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冯维江:“一带一路”与治理现代化

摘要: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还处在以不同背景为切入点来分析理解的阶段,整合大的理论体系还比较早。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冯维江从治理的角度切入,分析“一带一路”与国际治理体系、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问题,从目标、主体和方式三个层面解释了“一带一路”需要的是“治理”而非“统治”,分析了“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问题。

冯维江

冯维江 中国社科院世界政经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

完整报告:http://www.71.cn/2016/0214/863716.shtml

视频专辑:http://www.71.cn/2016/0214/863717.shtml

精彩观点:http://www.71.cn/2016/0214/863727.shtml 

从2013年9月份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开始到现在,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各方的研究都很多。从现在的积累来看,“一带一路”到还处在以不同背景为切入点的研究阶段,整合为大的理论体系尚且较早。比如,从经济学角度切入、从地缘政治角度切入、从文化合作角度切入,甚至从经济地理学等背景入手来做解释和分析。在“一带一路”总旗帜之下,各方研究力量都能够集中投入,形成一种“共鸣曲”,使得最后的战略判断更符合实际的需要。我从治理角度来切入,从三个方面讲“一带一路”和治理现代化的问题。

一、治理与统治的区别

什么是治理?治理可以从目标、主体和方式三个层面来看。

第一,从目标来讲,治理倾向于多元目标,不同的目标可以共存,而统治强调单一的目标。

特别是在古代,强调长治久安,政权的安全是压倒一切的目标。在孔子时期,学生宰我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当时的鲁国君主哀公向他请教祭祀典礼的事情,他回答说:“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就是说,夏朝的时候,祭祀土地神用的是松树;殷商时期,用的是柏树;到了周朝,用的是栗子树。栗子树的含义是什么?使人民战战兢兢、感到害怕,从而保持社会秩序的稳定。

周朝在孔子的概念中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王朝,中国的儒家传统认为它的治理水平非常高。但为了实现政权安全的目标,当时的社会氛围非常严肃,甚至可以说是肃杀的。有一个成语叫做屦贱踊贵,什么意思呢?齐国当时有一种刑罚是砍掉人的脚,砍掉脚之后要穿一种特殊的鞋叫做踊,正常人穿的鞋是屦,屦贱踊贵就是说受到砍脚刑罚的人太多了,导致踊这种给残疾人穿的鞋价格非常高,普通的鞋价格反倒走低。也就是说在齐国这样一个治理水平、文化程度都很高的国家,居然也出现了严刑峻法的状况。这就说明在当时,国家治理太过于强调安全性的目标,而牺牲了其他方面的目标,比如说人民的生活、人民的经济增长等等。

这种单一性目标统治集中体现在秦国。秦国商鞅变法之后,有一种说法叫做“夜不闭户,路无拾遗”,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用关门,走在路上掉了东西,回去东西还在,没人拿走。这看上去是一个很好的治安状态,但是其背后是什么?是一套非常严密的刑罚体系。你有错,不光你自己遭殃,还要连坐,你的邻居、你周围的人都会受到牵连。在这样一套严密的管制体系之下,就实现了这种所谓的安全的目标状态。在统治目标的框架之下,为了实现安全的目标,牺牲其他的目标,对于统治者来说没有关系,因为这个成本不是由他自己支付的,而是由他的臣民支付的。这是统治目标。

治理目标则不一样,它不只强调单一的目标,还要看其他的目标。就像《联合国宪章》里面提到的,我们不光要有安全,还要有人权、正义、自由、社会进步,还要有民生、和平、公共利益以及经济发展,是一系列的目标。也就是说,在现代治理体系的框架之下,有多元化的目标,安全也好,经济增长也好,它只是目标体系中的一项。这是从目标层面分析治理和统治的区别。

第二,主体来看,两者也有相当大的区别。

在统治的管理框架之下,主体具有唯一性,独占性要求非常高。有一句话叫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当年宋太祖赵匡胤进攻南唐,南唐后主李煜派徐铉入宋求和,他说我们南朝一直以侍大之心(侍奉大国的心态)对待宋朝,没有犯什么错误,你为什么还要派兵来讨伐我们呢?宋太祖就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我的一个障碍了,我要实现统治主体的唯一化。

