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铭: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还须再加力

杜铭: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还须再加力

核心提示:我们应进一步出台政策激励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保持战略定力,坚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为人才提供宽松的科研环境和学术自由,形成尊重人才、崇尚科学的氛围。假以时日,必能激发创新、创造的强大活力,让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成为民族复兴的不竭动力和人类进步的福祉。

当前,全球经济深度调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加快突破。一些基本科学问题一旦取得研究新进展,就有望催生新的重大科学思想和理论,产生颠覆性技术,进而引发世界经济格局和产业分工的深刻调整。这既是机遇,更是严峻挑战。

日前,我国成功发射全球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率先实现星地间量子通信,为搭建全球化量子通信网络提供重要支撑。这不仅意味着前沿的量子理论在通信技术领域的应用将逐步成为现实,更标志着我国已初步抢占量子通信的产业化先机,对推动信息产业进步、增强我国综合实力都将发挥难以估量的作用。

多年来,我国取得了一批重大科技成就,工业整体水平不断提高,但仍缺少关键核心技术。这使得多数产业大而不强,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制约了我国经济实现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就拿通信领域来说,大量的底层核心专利多掌握在国外巨头手中,我国企业每年不得不在缴纳巨额专利使用费后,去拼那点微薄的利润。在我国,如果能像量子通信这样,从基础研究、发展到产业应用都处于较高水平,相关产业发展就不必再受制于人、遭“卡脖子”之痛。

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是工业技术的源头,没有基础研究的厚积薄发,就没有能力对关键核心技术的掌握,产业发展也就无异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当前,全球经济深度调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加快突破。一些基本科学问题一旦取得研究新进展,就有望催生新的重大科学思想和理论,产生颠覆性技术,进而引发世界经济格局和产业分工的深刻调整。这既是机遇,更是严峻挑战。

关键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只能靠我们自己。对此,我们应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危机感和紧迫感。如果不能把握住稍纵即逝的转型战略机遇期,就会丧失对未来新技术发展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将来就无法进入产业链的中高端、实现由大变强的历史性任务。

当然,我国基础研究起步晚、基础弱,很多领域还处于跟踪模仿阶段,要想实现从“跟跑”到“领跑”的华丽转身,殊非易事。从量变到质变,需要长期积累的过程。对此,我们既要有清醒认识,也不可妄自菲薄。

应该看到,我国国内环境稳定、综合国力日益增强、善于“集中力量办大事”。近年来,在高温铁基超导、中微子震荡、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干细胞、高性能计算等领域取得了一批世界领先的重大科技成果。这说明只要奋起直追,终将不落人后。量子通信领域的成功实践也给了我们信心与启示。

为此,我们应进一步出台政策激励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保持战略定力,坚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为人才提供宽松的科研环境和学术自由,形成尊重人才、崇尚科学的氛围。假以时日,必能激发创新、创造的强大活力,让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成为民族复兴的不竭动力和人类进步的福祉。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