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架起生命线

用手机架起生命线

宣讲人王克荣

王克荣的手机可以贮存1200个电话号码,其中有700多个号码是艾滋病病人的。十几年,她从不敢换电话号码,就怕患者找不到她。因为有时候一个电话就能挽救一条生命,挽救一个家庭。

她叫王克荣,在北京地坛医院艾滋病病房当了15年护士。一位普通的一线护士,被选为党的十八大党代表,先后三次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王克荣说:“这体现着党和政府对艾滋病患者的关怀。”

“王姐,我在家做了检查,有个指标是0.6,降了,是好啊还是不好?”

“王姐,我正在收拾鱼,手扎破了,流了很多血,这鱼还能吃么?……家里人不会被感染吧?”

“小王,我二儿子又生了孩子,跟你念叨念叨。”

每天,电话从天南海北打来。她自己也忘了,通过手机到底帮助过多少艾滋病患者走出了困惑,走向了新生。

2006年的一天,医院来了一名姓刘的小伙子,当小伙子看到HIV呈阳性的报告单时,没有像其他患者那样沮丧、绝望、愤怒,反而特别平静。王克荣隐隐觉得不正常。她知道,患者得知病情的瞬间、24小时、48小时,都是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关键点。

24小时后,王克荣给小伙子发了一条短信:“小刘,你在哪?”小刘回:“我挺好的。”

48小时后,王克荣给他打了个电话:“小刘,你在哪呢?”这次小刘挂断了。王克荣再打,他不接。王克荣赶忙发短信,这次小刘终于回了:“我在河边呢。”“你千万别做傻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想想你的父母!”

原 来,再过22天,这个小伙子就要当新郎,喜帖都发出去了。王克荣对他说:“小伙子,真想死也不差这一两天吧?这周末我们要去艾滋病村,跟我们一起去吧。” 来到艾滋病村,小刘看到很多艾滋病患者,虽然生活困难,还在种地,抚养孩子,很受触动。回来的火车上他对王克荣说:“王姐,我不想死了,我觉得自己还有 用。”在王克荣的建议下,小刘把自己感染艾滋病的事,如实告诉了未婚妻,并得到了她的谅解。10月2日,两人如期举行了婚礼。

艾滋病患 者封闭、自卑,受歧视,要想改变是个长期的过程。王克荣知道,要走进他们的生活,就必须赢得信任。有一次吃饭时,患者李德指着饭盒说:“护士长,我不吃 肉。”王克荣迟疑了一下,把他饭盒里的肉夹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李德一下子惊呆了,“我自家人都不敢这样。”后来,这位患者叫王克荣姐姐,把她当亲 人。

与艾滋病患者接触的时间越长,王克荣越感觉,仅在护理上、病房里关心他们,远远不够,在心理、社会交往等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都需要帮助。“帮助艾滋病患者,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更多人参与其中。”王克荣说。

2005 年初,本市第一家为艾滋病患者和家属提供心理支持和服务的社会团体——北京红丝带之家在地坛医院成立了。王克荣是这个“家”的大家长。每天,热线咨询电话 此起彼伏,值守这个热线电话的都是红丝带之家的志愿者,他们中许多人就是艾滋病感染者或是患者。“我是一名党员,我愿意带头传递这份爱。”王克荣说。

宣讲报告摘录

我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却得到了众多荣誉……这不意味着我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而是体现着党和政府对艾滋病患者的关怀,也呼唤社会给艾滋病患者更多的关爱。让我们携起手来,帮助艾滋病患者走进阳光、走进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温暖的怀抱!

责任编辑:张宁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