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私营工业生产中的困难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陈云

解决私营工业生产中的困难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陈云

现在私营工业生产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有若干种行业(不是全部行业)设备有余,工人有余,任务不足,原料不足。这些行 业是:机械制造,医药和医疗器材,针织,成衣,食品(面粉、榨油、罐头),制革,文具和印刷,木材加工(特别是东北)。在这些行业中,存在着国营与私营的 矛盾,上海、天津与其他地区的矛盾,先进与落后的矛盾。现在,公私都有困难,但国营的困难比较少一些,私营的困难比较多一些。各地的私营工业都有困难,但 上海、天津最困难。

在上述行业中,有些行业如面粉和榨油,解放后就困难,但正因为这些行业一直未增加新设备或者增加很少,现在反而不觉得很困难。有些行业如电机、制药、针织、文具等,是经过新的发展之后造成的困难。这类行业的盲目发展,不仅私营有,而且国营和地方国营也有。

造成盲目发展的原因,一是抗美援朝大量的加工订货刺激了生产,二是由于扩大基本建设而增加加工订货,产生了很大的刺激作用,三是国营商业部门的加工订货 有很大的盲目性。去年上半年“泻肚子”,下半年就到处加工订货,什么都要,百货公司订货甚至不管商品的品种、规格,只讲金额,盲目性很大。我们国家大,一 不小心就会盲目发展,比如现在要发勋章、奖章,如果大家都去生产这种东西,就会出问题,因为勋章、奖章总不能天天发。

过去本来困难的行业现在 不困难了,有过黄金时代的行业反而困难了。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以后看见某些行业有较大发展的时候,不要太高兴,要加强管理,否则,发展就会过头,生产 就会过剩。并不是什么发展都是好的,不加计划、不加管理就会不好。不仅私营工业如此,国营工业亦是如此。尽管国营工业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如不进行计划,也 必然是盲目的。国营工业不是孤立的,我国还有合作社工业、公私合营工业、私营工业。如果只有国营工业有计划,而不将其他工业计划进去,那末,计划也是空 的。只顾国营工业不行,只顾工业也不行,经济是多方面的,有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业,还有商业,财政、金融等等,如只顾工业,不顾其他,也会出毛病。

我们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对私营工业没有一个专门的业务管理机关,中央各部只管国营还管不了。地方有工商局,这是行政管理机关,只管歇业开业,不管成品和 原料,因此对私营工业生产也就管不起来。现在原料、成品都由我们控制了,没有专门业务机关领导是不行的,因此我们在今年九月成立了地方工业部[1]来管私 营工业。现在来讨论私营工业生产安排问题,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条件。条件是什么呢?就是将原料掌握起来,将成品管起来,去冬实行粮食统购,把主要农产品管起 来,今春又把工业产品掌握起来,所以条件就具备了。

应该采取什么方针来调整私营工业生产呢?就是要根据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有计划地发展社 会主义、半社会主义工业,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业,在国营经济的领导下,在保证社会主义成分不断稳步增长的条件下,对国营、合作社营、公私合营、私 营工业实行统筹兼顾、各得其所的方针,进行合理安排。要反对资本主义的盲目性,克服资本主义自发势力。要把上述四种工业都纳入国家计划轨道。

资本主义经济要对抗国营经济的领导,要搞“五毒”,我们一定要坚持反对,这是肯定的。但必须知道,我国是五种经济成分并存的国家,对各种经济成分要统筹安 排。只管国营不管其他,是会出毛病的。一九五0年,为了财政经济稳定,只顾货币回笼,于是税收、公债等几路一起抓,对资本主义经济攻了一下,后来不得不来 一次调整工商业。那时我们舒服了,人家就不舒服。我们只管国营是很简单的,既管国营又管私营是很麻烦的,但我们不能怕麻烦。如果不管就会更麻烦。现在怕麻 烦,将来就会有大麻烦。现在解决好,还是将来解决好?当然是现在解决好。对各种经济成分要有所不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限制和改造私营工商业的步子常常 走得快了一些,走得过快就要调整一下。为什么我们对私营工业又要大体上一视同仁呢?这是因为,所有私营工业迟早都要变成国家的,不能丢掉它。同时,私营工 业的工人与国营工业的工人一样,都是中国的工人,不能另眼看待。

