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纳入SDR:金融改革的防倒流阀

人民币纳入SDR:金融改革的防倒流阀

摘要:当然,人民币被纳入SDR,在为中国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了风险。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后,人民币的流动将随人民币的国际需求量而可能增加更大的不可控性,由此为中国中央银行的货币管理带来挑战。

今天(12月1日)媒体多聚焦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SDR)的新闻。还在昨天,中国金融市场汇率小幅波动,以应验预期的反应,为此进行了预热。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在人民币被纳入SDR的消息传出后,人民币离岸汇率涨幅一度达至300个基点。人民币“入篮”,被认为是1999年欧元在SDR中替代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之后最重要的一个变动。

人民币被纳入SDR,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这也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所称,人民币被纳入SDR是国际经济组织对中国改革进程的认可。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以货物量计)之后,中国经济和中国货币在世界经济中的影响力日益加大。将人民币纳入SDR,既是世界经济和世界货币体系对冲中国影响力的应对措施,也是世界经济体系和国际货币体系对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的正面激励和背书。

实际上,也正如有外媒所评论的那样,对于人民币被纳入SDR,无论是中国、SDR所涉货币国家还是IMF本身,都还有大量的改革、协调和适应工作要做。就中国而言,人民币被纳入SDR,还只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里程碑,但前路仍长,中国所面临的金融改革和经济改革任务仍然繁复而艰巨。对SDR而言,人民币还是SDR有史以来被纳入的第一种没有完全自由化和国际化的货币,且中国的金融制度、货币管理乃至国家法律体系与SDR构成货币所涉国家之间的差异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如何让这种对冲的力量形成对双方有利的推力,这既是对中国的考验,也是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挑战。

从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看,随开放而至的外来冲力,对于中国国内改革来说,基本都是正向的。当然,这种正向的冲力与正向的推力之间,并不能自然而然划上等号。将外来冲力化为正向推力,需要借力的技巧和时机,也需要化力的手段和力道。人民币被纳入SDR,其所带来的冲力,无疑将形成人民币进一步自由化和国际化的压力,也一定会形成对中国金融改革、资本市场的建构和改革、以及货币管理方式及其制度改革的压力。

在这些改革真正完成之前,也就是在人民币自由化和国际化的进程走完之前,人民币的实际地位和作用将难以“达标”,由此,人民币被纳入SDR的象征意义也就远大于其实际作用。但是,无论如何,人民币被纳入SDR,将有利于人民币在更大范围被接纳为贸易结算货币或其他主权国家的外汇储备货币。为此,这也将加快中国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的进程,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这一进程的加快,也会不断地加大中国金融市场的汇率弹性,并最终实现利率市场化。由此导致的中国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债券类资产市场也将形成。

当然,人民币被纳入SDR,在为中国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了风险。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后,人民币的流动将随人民币的国际需求量而可能增加更大的不可控性,由此为中国中央银行的货币管理带来挑战。此外,国际资本的流入和流出,也将增大国际资本传导国际市场波动乃至国际经济危机的机会,由此为中国经济的宏观管理带来挑战。

应对这些挑战,只有推进改革一途可走。这正如中国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所说,“中方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加快推动金融改革和对外开放”,以不负“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国际经济金融舞台上发挥积极作用有更多期许”。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