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杰成:减轻城镇居民生活压力迫在眉睫

胡杰成:减轻城镇居民生活压力迫在眉睫

核心提示:城镇居民对现阶段各种经济社会风险的心理承受力都很低,其中对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生活必需品价格过快上涨和自身收入下降的心理承受力特别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社会面临一系列潜在风险,如新旧发展动力接续断挡的风险、物价与经济增长难以平衡的风险、传统产业衰退导致就业萎缩的风险、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的风险等。

现阶段,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增长速度换挡、经济结构调整、发展动力升级的新常态。客观上提出了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要求。新常态既带来新的机遇,也意味着新的挑战和风险。基于调查研究,深入了解目前人民群众的生活压力与诉求、对潜在经济社会风险的承受力等,有利于政府作好政策应对和储备,减缓或化解风险冲击,保证经济社会良性运行。本文基于2014年全国30个城市2872份问卷调查数据,分析目前城镇居民的生活压力水平、个人生活的变化趋向、对经济社会风险的心理承受力等,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居民生活压力

目前城镇居民的生活压力主要来源于生病没钱治疗、家庭收入减少、家庭经济困难和老年没有生活保障。生活压力是个体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心理紧张、焦虑或不安状态,它不仅与微观层面的个人或家庭生活问题直接相关,而且与宏观层面的经济社会环境、历史背景、国家兴衰等存在关联。现代社会的不确定性、市场竞争、经济波动、公共危机风险等,都是当今社会成员生活压力的重要宏观诱因。当前我国居民的生活压力状况既能反映新常态下广大居民的实际生活状态,也有助于从侧面反映宏观经济社会运行状况。

分不同人群看,目前生活压力较大的是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和工人、低收入人群、年轻人群、西部人群,生活压力较小的是国家干部和退休人员、收入较高人群、最高年龄组即55—64岁人群等。城镇居民的生活压力越大,对政府工作表现的满意度越低。居民生活压力与社会性的诱因相关,也可能产生社会性的影响。特别是当某些人群出现群体性的高强度生活压力时,它们便可能产生群体性的负面社会情绪和行为倾向,成为社会负能量或不稳定的风险源。基于调查数据的分析表明,居民生活压力变量与对政府工作表现的满意度变量呈显著负相关。这说明城镇居民的生活压力越大,对政府工作表现的满意度越低。进一步讲,减轻城镇居民的生活压力有利于提升他们对政府工作的满意度,促使他们在利益表达方式选择上更为温和。

五年来个人生活的变化

过去五年来,绝大部分人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幸福感都趋向上升,超过半数的人安全感趋向上升。调查显示,认为与五年前相比,自身收入水平显著或有所上升的占65.5%,生活水平显著或有所上升的达到70.4%,幸福感显著或有所上升的占67.1%,安全感显著或有所上升的占54.6%;认为这四个方面显著或有所下降的分别占10.0%、9.3%、8.4%、16.3%。可以看出,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过去五年来自己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与幸福感积极向上,超过半数的人安全感趋向上升。

分不同人群看,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上升幅度较小;最高文化程度组即本科及以上人群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上升幅度较小;特超大城市人群的生活水平、幸福感和安全感上升幅度较小。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和幸福感的上升幅度都相对较小,退休人员的幸福感、安全感的上升幅度都相对较大;本科及以上人群的幸福感、安全感的上升幅度都相对较小;45—54岁人群和35—44岁人群的生活水平、幸福感的上升幅度都相对较小;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都呈现出收入层次越高上升幅度越大的趋势;特超大城市人群的生活水平、幸福感和安全感的上升幅度都相对较小。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