下面,我讲一讲解决工业生产中矛盾的办法。

一、公私之间的矛盾。 国营能让出一部分原料和生产任务给私营的,就让出一部分。棉花歉收,纺织业要减班减点,国营与私营大体上要一样。机器,私营能做的不多,做出的也无销路, 国营要让出一部分不致积压的产品给私营,来维持它们的生产。不能认为,让出一部分就是将私营生产放在第一位了。让出一部分是为了维持私营生产,国营生产还 是第一位。国营让出任务后,要减少上缴利润,但如果不让出,就要付出救济费,这对国家财政来说是一样的。我们宁可减少上缴利润,少出救济费,因为往往是出 了救济费还要挨骂。这种做法,可能会使社会主义工业比重的增长速度在这一两年内慢一些,但我们不能只看这一两年。如果我们安排了私营生产,使私营工业比重 下降较慢,能够维持下去,工人满意,他们就会督促资本家和我们搞合营。这就可以造成更便利、更快、更大量的搞公私合营的条件,使私营工业逐步顺利地转到社 会主义方面来。

二、先进与落后之间的矛盾。有些地方有本位主义,产品不如上海、天津,但要当地国营商业卖当地货。自由竞争固然不好,也不应该,但这种本位主义的做法,是排斥进步、帮助落后的,是不对的。应该是奖励先进,照顾落后,淘汰有害(如坏药)。

三、地区之间的矛盾。解决的办法是,维持上海、天津,照顾各地。由于不少地方工业盲目发展,使得上海,天津两地私营工业特别困难。上海、天津必须维持, 产量不能降下来。为什么呢?因为上海、天津是老工业基地,日用工业品大部产于这两个城市。五年计划中新建的工厂在内地,内地的市场可以靠新的来维持。上 海、天津没有新建的工厂,旧的搞垮了,就不能维持。上海、天津不仅是日用工业品的主要产地,而且是城乡交流、内外交流的枢纽,那里有许多批发商和进出口 商。现在由于商品流转环节变化,批发商和进出口商减少,使上海、天津的服务性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困难。维持上海、天津,对全国是有利的。

根据上述方针,应该采取下列的具体措施:

第一,通过逐行逐业分配原料、分配生产任务、计算设备能力、安排生产计划等办法,来进行逐行逐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为此,要尽可能摸清楚资本主义工业的情 况,加以研究和讨论。当然这不是一下子能够弄清楚的,需要逐年来摸,每年摸一些,几年后就可以全部摸完了。如果现在不摸清楚,以后改造的时候是要出毛病 的。

第二,要利用原有工业设备,控制新建和扩建,控制国家基本建设的投资。现在有许多轻工业的设备利用率。很低,但又在新建和扩建。从局部来 看,可能有些地区轻工业不足,但从全国来看是多余的。因此,不能只看一地,必须看全国。现在已经多了,再去新建,这就是浪费国家的财力。如纺织工业部计划 在第一个五年内增加二百七十五万纱锭,但从现在情况看来,纺织原料不足,旧有设备又未充分利用,因此,要考虑降低基本建设计划指标。又如第一个五年内地方 工业投资是十四万亿元(已投入七万亿元),现在还要求增加十多万亿元,如果把这些钱都投下去,恐怕会发生像大堤顶不住洪水的情况。现在对地方工业的投资要 加以控制,适当减少。对于用地方企业盈余和地方财政拨款来投资的,也要加以控制。如果投下去可能乱,那就宁可不投,停两年再看。对于私营工业的扩展也要加 以控制。私营工业发展受到控制后,私营批发商转业到那一行好呢?这是很难说的。过去说可以转为制造工业,现在制造工业也多了。对批发商转业,不能随便讲, 要看准后才讲。还有合作社工业的新建和扩建,也要加以控制。

