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全集第15卷前言

列宁全集第15卷前言

  前言  
  
  本卷收载列宁1907年2月至6月,即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末期的著作。  
  
  1905年十二月起义失败后,俄国革命运动时起时伏,逐渐低落。工人和农民在艰难的形势下一边斗争,一边退却。1907年春,罢工斗争和农民运动一度有所高涨,但总的来说,革命正进入低潮时期。沙皇专制政府在加强对革命的镇压的同时,力图以伪宪制引诱人民离开革命斗争。1906年7月政府解散了不合心意的第一届国家杜马,1907年2月又召开第二届杜马,谋求与自由派资产阶级妥协,共同对付革命。新杜马选举的结果与政府的打算相反,杜马代表的政治构成比第一届杜马更左。在革命低落的形势下,杜马问题成为各个阶级、各个政党力量较量的焦点。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对待杜马的策略问题和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态度问题上进行着尖锐的斗争。这是1905年革命之初就开始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两条路线两种策略斗争的延续。在1907年4—5月举行的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布尔什维克的策略路线取得了胜利。鉴于杜马中左派力量的壮大,而且自由派资产阶级政党已无力调和地主和农民的利益,沙皇政府于6月3日又解散第二届杜马,逮捕社会民主党党团成员,搜捕列宁,迫害布尔什维克,破坏工人组织。“六三”政变标志着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结束和斯托雷平反动时期的开始。  
  
  本卷文献反映了第二届国家杜马召开前夕至“六三”政变这段时间俄国政治舞台上的阶级斗争和社会民主工党内的路线斗争。无产阶级政党如何对待资产阶级政党的问题是贯串本卷的一根主线。围绕着这个问题,列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透彻分析并反复阐明了俄国革命的性质和特点,俄国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变化,各个阶级和政党的不同经济利益以及对革命的不同态度,无产阶级政党的路线、策略和任务等一系列问题。  
  
  《提交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的决议草案》是本卷中重要的纲领性文献。这些文献精练、集中地表述了布尔什维克对这一时期面临的各种重大问题的基本观点。弄清这些基本观点,就大致把握了全卷的主要内容。列宁认为,社会民主党的一项特别迫切的任务,就是确定各个非无产阶级政党的阶级内容,估计各阶级的相互关系,确定自己对其他政党的态度。他在《关于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态度》的决议草案中把资产阶级政党分为四大类:(1)各黑帮政党,(2)十月十七日同盟、工商党等等,(3)以立宪民主党为主的自由主义君主派资产阶级政党,(4)民粹派或劳动派政党。列宁分别确定了它们的阶级性质和无产阶级对它们应采取的态度。关于社会民主党在国家杜马中的策略问题,列宁在决议草案中着重指出,杜马不是实现人民群众革命要求的工具,党在杜马外和杜马内的斗争都必须有利于提高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加强和扩大无产阶级的组织,有利于革命的发展;社会民主党在杜马中应当是绝对独立自主的政党,应当成立自己的党团,不论在党的口号还是策略方面都绝对不能同其他任何反对派政党或革命政党融为一体。在《关于非党工人组织和无产阶级中的无政府工团主义思潮》决议草案中,列宁针对孟什维克掀起的主张取消社会民主工党而代之以非党政治组织的思潮,提出了反对无政府工团主义和分裂活动的任务,确定了党对非党工人组织的态度。  
  
  从发表决议草案至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这两个多月时间里,列宁写了一系列政论文章,进一步阐发和论证了布尔什维克决议草案的基本观点,批判了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策略路线。  
  