统治主体的唯一化对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元末明初,江南有一个有钱人叫沈秀,另一个名字大家比较熟悉,叫做沈万三。相传沈秀家里有一个聚宝盆,把钱放在聚宝盆里会变多,所以他老有花不完的钱。但实际上,根据历史学家吴晗先生的考证,沈秀发家致富主要靠海洋贸易。元朝实行“官本船”法,政府出钱,私人部门出人力,开展海洋贸易,七三分成,七成归政府,三成归经营者,这叫“官本船”法。尽管有这种“官本船”法,但还是有很多私人海商冒着巨大的风险投入到海洋贸易当中,据考证,沈秀就是当时投入到海洋贸易的私人海商之一,非常有钱。

当年朱元璋进南京城之后,发现城墙破烂,他要修城墙,但是钱不够。这个时候沈秀就出来说,我来赞助陛下修城墙。公家修三分之二,他修三分之一。修完之后却发现,由私人部门修的这部分城墙非常结实,没有偷工减料,成本控制也很好,但是政府自己抓劳工修理的那部分却是“豆腐渣工程”,比较之下,让政府很没面子,底下的官员全被沈秀给得罪了。

到给军队发饷的时候,明朝建国之初国库空虚,没那么多钱,又是沈秀过来跟朱元璋说,我愿意用我的家产来帮助国家犒赏军队。朱元璋一听就怒了,他说:“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就是说,你这个小老百姓居然花钱来犒赏军队,这是有造反的心吗?这样的人一定要杀头。好在他的夫人马皇后来自于民间,比较了解民间疾苦,也能够理解民间百姓的心情,她说这个事情要由天去处理,你去处理的话会有很多非议,人家是帮助你犒赏军队的,你反倒要抄家杀头,这样不合适。最后就改判沈秀流放到云南一代,家产充公。

在沈秀修筑南京城墙110年之后,西方也有一个海商,也可以说是一个航海家、冒险者——哥伦布。哥伦布跟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谈判,说你能不能出一笔钱,我来建一个航海队,去发现殖民地,获得的收入大家分成。但是最后条件没谈拢。之后他又相继见了荷兰国王、英国国王、西班牙国王,最后跟西班牙国王谈妥了条件。我们看一看当时签订的《圣塔菲协定》,如果沈秀看了肯定会很羡慕,这个条件对他来说太优厚了。主要条款是什么呢?第一,发现的所有海岛和大陆,任命哥伦布本人为这个地区的司令,而且这个职务可以世袭罔替。第二,封他为所发现领土的总督,代替宗主国管理。第三,所有的商务裁判权归哥伦布本人。第四,所有当地的收入十分之一归哥伦布本人及家族所有,并且不收税。更厉害的是,所有去往哥伦布所发现占有的领地的船只,要交八分之一的商税给哥伦布。

同样两个海商,命运截然不同,就在于治理主体是不是一个多元的结构。在东方世界,讨价还价的对象只有一个,是属于垄断地位的。但是在西方这样的一个发源于“地中海群海联合体”,多元治理主体并存的国际框架里,私人部门的航海者是可以跟不同的国王讨价还价的。这就意味着在不同的治理主体结构之中,私人部门讨价还价的空间是不一样,这与他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不是能够激励他向外拓展、不断创新、不断发展的雄心,有非常大的关系。

第三,从治理的方式来看它们之间的差异。

统治的方式是上令下达,上层做出决策、下达命令、签署法案,地方各部门执行就可以了。但是治理的方式是协商共治,不是一家说了算,不同的主体有不同的目标,要有一个协商探讨的过程。我们推动“一带一路”,主体并不是唯一的,要考虑到大家的目标,更不可能以强制的方式实行,必须尊重对方利益,采用协商的方式。这是从治理方式的层面来看它跟统治的区别。

责任编辑:王莹校对:张凌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