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产权”背负大问题

“小产权”背负大问题

核心提示:深圳市查处违法建筑和处理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深圳市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总计达37.74万栋,约4亿平方米,约占深圳市总建筑面积的一半。

编者按 最近以来,随着统一城乡建设用地市场理念的提出,人们对小产权房转正的预期上升,然而国土部、住建部对此则态度明确,不但发布了紧急通知,还派出了督查组,要求坚决拆除一批小产权房,坚决查处一批典型案例。这集中反映了高层对小产权房的态度,即对于明显的违法违规、破坏耕地行为不能听之任之,否则遗祸无穷。那么,小产权房到底何去何从?本刊记者近期在北京、广东、甘肃、浙江、河北、湖北等地进行了深入调研。

浇不灭的“小产权房热”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土地制度改革全面提速。有些人据此错误认为,小产权房或将合法化。在一些地方,小产权房甚至出现了高热不退现象。

面对这一形势,国土资源部、住建部两部门于去年11月23日紧急下发通知,叫停在建、在售小产权房,北京等地方政府也开始“出重拳”清理拆除部分小产权房,并将相关责任人移送公安机关和监察机关处理。然而,这些举措似乎并未从根本上扭转市场的预期。

部分地区交易旺盛

记者从石家庄市开发区天山大街一路驱车走访发现,这里密密麻麻分布着20多个楼盘,有六七个没有任何证件。目前,石家庄小产权房的“主战场”转移到了二环以外,其中一些小产权房项目已形成较大规模。

位于石家庄市大郭村的浅山逸景小区仍在加紧建设当中。售楼人员告诉记者,小区是在集体土地上开发的,现在五证不全。问及两部门重申的“非法”身份,一位售楼人员表示:“国家禁了好多年了,不也没动真格的?小产权房迟早得转正。”

在北京,记者走访了昌平区沙河镇和房山区良乡地区,这里的小产权房已成规模聚集之势,分别位于两地的名为白各庄新村和金鸽园项目各自均有40栋楼左右。

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小产权房的价格已经相当于同区域普通商品房的一半,而在几个月前还只相当于其四分之一。在房山区良乡,长期从事小产权房中介服务的黄女士介绍说,一套80多平方米的二手小产权房价格已经超过90万元。

在上海,距离市中心约18公里的松江区九亭镇是农民自建房(小产权房)较为集中的区域。记者随机走进其中一个名叫桃园的小区,粗略统计一下,整个小区约有上百栋房屋,每栋三层,带独立花园和车位,经过装修的房屋丝毫不亚于别墅。

九亭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有关人员介绍,全镇共有111个小区,其中有十几个都是农民自建小区,小区内的买卖双方不用去报备和登记,政府部门根本不知道双方在交易,对这些自建小区内的房屋买卖政府确实难以做到监控和管理。

在深圳,小产权房集中在宝安、龙岗、龙华新区等地,由于总价低廉而且不受限购令影响,小产权房屋交易兴旺,买卖十分活跃。位于深圳市区的一些小产权房更是卖到了每平方米2万元左右的高价,与附近的二手商品房价格相差无几。

“现在能控制住新增的小产权房就不错了。”广东城市管理部门一位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地表示。

责任编辑:葛立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