  《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的纲领》一文对布尔什维克《关于民主革命的现阶段》决议草案作了详细的论证,批评孟什维克关于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只应讨论“当前的政治任务”,即不谈对形势的分析而只谈具体问题的错误主张。列宁强调用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观点对形势进行分析的重要性。他指出,不解决对党在资产阶级革命中的“基本任务”的统一认识问题,就不可能制定坚定的政策,就不能正确解决当前的具体任务,就会在革命发生转折时束手无策,不知所措。《不应当怎样写决议》、《孟什维克的策略纲领》、《知识分子斗士反对知识分子的统治》和《气得晕头转向》等文章剖析和批判了孟什维克准备提交代表大会的几个决议草案。孟什维克在决议草案中把争取政权的斗争任务归结为“为维护人民代表制而斗争”,把杜马组阁说成是争取召开立宪会议的斗争中一个必要阶段,主张支持杜马组阁的要求。他们对立宪民主党不作阶级分析,不讲“自由派资产阶级”,而用所谓城市资产阶级民主派的说法来为它粉饰门面。列宁指出,孟什维克实际上是表达了自由派资产阶级的思想,放弃革命斗争,主张合法斗争,走改良主义的道路。列宁认为,无产阶级只能把改良当作革命斗争的副产品来利用,决不能把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口号变成自己的口号。改良的唯一可靠支柱是无产阶级进行独立的革命斗争。关于召开所谓工人代表大会的问题,列宁认为,孟什维克提出这个决议草案,表明了他们对革命已感到厌倦,要使党合法化,把什么共和制、无产阶级专政统统抛掉,而把合法的工人代表大会作为达到这一目的的捷径。列宁批评孟什维克的决议草案内容空洞,逻辑混乱。指出逻辑上的不明确反映了政治思想上的不明确,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孟什维克害怕直截了当地说出真话。列宁对孟什维克决议草案的有力批驳,对于保证布尔什维克在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上获得胜利有着重大的意义。  
  
  在《第二届国家杜马的开幕》、《第二届杜马和无产阶级的任务》、《杜马即将解散和策略问题》、《口蜜腹剑》、《勾结的基础》、《杜马和批准预算》、《杜鹃恭维公鸡……》和《杜马和俄国自由派》等文章中,列宁分析了第一届杜马以来各个阶级、政党在政治上的重新组合和第二届杜马的性质,揭露了沙皇专制政府和黑帮政党的反革命政策以及立宪民主党在杜马内同黑帮狼狈为奸扼杀革命的背叛行为。列宁认为,第一届杜马是指望走和平道路的杜马,第二届杜马是黑帮沙皇政府同群众的代表进行尖锐斗争的杜马。在第二届杜马中,上层右倾了,下层则左倾了。政府和立宪民主党更加靠拢,准备联合起来扼杀革命。民主派小资产阶级各阶层正在明显地离开立宪民主党,只是因为传统和习惯或受骗上当才跟它走。列宁指出,政府解散杜马是势所必然,因为沙皇政府不采用暴力就无法摆脱革命危机。他告诫各小资产阶级政党不要受骗,而要制止立宪民主党同政府的肮脏交易。  
  
  《布尔什维克和小资产阶级》、《立宪民主党和劳动派》、《杜马选举和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策略》、《俄国革命的长处和弱点》等文章对自由派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阶级性作了透彻的分析,阐明了布尔什维克对他们的不同态度,批驳了孟什维克为实行支持立宪民主党的政策所作的辩解。对立宪民主党和小资产阶级政党如何评断,是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意见分歧的一个根本点。孟什维克认为立宪民主党是进步的城市资产阶级,劳动派是落后的农村资产阶级,因此应当支持立宪民主党。列宁在驳斥这种论调时,再次强调必须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来说明俄国各资产阶级政党的阶级基础。列宁把立宪民主党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在土地问题和政治民主问题上的不同态度作了比较。他指出:立宪民主党的土地政策实质上是地主的政策,其经济意义就在于延缓生产力的发展;由于俄国农村存在着大量的农奴制残余,农民处于绝望境地,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不得不竭力使革命进一步发展,要求政治关系民主化,要求消灭地主土地占有制。农民民主派的完全胜利,就意味着生产力能够以资本主义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向前发展。因此,农民为土地而斗争的问题是俄国当前资产阶级革命的主要经济问题,只有当无产阶级领导民主派农民既反对旧制度又反对自由派时,俄国革命才能取得胜利。列宁说,这个论点决定着布尔什维克整个策略的各项原则,其正确性已为斗争的实践所证实。孟什维克为自己的错误策略辩护的又一借口是:农民虽然比自由派更革命,更民主,但却充满了反动的社会空想,力图在经济方面使历史的车轮倒转。列宁批评了这种拿农民关于平等的社会主义的空想同自由派在资产阶级革命中的政策的反动性相比的做法,指出这无论从逻辑上还是从经济史上看都是重大的错误。  
  
