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数字经济赢取数字红利

以数字经济赢取数字红利

核心提示:数字经济不同于传统经济,其发展从一开始就是公开市场,更容易形成有效市场、激烈竞争、源源不断创新的良性循环。

数字普及创造基础

近年来,我国顺应数字时代大潮,努力成为全球数字革命的参与者、推动者,不仅成功缩小了与发达国家的数字鸿沟,而且城乡间的数字鸿沟也显著缩小。

中国收获了世界级的数字普及成绩。规模大,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10亿人,位居世界第一,手机用户超过13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6.56亿人;速度快,截至2016年9月,4G用户达6.86亿户,占全球一半以上,8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宽带用户总数超过2.54亿户,占宽带用户总数的87%,光纤用户达2.1亿户,占比为72%;覆盖广,固定宽带用户总数达2.92亿户,覆盖全国所有城市、乡镇和93.5%的行政村,互联网普及率已达51.7%,超过全球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超过亚洲平均水平8.1个百分点。

数字普及成为创造数字经济的基础。中国依托于巨国规模效应,将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用户优势与世界最大的市场优势相结合,创造了世界级的数字经济规模。2015年我国信息产业规模达到16.7万亿元,生产了全球90%的计算机、85%的手机,华为、中兴、联想等企业已具备与国际巨头相抗衡的技术实力,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等企业市值跻身全球互联网企业10强;特别是电子商务领域,今年“双11”全网交易额突破1800亿元。总之,数字经济可以跨越空间距离,整合生产商、供应商和消费者,加速促进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最大限度地发挥平台的网络化、规模化以及外溢效应。

以创新机制收获数字红利

数字经济不同于传统经济,其发展从一开始就是公开市场,更容易形成有效市场、激烈竞争、源源不断创新的良性循环。

从数字经济中收获数字红利的机制是什么?世界银行《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给出答案:数字经济能够促进信息包容,通过降低个人、企业和公共部门间的搜索成本和信息障碍,提高了贸易、就业、公共服务的可及性;数字经济能够提高交易效率,得益于数字技术的成熟普及和价格下降,越来越多的生产、消费环节得以用ICT(信息通信技术)资本替代非ICT资本,提升了劳动生产率、经济效率和人力资本回报率;数字经济能够推动模式创新,通过平台经济,使得供需双方的高频海量交易发挥规模经济效应,导致边际交易成本降到基本为零,从而带来消费者福利。

我们又能收获哪些“数字红利”?主要有三:经济增长红利。数字经济通过连接企业,提高生产效率,拉动最终消费,扩大贸易范围。2015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的12.88%,前者增速33.3%,大大超过后者增速的10.7%。就业创造红利。数字经济通过连接民众,促进创业和个体经营,创造了大量直接和间接的工作机会。2014年全国通过开设网店直接创业就业人员达1003.7万人,从事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达336.3万人。政府服务红利。数字经济通过连接政府,引发电子政务的迅速扩散,提供了更优质的公共服务。截至2015年7月,全国共有政府网站85890个;截至2015年6月,全国共有政务微博认证账号28.4万个。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