第三,私营工业的生产,要提倡提高技术、淘汰落后。对落后的先要促使其提高,如果 提高不了,将来就要淘汰。这是一般的原则,个别情况可以例外。如有的地方手纺数量很多,挤掉他们,会使很多人失业,河北等地今年有了水灾,国家就需要用棉 花去维持当地农民的手纺,借以维持他们的生活。不如此,国家就得拿出救济费。

第四,根据需要和可能,用各种形式来安排私营工业的生产。既要有 临时的办法,又要有长远的办法。全国现有私营工业十三万四千户,其中较大的就有一万七千户,如不组织起来很难哲理。可采取母子联合、逐步合并的办法。中央 工业部门必须把如何利用资本主义工业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搞五年计划时将资本主义工业的生产潜力充分估计进去,把它纳入国家计划。其中也难免要淘汰一 部分,原封不动是不可能的。

第五,减少盲目加工订货。今后加工订货,必须经过国营商业部门或者省、市管理加工订货的机关。

第六, 对手工业合作社生产的发展,要加以管理和控制。手工业合作社是一定要发展的,但要防止产量超过需要,并注意原料是否有保证。要防止新的手工业基地排挤老的 基地,组织起来的工人排挤未组织起来的工人。这种情况在工业和商业中都发生过,比如在商业中曾发生过批购户排挤非批购户[2]的情况。手工业合作化宁可慢 一点,使天下不乱。如果搞得太快了,就会出毛病。

第七,要扩大私营工业的出口品种,提高出口产品的质量。

第八,要加强国家对私营 工业的业务领导。中央现在仅仅有一个地方工业部来管私营工业,这是不够的。因为私营工业行业多,有轻工业,有重工业,而且规模小、户数多,都交中央各部来 管也不行,有些部管国营还忙不过来。也有些部是可以管的,如燃料工业部对私营煤窑、电灯公司是管得了的。除地方工业部外,要成立一些新的领导机构,原则上 按行业和产品来管理,不以经济性质来分。这种办法,现在还不能在所有工业部门实行,要有一个过渡,先将公私合营企业分别交各有关工业部门来管,零零星星的 私营工厂准备另成立一个新部来管理。现在中央考虑成立一个第三机械工业部,编制要短小精悍。在地方上也要按照“一条鞭”[3]的办法,分业管起来。所有中 央和地方机构的任务是,研究计划平衡,管生产,管改造,不管厂。

第九,要反对两种倾向。一种是只顾国营,不管私营的倾向;另一种是私营工业自己不想办法,坐待国家给办法的倾向。

经过一个时期的调整,现在的困难局面是可以改变的。我们现在是在发展中,问题是在某些方面发展有些过分。我们把马缰勒一下,只要控制住了,情况就会好 转。过去卷烟、火柴等行业都有过困难,经过安排就解决了。我相信现在一些行业存在的困难也是可以解决的。况且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投资,三分之二还在后三年, 绝大部分是在一九五六、一九五七年,那时机械工业的生产能力就会感到不足。从整个来看,我们国家的工业设备是不够的,当然,也要注意防止盲目发展。

根据《陈云文选》(一九四九——

一九五六年)刊印

* 这是陈云在国务院召开的关于私营工商业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

注释

[1] 地方工业部于一九五四年九月成立,一九五六年五月撤销。

[2] 批购户,指用现款从国营商业成批进货,然后按规定的牌价或核定的价格零售,获取批零差价的私营零售商。经营这种批销业务的私营零售商,同时也允 许向自由市场采购同类产品,自行销售。这是我国对资本主义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所采取的一种国家资本主义的初级形式。非批购户,指不是从国营商业成批进货 的私营零售商。

[3] 这里所说的“一条鞭”,指国营工商业部门分行业对私营工业的供产销实行统一管理。这是当时国家管理私营工业的一种办法。

本文关键词: 目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