  《小资产阶级的策略》、《贫血的杜马或贫血的小资产阶级》和《怡然自得的庸俗言论或立宪民主党化的社会革命党人》等文章尖锐地批评了小资产阶级政党的软弱和动摇。在第二届杜马选举和杜马活动中,布尔什维克提出的“左派联盟”策略取得了成效。无产阶级政党和民主派小资产阶级政党为了反对黑帮和立宪民主党,必须采取共同的行动。但是,社会革命党人对俄国革命的阶级基础根本不理解,他们在关于杜马策略的决议中笼统地既大谈无产者和小生产者之间的一致,又大谈左派同立宪民主党人在反黑帮上的一致。列宁在上列文章中揭露了社会革命党人的决议的自由主义实质和小资产阶级根源。他指出,社会革命党人以同黑帮斗争为借口,跟着立宪民主党走,他们同无产阶级不可能行动一致。只要小资产者还动摇不定,还跟立宪民主党走,无产阶级就得同小资产者进行无情的斗争。只有当他们愿意既反对黑帮,又反对立宪民主党时,社会民主党人才会在民主主义的行动中同他们一起作战。列宁认为,完全不理解立宪民主党的阶级性质,看不到自由派正在秘密地把自由和民主拍卖给斯托雷平之流,这就是小资产阶级政党和孟什维克所以实行机会主义策略的根本原因。破除自由派对民主派的领导,把小资产阶级群众从立宪民主党的卵翼下解放出来,应该是社会民主党的基本任务。  
  
  布尔什维克参加第二届国家杜马是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进行议会活动的初次尝试。列宁为党的杜马活动制定了与西欧议会迷的活动根本不同的方针。他要求党的杜马党团执行独立的无产阶级政策,以革命手段来利用杜马,把它作为宣传人民革命要求、揭露敌对阶级的反动政策的讲坛。然而第二届杜马中孟什维克占多数的社会民主党党团采取了错误策略,使党成为自由派的附庸。列宁在《有重要意义的第一步》、《孟什维克是否有权实行支持立宪民主党人的政策?》和《社会民主党党团和杜马中的4月3日这一天》等文章中批评了社会民主党党团的软弱无力、优柔寡断的妥协政策,要求党团中的布尔什维克坚定地执行党的革命策略。列宁还对布尔什维克的杜马代表给予具体指导和帮助,亲自为他们起草了在杜马上宣读的《关于斯托雷平的宣言》和《在第二届国家杜马中关于土地问题的发言稿》。  
  
  本卷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选举运动时期的策略》、《分裂制造者谈未来的分裂》、《彼得堡的改组和分裂的消灭》和《就彼得堡的分裂以及因此设立党的法庭问题向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的报告》等文献揭露了孟什维克在杜马选举期间制造彼得堡党组织分裂的真实情况,就孟什维克对列宁的无理指控提出反诉。列宁指出,孟什维克为讨好立宪民主党而背离马克思主义的一切做法,过去受到而且将来也要受到无情的批判,“我们非常珍视党的团结。但是我们更珍视革命社会民主党的原则的纯洁性”(本卷第43页)。  
  
  列宁在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前夕写的《谈谈全民革命的问题》一文,批评了机会主义者把“全民”革命的概念当作一般公式、模式和策略准则来运用的反马克思主义错误。列宁认为,要使革命胜利,必须使大多数人民团结起来,自觉地参加斗争,“全民革命”只在这个意义上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用“全民革命”这一概念来模糊或掩盖对某一革命过程中的阶级斗争的分析。应当看到,尽管几个不同的阶级在某些有局限性的共同任务上有一致的地方,但还必须正确分析这些阶级的各种不同的利益。  
  
