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一坛酒咋就给做“酸”了

好好的一坛酒咋就给做“酸”了

摘要:资料显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2010年11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正式启动,主办单位是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这项活动的初衷是为了加强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意识,减少中小学生交通安全事故的发生。

7月22号到7月29号,教育部、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安监总局先后在官网发布公告,宣布退出“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发起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从公告声明上看,无论是教育部、还是质检总局和安监总局,“退出”的原因都是一样的,即:该活动“违背公益性原则”(据7月31日《央广网》)。

资料显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2010年11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正式启动,主办单位是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这项活动的初衷是为了加强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意识,减少中小学生交通安全事故的发生。活动的主要内容则是借鉴“小黄帽,路队制”在北京的经验,在全国中小学推广佩戴新型小黄帽。无论是从字面上还是“活动的初衷”里,该活动对促进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意识提高,预防交通安全事故的发生等都有着非常积极的现实意义,但就是这项十分有意义的公益活动,却在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和几部委联合设立的“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手中,一坛好酒给硬生生的做“酸”了。

按说,由“关工委”和包括教育部、质检总局、安监总局在内等几部委设立的办公室,不但应该不折不扣的按照部委意志要求和活动初衷,把活动的内容组织好、开展好、落实好,使其发挥应有的作用和实现预期目的,更应当特别强调其公益属性。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原本应当是惠及全国亿万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的公益社会活动,却被这个办公室完全变成了公司化经营,以“小黄帽”区域授权四部委有规定为由,向山东等地企业收取各数百万元的“赞助费”。而且,因为这个“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不具有法人资格,没有银行账号,为达到收款目的,居然让企业将款打入其它企业乃至私人账户。因为只收钱不服务,承诺的很多事项没有下文,结果导致纠纷甚至闹上了法庭。好事非但没办好,反而牵连惹上了官司,这才让教育部、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安监总局三部委几乎一周内宣布“退出”。

然而发布声明宣布“退出”,却未必能够完全撇清关系,尤其是在“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实施这些经营活动时,非但处于三部委和“关工委”的“合作”期间,“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在对外开展经营活动时,向对方出示的都是盖有四部委“大章”的文件,也正应为如此,对方才放心的奉上“赞助费”。而且“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是四部委联合设立,办公室主任一职也应当由四部委共同协商任命,无论该办公室对外开展活动是“违背公益性原则”还是涉嫌违法,该办公室主任对外如何索要赞助费等等,三部委都不能说没有一点责任,更没法完全撇清关系。颇让人费解的是,现在所谓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早已人去楼空不知踪影,办公室主任张明是何许人也,收取的数百万元赞助费都“去哪儿”,三部委一纸“退出”声明,真的就能将自己完全置身事外?

原本是由包括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在内四部委联合发起,初衷是为了加强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意识,减少中小学生交通安全事故发生公益活动。现在有三家宣布“散伙”,而作为主办方的“关工委”至今也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解释,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已经判决“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退还所收山东企业的赞助费并承担相关费用,而该办公室的“人间蒸发”却又让法律判决书在受害企业眼里成为难以兑现的“空白支票”。旨在“关心下一代交通安全”的公益活动,却因为渗入了龌龊的铜臭和某些灰色权力的介入,让公益成了“公害”,“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的背后,究竟伸进去多少利益之手?有多少权力在这里通过寻租变现?为什么好好的一坛酒就这样给做“酸”了,公众需要一个答案,包括“关工委”在内的相关部门更有必要给公众一个明细且负责任的解答。

责任编辑:刘佳星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