遮丑。这是地道的官僚伎俩。

马上写信告诉我,你是否来,什么时候来。

你的  恩·

[原信有恩格斯的一幅漫画和说明:]

这种画面昨天在海上不论男女都能看到。

注释:

[32]指的是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的政府于1846年改组普鲁士银行一事。普鲁士银行改为股份公司,但管理权却仍然保留在政府手中。1846年10月5日法令所规定的这个改革的意图是造成有利条件吸收私人资本,以便弥补普鲁士的国债(见恩格斯《普鲁士银行问题》一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卷第26页)。——第35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