  本卷收载的《〈约·菲·贝克尔、约·狄慈根、弗·恩格斯、卡·马克思等致弗·阿·左尔格等书信集〉俄译本序言》是一篇有重要理论意义的文献。列宁指出,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左尔格的书信中可以得出对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具有特殊价值的教训。列宁在这篇序言中正是竭力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向这些从俄国工人政党面临的任务来看特别重要的地方。这就是如何科学地对待、如何正确地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以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英美工人运动和德国工人运动给予不同的指导为例,说明两位世界无产阶级伟大导师精通唯物主义辩证法,“善于针对不同的政治经济条件的具体特点把问题的不同重点和不同方面提到首位加以强调的本领”;指出他们是“针对不同国家的民族工人运动所处的不同阶段给战斗的无产阶级确定任务的典范”(本卷第197—198页)。对于工人政党尚未巩固、理论上很弱、而工人运动却气势磅礴的美国,马克思和恩格斯总是教导社会党人要打破狭隘的宗派圈子参加到工人运动中去,反对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教条,变成刻板的正统思想,而不是当作行动的指南。对于被“以议会形式粉饰门面的军事专制”统治着、无产阶级早已参加政治生活的德国,马克思和恩格斯最怕的则是用议会活动来限制和缩小工人运动的任务和规模,他们始终不渝地对德国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作不调和的斗争,总是教导人们不要陷入庸俗习气、“议会迷”和市侩知识分子机会主义的泥坑。列宁批评孟什维克引证恩格斯评论美国工人运动的话来为他们召开工人代表大会的主张辩护的明显错误,反对不顾具体条件而生搬硬套的做法。列宁认为,值得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注意并提到首位加以强调的倒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的告诫,俄国一切社会党人在同自由派资产阶级鼓吹德国合法的议会活动以愚化群众的行为作斗争中,应当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书信当作必不可少的武器。列宁强调指出,应该从马克思恩格斯的书信中汲取的教益不是其中个别词句,而是他们对无产阶级国际经验所作的批评的全部精神和全部内容。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文献》反映了布尔什维克在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期间社会民主党内两条路线、两种策略斗争中所取得的巨大胜利。1907年4月30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在伦敦开幕。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会上进行了激烈的斗争。这次代表大会实际上是1905年以来党内斗争的总结。关于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态度,关于国家杜马,关于社会民主党杜马党团的工作报告,关于“工人代表大会”,关于工会等问题,代表大会都通过了以布尔什维克的草案为基础的决议。布尔什维克的基本策略路线成为全党的路线。  
  
  列宁在关于大会议程问题的发言中,特别强调理论问题的重要性。他说:“好几年来,我们一直是在解决如何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分析我国革命的问题。好几年来,我们一直是在用我国革命的经验来检验我们的理论观点和总的策略决定。”(本卷第309页)回避理论问题,不弄清重大问题,就会使党犯无数不必要的实际错误。他指出,代表大会应当把党的全部工作提到从理论上阐明工人政党的任务的高度。  
  
  关于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态度是代表大会争论的中心问题。列宁在就这个问题所作的报告和总结发言以及代表大会后写的《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态度》文章中,阐述了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关于俄国革命的性质、无产阶级在俄国革命中的作用、无产阶级政党的战略策略等根本问题上的斗争历史,分析和批判了孟什维克的决议草案。列宁指出孟什维克在这个问题上第一个主要错误是没有对各非无产阶级政党进行社会主义的批评,孟什维克实际上离开了马克思阶级斗争学说的立场;第二个主要错误是实际上不承认无产阶级在当前革命中应当采取独立的政策,不给无产阶级规定明确的策略。列宁认为,孟什维克对自由派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性不置一词,不指出哪些阶级的利益,哪些当前的主要利益决定着各政党的本质和它们的政策的本质,这就表明他们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关于农民民主派,孟什维克主张与农民的空想主义作斗争,实际上是不懂得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推动农民取得彻底胜利的任务。列宁指出,农民的平均制思想,从社会主义的角度来看是反动的和空想的,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角度来看则是革命的。列宁在论证这个问题时,阐述了一个重要思想: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行得愈不充分和愈不彻底,那么愈长久和愈沉重地压在无产阶级肩上的就不是社会主义任务,不是纯属本阶级的即无产阶级的任务,而是一般的民主任务。至于农民和农民民主派政党的动摇,列宁认为这是小生产者的经济地位所决定的,是不可避免的,因此,社会民主党不要怕同这种动摇划清界限,每当劳动派表现出畏缩和追随自由派时,就应该坚决地反对劳动派,揭露和谴责他们的小资产阶级动摇性和软弱性。  
  
  列宁在总结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这场争论时写道:1904年底—1905年底为争论问题作了历史准备,并对这些问题作了概括,1905年底—1907年上半年在实际政策方面实地检验了这些争论问题。“这次检验用事实表明,支持自由派的政策遭到了彻底失败;这次检验使人们承认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革命中唯一革命的政策是:联合民主派农民,反对背叛成性的自由派,争取把革命进行到底。”(本卷第384—385页)列宁认为,伦敦代表大会是消除社会民主党朝着自由派一边动摇的一个重要开端。  
  
  本卷文献比《列宁全集》第1版相应时期的文献增加了8篇:《孟什维克是否有权实行支持立宪民主党人的政策?》、《答尔·马尔托夫》、《关于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现阶段的任务》以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文献》中的1、3、4、12、17等五个发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